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长篇鬼故事再续前缘

再续前缘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3:40 1439
迷蒙中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群陌生人。
“快看啊!孩子睁眼睛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真是啊,眼珠还一直转,好像能看见什么似的。”一个男人附和着说。
“胡说什么?刚出生的孩子什么也看不见的,没有常识。”中年妇女训斥着一脸笑意的男人。
张明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一双手举起来,这个小手都盖不住中年妇女的鼻子,小胳膊瞬间被中年妇女牵在手里,柔弱的好像一用劲就会被弄断。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这孩子一定是饿了,赶快喂孩子点奶吃。”
就这样自己被送到一个年轻女人的怀里。
张明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我重新投胎了,我不是以前的张明了。
一、有秘密的孩子
张家三代单传,还真盼来了一个胖小子,孩子的爷爷奶奶整天高兴的合不拢嘴,又查字典又查笔画的给大孙子起了一个比较雅静的名字张浩思。
小浩思身体健康、好玩好动,从出生到三岁从来都没有生过什么病,给大人减少了很多的麻烦,浩思的爸爸妈妈一直从事个体货物运输,从没有因为孩子的事耽误过一天生意,生了这样一个省心的孩子该有多福气啊?可就是有一点让浩思的爷爷奶奶犯了合计。
夏季的一天中午,小浩思沉沉的睡着午觉,爷爷奶奶悄悄的去外面忙些园子里的农活,回来后蹑手蹑脚的怕惊醒他。
“我就这样来这了?秀秀去了哪里?我怎么才能找到她啊!”一个压抑的童音在自言自语,声音中透露着一种极度的悲伤和难过。爷爷和奶奶好奇的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小浩思独自在卫生间自说自话,小肩膀竟不停的耸动着,明明就是在哭泣,小手还不停的在镜子上写着什么,要是按笔划来看,就是他口中的秀秀这两个字。
两个老人一看之下有点发蒙,一个三岁的孩子怎么像有什么心事一样,谁也没有教过他写字啊?谁是秀秀啊?
两个老人看孩子发现了自己,爷爷索性就直接开了口:“浩思啊,谁惹你了?谁是秀秀啊?你刚才写什么字呢?”
“我没有写什么啊,我在画着玩。我不认识什么秀秀啊!”小浩思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一脸的纯真无邪。
回想自己孙儿真的是乖巧的可爱,可细一想就会发现他超越同龄孩子的聪明。小浩思的父母没有时间照顾他,他一直被爷爷奶奶带着,农村的男孩子不怎么娇惯,磕着碰着是家常便饭,可是小浩思没有摔过跟头、没有被烫着烧着过、没有被同龄小孩子打过、没有被什么猫呀狗呀的咬过、没有发生过任何足以弄伤自己的事。
如果只是没碰到过什么危险并不奇怪,可今天他的举动和这些联系到一起,爷爷奶奶觉得很奇怪,自己的孙子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啊?今天这情形难道中了邪不成?不管他是怎么个情况,爷爷和奶奶都决心要弄个清楚明白。
二、巧遇二神仙
村里的老人在浩思爷爷奶奶的请托下给介绍来一位能掐会算的二神仙,据说该高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阴阳,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凡是找他掐算的人都认为非常的灵验,故而得名“二神仙”。
在村民的引领下,二神仙来到了张家,三岁的小浩思看到仙风道骨神仙模样的二神仙后,不仅没有害怕的感觉,而且小小的身体直往前凑合,眼里显示出超越该年龄孩子该有的期待和渴望。
“来,孩子,把你的左手给我。”二神仙柔声的说。
“老神仙,劳烦您帮着好好给瞧瞧。”浩思爷爷忙不迭的说着,一边紧着递过去切好的龙井茶和一包玉溪烟。
“孩子,再让我看看你的右手。”二神仙不紧不慢的和浩思说着,眉头却不由的紧皱着。
忽然,二神仙对浩思爷爷说:“我想和孩子单独呆一会,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只要你能瞧明白就成。”浩思爷爷嘴上说着心里却打起了鼓,一定是孙子有什么问题,可也只能依靠这位老神仙了。
“还不把你的实情说出来吗?”二神仙带着浩思刚进里屋就下了命令。
小浩思一时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张了张嘴也没有说出一个字,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直忽闪,小脸上的真诚丝毫没有打动这个一脸冰霜的神仙。
“你还不说吗?为什么私自改天命逆天理?你前世的恩怨还要留在心里多久?”二神仙不容置疑的说。
小浩思一听此言,知道自己遇上了通灵的高人,小小的身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人家,你帮帮我吧!我想知道秀秀的下落,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啊?我这样的情况也不敢和现在的家人说啊!”小浩思泪流满面的诉说着。
这时的浩思小小的身子还是儿童,可是面部表情、说话的语态完全是个成年人,那压抑已久的悲恸让二神仙的满面冰霜消逝了很多,他伸手扶起地上跪着的小小的身体。
“说说吧,如果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会尽力的帮助你,只是你必须如实相告。”
三、地下恋情
1985年的9月,张明和刘秀秀分别乘坐不同的车次来到了M市,他们是M市农业大学农业工程系的新生,在车站上会合的两个年轻人一脸的喜气,分明是获得自由的轻松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两个人是邻居,从前两个家庭走动的很频繁,后来不知不觉间断了来往,可是两个孩子心中的友谊没有断。小学到高中张明和秀秀一直都是一个班级,张明小学时没少为秀秀出头,有一次自己把欺负秀秀的淘小子打了一顿,结果是被老师批评不算还让爸爸胖揍了一回。张明就见不得秀秀受委屈,看到秀秀的眼泪他就有想拼命的感觉,只要秀秀对着他开心的一笑,他就像飘进了云里雾里,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
进入高中,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长成了英俊勇武的帅小伙、端庄秀丽的俏姑娘,高中时老师经常定下男女生不可逾越的规矩,家长耳提面命的只准学习、不准早恋,本来心无旁骛的两个人,纯洁的友谊里竟慢慢滋生了些细小的变化。张明再见到秀秀时会心跳脸红,没有以前的舒坦和自然;秀秀看见小女生对张明崇拜的目光时,酸酸的滋味让自己怒火中烧、欲罢不能。
两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自己犯了大多数人都犯的错误,为了时刻保持清醒,为了不辜负十年寒窗,为了不让家长失望,两个人偷偷的表明了心事、并暗暗下定决心,相约共同努力,考上同一所大学,到那时两个人就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了。
两个人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心仪的大学,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人人羡慕,毕业后就给分配工作,一脚跨入大学门槛,就相当于找到了铁饭碗,张家和刘家自然也是兴高采烈的接受着亲戚朋友们的祝福和羡慕。让张刘两家觉得忧心的就是张明和刘秀秀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又是同学了,脱离了家长的掌控范围,这两个孩子会不会生出什么事端啊?
“秀秀,我可先跟你说好,张明那小子就算怎么好,你也不许和他谈恋爱,明白吗?”秀秀妈妈每次假期都对秀秀千叮咛万嘱咐的。
“知道了,总是说个没完,也不知道谁惹着你了。”秀秀一边回敬着一边想,还真是得慢慢疏导才行,这要是说已经谈恋爱了,还不得炸锅才怪。
“阿明,秀秀是个好姑娘,可是她妈对你爸有成见,谈恋爱的话可不能选她,要不可有的受了!”张明妈妈也总是不停的告诫着。
两个人的恋情有着前途未卜的危险,这样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以前还曾走动很密切的两家人,怎么就成了这样互相防范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四、骇人的真相
眼看就要大学毕业了,张明和刘秀秀的毕业去向已经向辅导员提出申请,两个人要一起分到据家里很近的一家市级农机研究所工作,两个人的地下恋情该到了和家里摊牌的时候了。
“妈妈,你总是不让我和张明谈朋友,你说到底为什么呀?”刘秀秀不停的追问着。
“不为什么,就是不允许,我就不想看到他们张家的人。”妈妈愤怒的不通情理的说。
“你不说原因,我怎么接受啊?我觉得他就是挺好的。”
“难道你们真的谈朋友了?我怎么警告你都不听?”
“你从来都不说原因,我听什么啊?我们都处了四年了,也该让你和哥哥知道了。”
“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的女儿!”妈妈竟一口气上不来,不停的咳嗽着,身体摇晃了好几下险些摔到。秀秀上前想扶住妈妈,妈妈一把甩开她,被前来劝慰的秀秀哥哥扶了坐下。
“你把你妹妹带去你爸爸那,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秀秀哥哥带着妹妹去了自家的东厢房,这里有爸爸的牌位,秀秀跪到爸爸的牌位前,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自己八岁时爸爸就去世了,爸爸生前拿自己如掌上明珠,没有了父爱的女儿,有谁能知道她心里的苦?如果今天爸爸还在,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忧心?是不是就可以依偎在爸爸的怀里?爸爸会不会还像小时候一样的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别怕,有爸爸呢”?可是现实中没有如果。
哥哥望着一脸泪痕的妹妹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别怪妈妈,放到谁身上都过不去这个坎。”
“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让我怎么做决定啊?”
秀秀哥大秀秀五岁,当年爸爸去世时他有些记忆了,这十五年来他不停的问妈妈,最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秀秀的爸爸和张明的爸爸既是邻居又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当年哥俩很是投脾气对心情,学着古人的样子来了个八拜结交,秀秀爸爸为兄,张明爸爸为弟,二人上下班是同去同归,两个家庭逢年过节的也时常欢聚共同庆祝。
那是一个政治动荡的年月,父子反目、夫妻成仇,阶级可以分裂所有关系;那是一个感情畸形的年代,兄弟互殴、姐妹缠斗,路线才能融合一切裂痕。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像张明家和刘秀秀家这样的融洽关系实在是难找,两家纯洁的友情给平淡难捱的岁月增添了绚丽的色彩和无穷的动力。
就在两个家庭暗自庆幸友谊地久天长时,一场突变改变了刘家的命运,也彻底摧毁了刘秀秀妈妈对友情的信赖。
1974年的冬季,刘秀秀的爸爸在单位跳楼自杀了。
同事们都说他是被自己好弟弟张明的爸爸给出卖了,张明爸爸到领导处揭发秀秀爸捏造事实写上访信,诬赖他破坏社会主义建设,没有阶级立场。单位要组织批斗秀秀爸,最终还得面临着蹲牛棚进监狱的危险,给自己一个痛快的结束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咬碎钢牙的秀秀妈真的想去找仇人拼命,可是无凭无据哪也说不出理,幸好秀秀的爸爸积攒了足够的钱和购物票放到家中书桌的抽屉里,单位领导看秀秀爸是在单位跳的楼,为了免生枝节也就结案了事,没有来家里搜查什么,秀秀一家人靠着这些积蓄勉强的维持生活。
秀秀傻愣愣的听着,心脏抖得就快停止跳动了,自己和张明竟是仇人,自己和杀父仇人的儿子相爱,太悲催了,秀秀匍匐在爸爸的牌位前放声痛哭。
“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对不起!”
秀秀的头不停的磕着,血沿着苍白的面颊流下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到地上,就像她的心一样一点一点碎了一地。
五、离家出走
1989年9月,张明和刘秀秀被分配到H市农机研究所工作,这是他们俩提出来的请求,这是个离家里只有几站地远的市级对口单位,很多同学都羡慕他俩能如愿以偿,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个中滋味。
刘秀秀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提出了和张明分手,张明红了眼的问爸爸事情的起始,虽说爸爸一再强调自己没有害结义兄长,可是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人相信张爸爸的解释,最后张爸爸只能一言不发,没成想十五年前的抉择害了两个有情人,真是作孽啊!
到单位报到上班,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匆匆擦肩而过,虽说谁都没有看谁,可是两个人的心都是翻江倒海一样不能平静。
九月的天气很善变,忽然天就阴郁起来,下班时已经有星星点点的小雨滴了,秀秀单薄的衣服被冷风一吹就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忽然,一把伞遮住了淋雨的身体,一件外衣搭在自己肩头,暖暖的感觉瞬间流变了全身。
这份温暖的感觉一直都是自己的精神支柱,这样的情景已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种习惯,从儿时到少年到今天,这个执着的男孩子一直陪伴着走过自己的青葱岁月,不用甜言蜜语、不用花前月下、不用任何做作,这份情在心底存着,这份爱在血液中流着,这份感觉与生命同在。
“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熬啊?度日如年啊!”张明连吐出来的气都是悲凉的感觉。
“我不敢想以后没有你的日子,我的心好乱。”秀秀无奈而悲戚的说。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家和刘家都分别托人给自己的孩子介绍对象,相亲在两个人的生活里成了第一要务,走马灯似的来一个走一个换一个,两个人谁都无法把心重新再交给一个人。
两家父母使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就在1990年六月份两个人终于都有了自己选择的另一半,甚至于开始谈婚论嫁,两家老人各自都觉得这块心病就要治好了。
1990年8月份的一个周日,张明和刘秀秀同时出门后再没有回过家,两家老人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到警察局报案也没有找到线索,最后还是秀秀的哥哥和张明的哥哥分别找到了两个人的留书,大致意思就是生无可恋,让哥哥替自己尽孝之类的话,这分明就是遗书。
六、美丽的三仙姑
湖南省向阳乡处在湖南和广西的两省交界处,这是一块纯天然的未被开垦的处女地,青山绿水景色怡人,空气清新得让人神清气爽,这是一处外人很少涉足的田园风光,也是张明和刘秀秀选择离开人世前的最后驿站。
望着一眼见底的涓涓流淌着的阴阳河,河两岸垂柳隽秀而羞涩的低着头,富有旺盛生命力的两岸绿色,这些就都要在眼中消逝了。选择这里就是因为人烟稀少、没有烦忧、没有骚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程还是要在温馨宁静中最好;选择这里还有一个原因,这条河叫阴阳河,传说在此离世的人不会相忘,在阴间还能团聚。
“认识你真好,只可惜不能白头偕老,去阴间团员也是好事。如果有来世,我真的想再与你相伴,保护你是我最快乐的事,我愿意生生世世成为你的护花使者!”
“有你的陪伴就好,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如果苍天再给我遇见你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放手!”
张明双手捧着秀秀布满泪痕的脸,细心的把零乱的发丝捋顺到秀秀耳后,秀秀一双纤细的手不断的擦着张明两眼汩汩不断的泪水。
张明和秀秀用力的拥抱着对方,紧紧的相拥,用尽全身的气力,因为这是最后的告别,他们不知道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他们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来世。
一刻钟后,张明的左手牵着秀秀的右手并排站到了河边,二人眼神交汇时一起向河水中坠落,两个人的手谁也没有松开。
堪堪落入水面之时,两个人被两根套索拽了回来,回头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位俊美非凡的白衣女子,这只有画中才有的美貌仙子说话确是冷冷的,“你们就这样去了?甘心吗?来世能见得着吗?也不知道好好筹划一下就跳河,真是愚不可及!”
两个人一听,直觉碰到了高人,双双跪倒拜求仙子,把两个人的经历都详细的告诉了白衣仙子。仙子答应帮他们的忙,但是得在中元节才能施法,两个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两个人必须住在仙子给安排的地方,仙子会去附近寻找两个可以重生的人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以让两个人带着今世的记忆投胎转世,这样就能让重生的人不在错过,可再续前缘,也没有了今世的恩怨纠葛。
两个人一听真是喜出望外,高兴的听从仙子的一切安排,再三恳求才知道恩人号称“三仙姑”,是附近山里修仙之人,看见二人如此情真意切,为了他们的这份感情,才不惜耗费修行违背天意替二人安排此事。
两个人知道这样的恩德无以为报,只能长跪以示谢意。
阴历七月十五的这天,三仙姑告诉二人事情已经办妥,刚好有两个家庭添丁进口,巧的是姓氏都分别与他们相同,只是距离稍微远了点,不能再透露任何信息了,来世的缘分由他们自己把握了。
以前一幕的重演,两个人又手牵手的站到了河边,这次的诀别有了新的希望,两个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这是心灵的呼唤,这是坚持的奇迹,这更是一个追寻的梦。
两个年轻人义无反顾的跳入河水中,只翻了两个浪花就消逝不见了,三仙姑秀美的眸子里竟有泪光闪过。
七、刘家怪女娃
“大柱子,快去南屯请接生的李婆婆来,你媳妇要生了!”老太太乐呵呵的召唤着儿子。
一个壮壮的农家汉子丢下手里的活计箭一般的出了院门。
“快看,好一个俊俏的丫头。”接生婆把孩子递到孩子奶奶手里。
抱着这个粉团似的婴儿,奶奶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一劲的用手掂量着孙女的分量,满意的点点头。
“是个胖胖的漂亮的女娃子,真招人喜欢!”奶奶向虚弱的儿媳说着,挡不住满脸的喜色。
“咦,这个孩子怎么不哭啊?好像还在看咱们似的?”接生婆很是吃惊的说着。
这时候孩子的奶奶和妈妈也发现有点异常,孩子的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这么大点的孩子不是这个样子的,不哭也不闹,看着大人的眼睛中似乎有着疑问的样子,这个孩子有点奇怪。
“你们是谁?这是哪?”一个弱弱的声音来自刚出生的婴儿口中。
还是接生婆有经验,一把捂住了孩子的嘴,“我可告诉你,不管你以前是谁?这个家才是你的家,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的话,我们可是不客气!”
孩子的奶奶吓得出了一头冷汗,只差一点就要把孙女扔到地上,听着接生婆的话更是云里雾里的,只见接生婆挤眉弄眼的使眼色,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到儿媳身边,转身和接生婆一起走出了屋。
孩子的爷爷和爸爸都等得着急,看见两个人走出来立马走上前来,孩子奶奶看着满眼期望的两个男人,打了个唉声说:“是个蛮可爱的女娃,只是一出生就张嘴说话,可吓死我了。”
两个男人听说这样的事也是吃惊不小,不自觉的就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接生婆,毕竟人家走南闯北的接生无数,一定比自己见识多。
接生婆还真不负众望,“我没接生过这样奇怪的孩子,但是我听说过,这样的孩子多数是没喝孟婆汤就投胎转世的,前世说不定是怎么回事?有机会还是找个高人瞧瞧的好,现在你们一定要先吓住她,不让她胡说。”
接生婆交代完就一溜烟的去了,刘家一家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八、踏破铁鞋
二神仙是个极有责任心的好法师,他答应了小浩思要帮助他,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更何况自己还是个名声显赫的神仙,替百姓解脱苦难是理所应当的。
照小浩思的说法,前世的张明和刘秀秀是在阴阳河溺水的,那里离自己修仙的地方不远,如果秀秀急着去投胎,估计也在阴阳河的百里之内才对,这两个孩子的身上被人做了手脚,平常的掐算方法可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
二神仙走进了刘家村,这是一个依山傍水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村头的一户村民看见陌生人进了屯子很好奇,听说这个老神仙会算卦测字驱邪避凶后,高声的召唤着:“这位老神仙,我们后屯有一户需要您给看看,我这就领着您去。”
刚走到后屯一户人家的大门前,这个热心的村民就嚷嚷着:“刘家大哥,今天可碰到一位会掐算的神仙,我给您领来了。”
屋里迎出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农家老汉,看见仙风道骨的二神仙,老汉像看到救星一样把人请到了屋里。
一个稚嫩的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坐在床沿,看见二神仙进来,一双大眼睛上上下下不停的打量着,孩子的爷爷招呼着孩子,“雪瑞,过来叫爷爷好,让这个爷爷好好看看你。”
二神仙温柔的牵起孩子的右手,一会又把孩子的左手放到自己的手里,最后向刘家人要求要单独给孩子看看。
“你是再生人?你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为什么?你把自己的事情好好说说。”二神仙背着刘家人单刀直入的对孩子说。
刘雪瑞一张小脸憋的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的人说起,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不敢说自己的身世,只要她刚有说话的举动,妈妈就会不客气的甩她巴掌,还恶狠狠的说要把她丢到外面去,吓得她再不敢乱说一句话。
尽管小雪瑞知道自己是秀秀,知道自己是如何到了这里,可是这个家里的人不想知道这一切,惹恼了大人的话,自己这个三岁的身体还能干什么啊?自己想找张明的想法只能放到肚子里,只有慢慢的等自己长大。
二神仙看出了小姑娘的顾虑,笑了笑鼓励着说:“孩子,别怕,你的家人只是不知道怎么办,他们都是善良的人,前一段时间我还碰到一个和你一样情况的孩子呢。”
小雪瑞终于怯生生的问了句:“您碰到过和我一样的孩子,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句问话,二神仙心里有了数:“他的前世叫张明。”
小雪瑞听后,一张小脸变得煞白而后又通红,扑通跪在二神仙面前,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二神仙的双腿,痛哭流涕哀嚎不止,“您老人家救救我吧!”
二神仙忍着泪扶起了跪着的孩子。
九、二十年的误会
1994年的秋季,H市迎来了旧房改造的春天,很多的棚户区都准备拆迁重建,张明家和刘秀秀家也在拆迁范围之内,近几日各户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56岁的秀秀妈一直生活在失望和自责中,自从失去女儿后,秀秀妈身体大不如前,佝偻的身躯花白的头发,比同龄人显得老了很多;张家父母也整日沉浸在痛苦中,张明哥哥极力让二老开心,可是失去孩子的痛苦是无法弥补和淡忘的。
秀秀哥用力的拆着卧室的棚板,随着一块板子的落下,一个东西啪的砸在了他的肩头,自己差一点就从凳子上掉下去。低头一看是一个牛皮纸包着的严严实实的包裹,难道家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打开一层层的外包装,这是一个黑色塑料皮的笔记本,笔记本的首页端正的写着爸爸的名字。难道爸爸还有什么秘密不成?秀秀哥顾不得干活了,强烈的好奇心让他有些迫不及待。
秀秀哥的泪水不停的涌出来,他两只手粗暴的擦着眼睛,生怕滴落的眼泪模糊了笔记本上的字迹。
刘秀秀的爸爸把自己自杀的整个过程做了详细的记载:我和张老弟无意中掌握了厂长和会计贪赃枉法、私吞公款的真凭实据,他们以前害过好几个举报人,他们有一个强大的关系网,张老弟劝我不要以卵击石,可我坚信这个社会是有正义和公理的,我要举报他们,我不怕他们的报复和打击。我的举报信投出去多日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我知道事态不太好,信虽说是匿名的,可是我的笔迹还是能查出来的。前几日我听到了可靠的信息,上面有他们的人,不只是把举报信扣下了,还要帮他们查找打击举报者。为了保全张老弟,我让他去举报我,我们两人的关系全单位都知道,如不反目成仇就会被一起打击,我们两个家庭就都完了。
张老弟死活不肯这样做,他宁愿替我去顶罪,可是他的那点文化谁都知道,这封信我是赖不掉的。我要挟张老弟不听我的我就去死,如果他去举报我,我顶多就是做几年牢而已,其实我早已做了牺牲的准备,否则,我们这个家也很难太平的度过这一劫。
张老弟是个仗义的汉子,他把自己家仅有的积蓄都给了我,还从亲属家借了钱和布票、粮票,他是怕我入狱后咱家的生活没法过呀,可是他也要为了咱们家背负多年的债务。
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张老弟一家,这些文字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看到,我不敢告诉你们真相,我也怕连累了张老弟,如果因为此事咱们两家生疏了,这也许是个好事,那些人就不会怀疑到张老弟身上去。
如果你们知道了这件事,如果时代变了,记得替我讨回公道,记得替我感谢张家老弟。
写这些文字的时间是秀秀爸爸自杀的头一天,二十年后家人才看到,二十年的怨愤、二十年的恩仇、二十年的折磨,原来都是错误的,真正的仇人,那个人渣厂长和会计在文革结束后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是刘家对张家的恨一直沿袭到了今天,还搭上了两个孩子的幸福和生命。
十、冰释前嫌
张明的父母和哥哥站在老房子里吃最后一顿饭,马上就要搬走了,全家人各有心事一副惜别的样子。
张明的爸爸更是百感交集,这个祖辈一直住着的老院子,就像是自己的老朋友一样记载了岁月的嬗变,这么多年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就如送进收纳箱一样装进了这所院子里,这一搬家就像是抛弃了老友一样怪怪的心情,明明是喜迁新居的好事,可是自己就是高兴不起来。
秀秀的妈妈和哥哥走进了这个二十年没有来过的院子,张明爸爸一眼看见,顾不得咽下口中的饭就迎了出来,四目相对,张明爸爸竟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张着两手左比划一下右比划一下,根本看不出来表达的是什么心情,秀秀妈一直盯着张明爸爸的眼睛,直到张爸爸的眼里涌出了难以抑制的泪水。
秀秀妈妈带着儿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张明爸爸瞬间失去了意识,怎么个状况,自己实在是弄不清楚了。
“张老弟,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怀疑你,对不起!”秀秀妈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泪水打湿了脸颊,几度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张明妈赶紧扶起秀秀妈,张明的哥哥扶起了秀秀的哥哥,含着泪水的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屋里,时隔二十年了,两家人终于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往事。
秀秀的哥哥把父亲的笔记本递到张爸爸手里,张爸爸疑惑的看着这个本子,慢慢的翻开了一页又一页。
张明爸爸的手不停的抖着,泪不停的涌出来,看完最后一页纸,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竟趴在桌上放声大哭,压抑了多年的情感被一瞬间点燃。当年看见刘家哥哥尸体时,自己压抑着心如刀绞的感觉,强忍住心痛的泪,装出一副漠然的样子,那是怎样一份煎熬啊!可是自己不敢露出一点异样,否则哥哥的苦心和牺牲就白费了。多想去安慰嫂子和孩子们,嫂子怨毒的目光就像针尖刺在自己心上,多少个无人的夜晚自己默默注视着刘家,许下心里最诚挚的祝愿。苍天有眼啊!五十多岁的自己终于可以安心的度过自己的下半辈子了。
秀秀妈和张明妈,这两个多年的老姐妹,终于紧紧的拥抱到一起,互相给对方擦着脸上的泪水,看不出是哭着还是笑着,互相搀扶着坐到了一起。
秀秀的哥哥和张明的哥哥,这两个一起玩大的童年朋友,终于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互相拍拍对方的肩膀,重重的点着头,也许他们之间重来就没有什么恨意。
两家人围在了一个饭桌前,张明妈急着又去厨房炒几个菜,想趁着搬家前就这样吃一顿团圆饭。
十一、断不了的情缘
“就是这里了,快,放我下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两家人刚端起饭碗,院子里就走进来一群人。
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一位美如仙子的年轻女子,两对抱着孩子的年轻夫妻,这是什么组合啊?
两家人惊诧的目光,两个小孩子怀疑的目光,长者和仙子赞许的目光、两对年轻夫妻感动的目光。
这些目光里,只有他们自己才最清楚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美貌仙子诉说着一个曲折离奇而又结局圆满的故事:湖南省一座仙山中有几个和师父一起修仙的徒弟,三师妹偷偷的爱恋着二师兄,可是二师兄竟象个木头人一样没有反应。实情是师父背地里警告过这个二徒弟,如果他敢和三师妹相恋,师父就会以最严厉的刑罚整治他三师妹,二师兄压抑着自己内心对三师妹的情感,只是为了保全三师妹。
多年后学艺有成,二师兄成了有名的二神仙,三师妹被人尊称三仙姑,两个人都行走江湖仗义助人,只是三仙姑经常会违背常理的帮助那些重情重义的男女,她不只一次的贿赂阴阳路上的孟婆,放过那些痴情男女的魂魄,总想让他们再续前缘,这是她心中最憧憬的美好。
可是她逆天的举动还是惹出了不少阴间官司,多年来都是二神仙给善后,他为了师妹的事影响了自己多年的修为。
三仙姑在阴阳河边救下了张明和刘秀秀,她又故伎重演的让二人投胎转世,并在二人身体里注入了自己的法力遮蔽世人,这次仍然是二神仙替她善后处理。
看着两个既暗恋又赌气的神仙徒弟,师父放下了担着的心,两个弟子经历了所有的考验痴心不变,该是成全他们的时候了,师父不仅告知了两个弟子只是考验他们而已的真相,还给二徒弟输入好几层功力,免得他保不住青春容颜。
终于苦尽甘来的两个师兄妹,激动兴奋自不必说,他们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要帮助张明和刘秀秀这对有情人。
就这样,一群不搭配的组合来到了张明的家里,在这里还碰上了两家人一起吃团圆饭。
一群人不停的说着、笑着、哭着,最终都捋顺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听明白了事情的起始和经过。
张明的妈妈抱起了张浩思,这仍然是自己儿子儿时的样子,又有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好像自己又年轻了一样。
刘秀秀的妈妈抱起了刘雪瑞,这就是自己的心头肉啊,抚摸揉搓着孩子的头,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岁月。
二神仙清了清哽咽的嗓子动情的说:“虽然以前有过很多怀疑、困惑、仇视、悲痛,可是都过去了,是缘分棒打不散,亲情、友情、爱情都是上天赐予的难得的情缘,我想我们大家都应该珍惜才对。”
大家听后都有所感触的重重的点着头。
三仙姑燕语莺声的说:“大家都别流泪了,两个孩子这样也是好事,这是上苍给了他们又一次青梅竹马的机会啊!”
大家还是频频点头,不止如此,这次还多了这么多的亲人,两个张家,两个刘家,最后都成为一个和睦的大家。
“我觉得我们再青梅竹马一次也是好事,可是你们两个神仙的样貌可真有点不搭啊?难道就这样?”一直没有做声的刘雪瑞银铃般的声音调侃着一对神仙眷侣。
众人听后都笑了,气氛一瞬间轻松温馨了很多。
“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嫌我老了?不记得怎么在我面前哭鼻子了?哼”二神仙毫不示弱的回击着。
众人又被二神仙挤眉弄眼的表情逗笑了。
二神仙微微的晃了晃自己的身子,众人眼前感觉一花,哪还有仙风道骨长者的身影,面前是一个剑眉朗目貌若潘安的英俊男子,这次大家看清楚了,这对神仙眷侣可真堪称珠联璧合佳偶天成啊!
大家惊诧的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位仙子已携手飘然而去。
众人满心感动的对着他们的背影挥着手。

长篇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