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长篇鬼故事聊斋之狐妻

聊斋之狐妻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3:40 1368
古时,金子山山大人稀,云蒸霞蔚,人居于此,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
半山腰僻静处,搭着两间不大的茅房,这是文中男主人祖宝的居所。
祖宝,双亲早逝,孤身一人,少时采摘山果野菜度日,稍长便开始耕作几亩薄地聊以生计。
寒来暑往,祖宝已至弱冠,眼看身边的同龄人早已成双入对,而自己还是形单影只,不免心生失落,抱着冰冷的枕头,时常长夜无眠。
一日,祖宝耕完地,已近日暮,他拖着疲惫的躯体,准备回家。
行至一棵大松树边,忽闻“嗷嗷”之声传来。
他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声音是从树边的草丛中传出来的。
“是啥呢?”
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靠近草丛。
一只小白狐被铁夹子夹住右腿,小白狐不停地用口咬着铁夹子,只可惜铁夹子夹得甚紧,丝毫不见松动。
小白狐“嗷嗷”直叫。
近年,因狐皮毛细柔丰厚,灵活光润,色泽美观,御寒性好,制裘成衣,俏销市场。为了发财,不少人不惜制造各种器具上山围剿狐族。
见有人靠近,小白狐惊恐地看着祖宝,神情凄凉,满眼无助
俗话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祖宝却是个善良的人,他从没有伤害过动物,更没有用动物不赚钱谋利,他认为动物也是一条命。
他上前几步,靠近小白狐,慢慢将手伸过去。
“嗷嗷”,小白狐忍着巨痛,伸直身子,挺着头,逼视着祖宝,看样子准备做最后一搏。
祖宝明白了,小白狐怕自己伤害她。
祖宝笑着像是对老熟人似的说道:“放心吧!小屁孩,我是给你取铁夹子的,不会伤害你!”
小白狐疑惑的看着祖宝,不再挣扎。
祖宝蹲下身子,看了一下夹子上的机关,好一会儿才弄明白拆卸之法,为防止小白狐受到二次伤害,他小心翼翼地拆着铁夹子。
小白狐的右腿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受伤不轻。
祖宝说:“别动,我找几味草药给你敷一下!”
小白狐听话地点了点头。
祖宝就近找了几味草药,嚼烂,敷在小白狐右腿的伤处。
痛苦似乎减轻了不少,小白狐慢慢立起身子,一步一回头地走向远处。
几颗晶莹的泪花,她眼眶里涌出来。
伤疼之泪?感激之泪?
半年无话。
祖宝一如既往地重复着自己的日子。
这天,天刚放亮,祖宝就已睡意全无。他索性披衣下床,草草洗漱,准备赶早出工。
刚出门外,祖宝只觉得自己的双眼跳得厉害,冥冥之中他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走着走着,他突然感到眼前有异样,一团白色跃入眼帘。
一个穿首白色衣袍的妙龄女子斜躺在路边。白衣女子身材苗条,模样俊俏,真有“羞花闭月之容,沉鱼落雁之貌”
“是谁家女子?这大清早又怎会倒在路边?”
祖宝心下大异,快步上前,扶起女子。
只见她面如白纸,呼吸紧促,唇干欲裂,无力地张了张耷拉的眼皮。
好久,她才颤微微地吃力的挤出几个了字:“饿,我好饿!”
未待说完,头一歪又昏过去了。
祖宝知道,女子是严重饥饿所致。
他二话没说,抱起白衣女子就往家里跑。
回到家后,他拿出家里仅有的一点红糖,给白衣女子冲了一杯糖水,并小心地给她喂了下去。
喝完糖水,白衣女子才清醒过来。
她不好意思地望着祖宝,说道:“我想吃东西!”
祖宝起身,走到灶边,将家里的四个馒头全部蒸了,然后又拿出了两个鸡蛋和一个西红柿做了一个汤。
白衣女子吃得干干净净,望着空空的两只大碗,还不自觉地添着嘴唇。
祖宝微微一笑。
白衣女子见自己失态,脸刷的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介绍,自己叫杨云,来自于大南河,因为村里突发瘟疫,大部分村人都没有逃过这场灾难,她的父母也没有幸免于难。村里呆不下去了,她一路北上,沿路乞讨,到了这里。好几天没有讨到东西,饥渴交加,昏倒在地。
见杨云吃饱了,喝足了,祖宝拿出几个生红薯递到她的手中,意思是让她备在路上当干粮。
谁知她并没有伸手接东西,而是“扑通”一声,跪在祖宝面前,哽咽道:“官人,你若不嫌弃,就娶了我吧,让我终生有个依靠!”
祖宝愣住了,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张着嘴巴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难道官人是瞧不上我?”杨云盯着祖宝又说道。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祖宝喜出望外,忙笑着说:“怎么会呢!我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话还没有说完,早一把将杨云揽入了怀中
事先没有任何迹象,祖宝白白娶了个娇妻。
有好事者说,祖宝的娶回的女子肯定相貌奇丑,不能示人,不然怎么白白地跟着他这个穷小子过日子。
但当他们目睹杨云芳容后,又都惊叹祖宝是走了狗屎运,不知他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杨云之貌不仅在村里无人比拟,就是在方圆百里怕也是找不出几人能和她媲美。
吃不到葡萄的总说葡萄酸。有好事者传话:“那个杨云肯定是个中看不中吃的花把式,以后有得祖宝受的了,他是娶了个祖宗!”
话里话外之意,就是杨云不会干活计,是只花瓶。祖宝以后要在外干农活,在内干家务。
一段时间后,又让好事者失望了。
杨云不但把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把原来不修边幅的祖宝也收拾得干净整洁。更让人羡慕的是杨云还会做一手好菜,几样普通食材经她一摆弄,就能整出了几个美味佳肴,食者无不交口夸赞。
那简陋的茅草房时不时飘的阵阵饭菜香,让人馋得直吞口水。
半年就这样过去了。
一日,祖宝回家,发现杨云的双眼通红,双颊满是泪痕。
他问之,杨云咬着手指头一言不语,到最后竟抹着眼泣不成声。
祖宝以为她思亲心切,劝导一番,便作罢。
一日半夜,一股凉风将祖宝从梦乡中惊醒,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身边空无一人。
他心里一紧,这大半夜的,杨云哪去了?
他披衣下床,伸头望了望门外。
一阵窃窃私语后,便传来杨云的抽噎声。
“云,你怎么了?”杨云推开门,大声问道。
听到喊声,杨云转身跑进屋,扑入祖宝怀中嚎啕大哭。
接下来,有好几次,祖宝见杨云欲言有止,似乎是有话要和他说,但临到最后她还是作罢。
祖宝充分相信妻子,他从不追问,只想将一切交给时间。
他相信,总有一天妻子会说的。
有一天,祖宝吃过早饭,准备到地里去干活。
祖宝临出门的那一刻,杨云也不知是怎么了,象是夫妻告别似的,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祖宝。
祖宝一脸懵懂,伸手拍了拍杨云的后背,轻声说道:“好了好了,我要干活去了!”
少倾,杨云不太情愿地松开手,执拗地说:“我也要去!”
祖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昨晚说好让她在家干家务的,怎么今天却又提出要去地里呢?
杨云跟在祖宝身后,一路无话,向地里走去。
地靠近树林,林子里草木茂盛,阴翳蔽日。树下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花小草。其中有一种叫木棉的花开了!枝头上,一片火艳艳的红色
看着身后的娇妻,祖宝触景生情,伸手折下一朵最大的,别在杨云的花际上。
一个细小动作,胜过千言万语。杨云的脸红了,她沉浸在蜜一样的幸福里。
“哎哟”一声,杨云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挡到祖宝身前。
可是一切都晚了!
祖宝应声倒地。
他们的不远处,一只黑狐,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将祖宝的右腿撕开了一道七八寸的口子,血流不止。
祖宝躺在床上,两眼紧闭,昏迷不醒,血流过多,他脸如白纸,奄奄一息,若无良方相救,必有性命之虞。
杨云焦急地守在床旁,她是懂一些医术的。她更是知道祖宝受伤的原因的,她明白要想救活祖宝,就得用自己的命换。
床上的这个善良忠厚的男人,是她的真爱!是她的唯一!是她的依靠!
她咬了咬牙,割开自己的左手腕,鲜红的血液奔涌而出。
她赶紧放入祖宝的口里,昏迷中的祖宝,像婴儿吮吸着奶水一样,杨云的血就这样流进向了祖宝的全身。
他(她)们终于合为一体了!
杨云的脸慢慢变白,嘴角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过了许久,祖宝渐渐清醒,仿佛是做了一场厄梦!
他睁开眼一看,心一下子沉到了低谷。
杨云的手腕还在往外渗着血,他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翻身抱住杨云,拼命地叫喊着“云,云……”
杨云吃力地睁开眼皮。
“我要你好好的!”祖宝哭诉道。
杨云伸手抚摸着祖宝的脸,随后用手指示意祖宝将她脖子上的挂坠取下来。
她拿着挂坠,挂在祖宝的脖子上。然后断断续续地说道:“这是我祖父送我的宝物,危及关头,你可打开挂坠,能保你平安!切记……切……记”。
话音刚落,杨云的身子一软,头向祖宝的怀里一歪,就走了!
痛失爱妻,祖宝心如刀割,整整哭了三天三夜,一夜之间白发渐生,老了十岁。
乡亲们看在眼里十分的心疼,就帮着把杨云下葬了。
接连几日,祖宝以泪洗面,时不时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三日夜半,他做了个梦。
梦中一袭白衣的杨云向他走来,柔声道:“相公,我好想你,你来看看我好吗?”
话毕,杨云哭成了泪人,没等祖宝开口说话,便走了。
祖宝从梦中醒来。穿起衣服跑出家门,就向杨云的坟前跑去。
途中,经过一座桥时,一位老道士拦住了他。
老道士身穿长袍,手拿拂尘,虽然外表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但仍无法遮掩住他来自内心的邪气。
老道士拉过祖宝说道:“公子别去,听老夫一言。”
老道士的话让祖宝懵了,他吼道:我妻子托梦说想见我,你为何要阻拦我?
说完,祖宝又准备继续赶路。
老道士叹气道:“实不相瞒,你的妻子是一只小白狐,死后恢复真身,她这是想把你带走,你愿意和白狐生活一辈子吗?”
“你怎么知道她是一只白狐?”祖宝反问道。
老道士拿出了一面铜镜,口中念念词,他一挥手中铜镜,里面显示着杨云的坟头,棺材里一只小白狐正躺在棺材里。
老道士见祖宝不说话,于是又说道:“你是不曾经救过一只受伤的小白狐?”
祖宝大异,惊诧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老道士不耐烦地说道:“你甭管我怎么知道的!你休要去她坟头找她!否则我将对你不客气了!”
想起杨云的种种好,祖宝一时情绪激动,大声嚷道:“你管什么闲事?她是我的妻子,我就要去看她,你能怎么的!”
“小子,你敢找死!”老道士凶神恶煞地跳将过来,飞身一脚,可怜的祖宝就如一团纸屑,抛向一丈开外,重重地摔在地上。
未等他缓过神来,老道士又冲上前来,准备继续施以武力,这次看样子他是想对祖宝施以毒手,以除之而后快了。
面对强手,祖宝自知不敌,加之全身巨疼,他干脆闭上眼睛听天由命,等待死神的来临。
清风徐来,一个激凌,他忽然记起杨云临死前的话,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扯出脖子上的挂坠,打开,里面的蓝色的珠子,顿现一道光芒,直刺向老道士,老道士猝不及防,光芒刺入双眼。
只听一声怪叫,老道士双手捧着双眼,狼狈逃走
老道士走远了。
祖宝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向杨云的坟地走去。
孤坟一座,不远处的树上有几只乌鸦掠过。
杨云的音容笑貌就像放电影般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精神一恍惚,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他似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杨云站在了他的面前,梨花带雨。
相思如洪水泛滥,祖宝再也抑制不住了,他紧紧地抱住有些消瘦的杨云。
过了好一阵,澎湃的心才渐趋平静。祖宝轻轻地摇着杨云颤抖的玉肩,说道:“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
杨云没有吱声,沉默着。
祖宝见杨云还心存顾忌,于是坚定地说道:“你不要有什么顾忌,不管你是不是人,你都是我的妻子,这世上我最爱最爱的人,为了你,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祖宝的话还没有说完,杨云就捂住他的嘴巴,泪如决堤的水般涌了出来:“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们的血都是相通的!我也相信,没有什么可以挡住真爱!”
杨云本是狐仙崖修行五百年的一只白狐。父母双亡,现祖父相伴相依,但近年来祖父常云游四方,有时一去竟达数年之久。祖父无法照顾她,就托杨云二叔代为照管。
她的二叔本就心眼子细,加之与她父亲生前有隙。于是在祖父不在的日子里,二叔常向他发难。
杨云山中遇险,被祖宝相救,心存感激,没想到芳心萌动,竟打心眼里爱上了祖宝。于是她化为人身,来到凡间,演绎一出饿倒在祖宝门前,从而成为他妻的剧情。
祖宝张大嘴巴,仿佛是在倾听着一个故事。
杨云接着说道:“我嫁给你后,二叔大为不满,非要我回到狐仙崖,我哪里舍得夫君。因此,好几次和二叔闹崩了!于是二叔痛下杀光,想要要了你的命,让我断了念想!”
祖宝恍然大悟:“难道说我被咬伤的事,就是你二叔下的毒手?”
杨云点了点头:“二叔没有想到,我用我自己的命换回了你的命!”
祖宝:“这一切你都知道!”
杨云:“自己的二叔,当然了解了!我知道我死后,他对你仍不会罢手的。所以我将祖父给的蓝光珠送给了你,在生死关头可以救你的命!”
祖宝:“蓝光珠是你的祖父送你的?”
杨云:“他也担心二叔害我,于是传我这个宝贝,以钳制二叔。”
祖宝:“我明白了!刚才那个老道士一定是你二弟的化身!”
杨云:“是的!她不想让我活过来!”
祖宝一听急了,忙说道:“哪如何是好?如娘子不能再返人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随你去了!”说完,就要一头撞向旁边的大树
“不可!”杨云手疾眼快,一把拽住了祖宝。
两人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良久,杨云轻轻地推开祖宝,小声说道:“你可以为了我去受三大劫难吗?”
“会的!为了你就是死都可以!”祖宝斩金截铁地应道。
见祖宝如此坚决,杨云这才接着说道:“这三难分别是一蜇二咬三抓。”
祖宝如坠五云里,越听越糊涂。
杨云详细地解释:“这一蜇,就是要让大蜂蜇一下:二咬就是要被大狼狗从腿肚子上咬下一块肉:三抓就是要在滚烫的油锅里抓出一枚铜钱……”
“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祖宝没等杨云说完,就一口打断了她的话。
杨云好一阵感动,伏在祖宝耳边面授机宜
说完,杨云问道:“你都记住了吗?”
祖宝点了点头。
准备停当,即刻上路。
他翻过七七四十九座山,鞋子穿烂了十多双,才来到大冥山脚下。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入山口的“大冥山”的铭牌,让祖宝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力量,他迈开稳健的步伐,向山上攀去。
天色已晚,暮云叆叇。上山本无路,只好拉着藤条向上攀援,很快鞋子掉了,衣服烂了,身上被荆棘划出横七竖八的无数道口子。
快接近半山腰的时,祖宝在一处山洼停歇。几声“嗡嗡”声传来,他还没来得及防备,左脸便被狠狠地蜇了一下,一只大蜂随后栽倒在地上咽气了。他知道,蜂只要蜇人后,自己也是活不了的。
此刻,他感觉自己左脸就好像吹球似的在肿涨着,好在事先有所防备,他赶紧从怀中取出解药涂在伤处,火辣辣的脸顿时倍感清凉,几分钟后竟如没事一般。
爱,让他义无反顾地继续向山上攀去。
几声犬吠传出,一条大黄狗凶猛地扑来。
他没有躲避,硬是让大黄狗从自己的右腿上活生生地撕下一块肉,叼走了。
巨疼钻心,血流如注
他没有停下,一瘸一拐地向山上攀去。
山顶大庙,布局严谨,气势恢宏,古碑题刻,比比皆是。
庙前广场上早已有人支起一口大锅, 熊熊大火将锅里的油烧得上下翻滚,十分糁人。看这锅里的温度恐怕不少于三千度,别说是手,就是铁也肯定会化成水了啊
祖宝无所畏惧,围着油锅转了一圈,方才停下脚步,定了定神,伸出右手,向锅里探去。
“住手!”一声大喝传来。
祖宝收回抻出的右手。好险!手离油只有不以五厘米的距离了,以能强烈感受到那火一般的温度。
他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位老者,须眉皆白,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
老者笑着对祖宝说:“我是杨云的祖父。这一抓你就别试了!看来你们两人是真心相爱,彼此为了对方都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着实让我感动,孙女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我也是心下大安。这样吧!我废掉百年功力,为她换回还阳符,也算是我给她的嫁礼。”
说完,返身进屋。
许久后,祖父拿着一张黄色纸递给了祖宝,并郑重地说道:“你拿回去,烧尽后将灰洒在杨云坟头,这样她便会脱离狐界,重到凡间,你和她就在大冥山下找个地方安家吧!”
顿了顿,祖父又接着说:“你让云儿放心好了,我会警告她二叔,不得再干涉你们的。快去吧!云儿还等着你呢!”
祖宝感激不尽,跪在地上,“咚咚”地直磕头
上山难,下山易。
思妻心切,祖宝一路小跑,只用了半天功夫,就来到杨云坟前。
他小心翼翼地取出还阳符,点燃,待烧成灰炽,扬手洒在杨云坟头
他焦急地等待着。
“相公”!
祖宝转身一看,杨云笑吟吟地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祖宝揉了揉眼睛后,才相信这是真的。
他跑上前云,紧紧地将杨云搂在怀里。
良久,杨云说道:“我们回去吧!”
祖宝想起祖父的话,他拉起杨云的手说:“走,我们到大冥山脚下找个地方安家落脚吧”
杨云赞同地点了点头。
从此,大冥山脚下住着一对年轻夫妇,男主人耕田劈柴,女主人做饭织布,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前世,只有人关注着他们的未来

长篇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