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校园鬼故事聚魂珠

聚魂珠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3:45 836
黄伟为我们算了一卦,他说最一近段时间,我们寝室会出一件大事,可能发生命案。黄伟是看了许多测风水的书,觉得自己是个“半仙儿”了。起初我们都没有信他的话,直到邵明研的失踪。
周五,邵明研与我们分开,他说要开车回趟老家,大概周一就能回来。结果到周三了,也不见他的踪影。我们意识到不对劲儿,便给他家里打了电话,才得知邵明研根本就没回家,路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晚上,黄伟掀开邵明研床铺的被子,一口一口地往上面喷着黄酒,然后放上一个水盆,倒了半杯鸡血。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写有邵明研生辰八字的镜子放进盆中,镜子竞奇异地漂了起来。
“黄伟,你这样真的能查到邵明研的下落吗?”天晓疑惑地问道,我也在他旁边奇怪地看着。
黄伟摆摆手,让我们不要出声打扰他。等了五六分钟,水面突然荡起数条波纹,没一会儿镜子就沉底了。天晓忍不住想笑,我则过去问: “是不是失败了?”
黄伟皱着眉说: “只能说他好像还有口气,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具体方位我也看不出来。”
黄伟的话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晚上我们三个很晚才睡下。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低头看到的也不是地板,而是足是有到大腿那么深的血水,一个角落正“咕嘟咕嘟”地往上冒着泡泡。我吓得大叫黄伟和天晓的名字,他们却都好像没听见一样。
没一会儿,从那冒泡的血水里浮出一颗腐烂的女人头,它抬头张着大嘴,一对尽是眼白的双眼死死地瞪着我,声音沙哑地问道: “你是不是叫天晓?”
我吓得一哆嗦,急忙摇了摇头,它又问我是不是叫白轩,白轩正是我的名字。女鬼见我沉默不敢回答,便咧着嘴诡笑着游了过来,殊不知这五官扭曲的笑容恐怖到了极点。就在女鬼要过来抓住我双脚时,它突然被拉进了水里,紧接着邵明研从水里站了起来,脸色白得吓人。
我吃惊地看着他,却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你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刚说完话,邵明研就哭了起来,他张开嘴要说什么,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但那口型分明说的就是“救命”二字。而就在这时,那个女鬼再次出现了,身体柔软得仿佛没有骨骼,慢慢地爬上了邵明研的身体,然后越缩越紧,把他的身体勒变了形,一起慢慢消失不见。那女鬼就像是害怕邵明研会说什么一样,消失前还对我诡异地笑了一下,并伸手指了一个角落,我刚看过去就被一股阴风迷住了眼睛。
等我睁眼醒来才知道,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但我一看却又吓了一跳:之前被女鬼指过的地方,有一个黑色手掌大小的珠子,而地板是红色的,仿佛被血水泡了很久。我走下床,在地上还发现了一张照片,正是开学前我们寝室几个人在一起的合照,上面只有邵明研没有笑,并且脸色雪白双眼无瞳,这到底是怎么回喜?
我急忙叫醒黄伟和天晓,想一起研究一下这黑色珠子,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黑色珠子放在桌子上被我们研究半天,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邵明研会把这个拿过来。黄伟把盖子打开,忽然眼前一亮,急忙拿过他的“风水学”书,一边翻一边说: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经迸黄伟的一番讲解,原来这个东西不是阳间的,在阴间它的名字叫做“聚魂珠”,用法与黑匣子大体相同。每逢烧纸的时候,人们会给死去的亲人烧些电视、车等物品,这些纸糊的车也可以成为投胎用的器具,在阴阳路上会比人行快上很多,往往都会优先通过奈何桥。而聚魂珠便是车上不可少的设备之一。
我和天晓聚精会神地听着,到最后天晓忽然大笑起来,说: “别逗了,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鬼本身就是死人,就算投胎的路上出了车祸又不会太严重,还用什么聚魂珠做记录啊,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的确如此,但有一种却是特例,就是如果去投胎的车上不光都是死人,上面还坐着活人的话,那么要是出了车祸,这个活人的灵魂会出窍,而死人则会魂飞魄散。”黄伟说完这句话,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我仔细一想,顿时吃了一惊。
“你的意思是邵明研无意中搭上了去投胎的车,而这辆车恰巧又出了车祸,所以才导致了他的失踪?”我问。黄伟和天晓也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忽然觉得整件事情变得难办了,但我们又不能对邵明研见死不救。最后黄伟决定对邵明研进行招魂,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尝试,所以招魂只有三分钟的交流时间。
凌晨,黄伟准备好一切招魂工具,暂时把聚魂珠放在了一边,待三支香全部燃尽,寝室里忽然吹进一股阴风,邵明研寒气逼人地出现在了寝室里,我和天晓紧张得不知该问什么。还是黄伟最冷静,他问邵明研是怎么坐上鬼车的?邵明研叹了口气。
邵明研那天心情不错,不曾想半夜开车在山路上抛锚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只好在车里等天亮。结果刚合眼没多久,就被一个年轻男子叫醒了,男子说他的车挡住了路。邵明研回头一看,后面的车上还坐着一男一女,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邵明研说明情况,最后决定抬车,好在挡住的不是很多。等路通之后,邵叨研当下决定搭个顺风车,就上去了。上车之后车窗一摇,里面寒气逼人,等他在一抬头,发现那三个人的脑袋都转了180度,正流着血泪瞪着他。等他意识到上了鬼车后已经晚了,此时车已经缓缓开走了。
“你就不应该占那便宜!”天晓听后愤愤地说。
邵明研说: “其实那些鬼并不坏,要怪只能怪其他的鬼嫉妒它们有车,于是从中破坏便出了车祸。但因为车上有我,便导致了严重的后果,那两个男鬼好像当场就魂飞魄散了,只剩下个女鬼奄奄一息。”
我听后瞬间就明白了,想必昨晚出现的那个女鬼就是了,它是看到了邵明研的照片,就找到了寝室里。
最后邵明研让我们去它出车祸的地点,找到尸体并且搜集到它的魂魄,还有拯救它的可能。说到这里,邵明研的魂魄忽然变得透明起来,耳边响起阵阵阴森的哀嚎声。伴着寒风,一丝丝头发忽然飞舞在邵明研的身边,一颗满脸血污、五官扭曲的女鬼头出现在了它的肩膀处。我们吓得连连后退,天晓拉着黄伟的衣服问: “是、是到三分钟了吗?”
“我想不是……”黄伟的脸色变得煞白。只见那个女鬼鲜血淋漓,慢慢走出来,对我们冷笑一下,拿手点了点,然后转头张开了血盆大口,将邵明研的魂魄慢慢吸进了嘴里。消失前它还扯着嗓子在喊救命。
我们三个被吓得浑身冷汗,好在是有惊无险。
“完了,邵明研的魂儿都没了,我们还怎么救它啊?”
黄伟看了眼天晓,说他没有文化,我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想救邵明研还是有可能的。就在他们两个准备出门去邵明研出车祸的地点时,我忽然拉住了他们,示意先听听聚魂珠里面的记录。因为我一直对那个女鬼很奇怪,昨晚问了我们的名字似乎是要做什么,这次又用手点了点。
黄伟一边看书一边对聚魂珠进行操作,不一会儿便得到了一段录音,并将内容记在了纸上:
男一: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吗?
邵明研:不、不知道。
女:告诉你吧!前面不远可就是奈何桥了。
男二:快别跟他废话了,等到了那边好拉他一起投胎。
邵明研哭腔:别啊大哥大姐们,小弟跟你们无冤无仇的,拉上我做什么啊?
男一冷笑:真的无冤无仇吗?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知道。不过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除非你找别人来替你。
邵明研:好好,我有三个室友,分别叫天晓、白轩、黄伟,他们三个你们随便选,只要可以放过我。看我这里还有跟他们在一起的合照呢。
男二笑着:哈哈,真是卑鄙啊!
女:行了,你们没发现这车有点儿不对劲儿吗?
男一:糟了,车好像被别的小鬼动了手脚,刹车已经不好使了。大家都小心点儿,这车里面可还有个活人呢!
余下的录音中便是一阵嘈杂地尖叫声,伴随着“咣当”一声巨响,录音停止了。
听后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 “邵明研竟然在算计我们!”
“看来,它让我们去找它的尸体,是想让我们自投罗网。”黄伟也恨得咬牙切齿。
想必合照就是鬼手里的依据,刚才那手指点我们就是在算先朝谁下手。那我们岂不是都很危险?邵明研刚才说的话已经不可信了,说不定车祸并不严重,那几个鬼都没有魂飞魄散。黄伟说“主动出击”是最好的防守,跟鬼玩躲猫猫迟早会被他们找到,还不如铤而走险,去调查那几个鬼的来历,再查明到底与邵明研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就连我们都被牵连了进去。
我们不会傻到直接过去,而是在暗中进行。到了晚上,我们趴在草丛里,黄伟指了指斜前方,轻声说: “你们看那边是不是躺着一个人?”
听他一说,我仔细一看,越看越觉得那个人就是邵明研的肉身。此时除了风声四周安静极了,黄伟向我们使了一个眼色。按照先前的计划,天晓负责放风,我们则以最快的速度取回邵明研的肉身,相信在它身上一定会查到线索,最好再夺回它的魂魄,这样就不会再受那些鬼的威胁了。
天晓的观察力一向很强,他站在外围,我和黄伟确定肉身是邵明研后,急忙把他拾了起来,这一切都很顺畅。但就在这时,忽然觉得地面摇晃起来,仿佛地震一般,只听耳边传来天晓的大叫声。转头一看,不远处的地面竞出现了一处凸起,从里面钻出了一辆纸糊的车,可以清晰地看到车里面坐着两个男的。
“快走!”黄伟带头就跑。我的双脚却被从地底伸出来的一双鬼手抓得紧紧的,一用力连带着泥土拉出来了女鬼。此时车内的两个男鬼脑袋转了180度,对天晓诡异地笑了。等黄伟帮我摆脱掉女鬼,天晓已经被那两个另鬼拉进了纸车里,并迅速陷进了土地里。
“天晓!”
“先别管他了,回去再说。”
黄伟把我拉回寝室,一个人就出去了。失去天晓这件事,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等我睡醒一觉,昕到了一阵敲门声,想着可能是黄伟,结果开门一看大惊失色:邵明研正摇摇晃晃地站在血泊中,苍白的皮肤上面布满了褶皱。
“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好心好意帮你,没想到你竟然会出卖我们!”说着我便死死地关上了房门,邵明研却出现在了寝室的床上。
“你听我解释,录音上的话虽然是我说的,但我并没有恶意。那女鬼把聚魂珠拿给你看,为的就是让我们反目成仇。”邵明研冷冰冰地说道。
“好啊,”我跷着二郎腿坐下来, “那你说说看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邵明研说女鬼名叫小环,生前两人曾经是对情侣,那个时候还有个大一的学妹也在追他。那天是小环的生日,邵明研本想好好为她庆祝,却被学妹紧缠不放,正好被赶来的小环看到了。小环误会之后哭着跑开,结果在过马路的时候惨死在了车轮下,为此邵明研一直都在深深的愧疚中。而昨晚在车里的两个男鬼,都是小环在阴间结识的朋友。
我听后一声冷笑,然后立刻变了脸色: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现在的重点是天晓被鬼抓走了,就是因为你出卖了我们j”
“不对,天晓之所以会被带走,是因为小环曾是天晓的女朋友,后来认识了我……”邵明研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这才明白,原来当初是邵明研在天晓的手里抢走了小环。此时邵明研又忽然问道: “我记得你的生日是农历四月十四的吧?本想给你庆祝,没想到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轻声安慰它,现在已经夺回它的尸体了,只要联系到黄伟,就能让它回到肉体。我急忙打电话给黄伟,黄伟的电话却关机,事实上当初他走的时候就很莫名其妙。
“没事,我自己也再想想办法……”邵明研一脸的苦涩,慢慢消失不见了。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寝室里都只有我一个人,直到接到老师的电话,才知道在学校湖边发现了天晓。我急忙跑过去,只是奇怪,那些鬼怎么又突然把天晓放回来了?
天晓浑身湿淋淋酌,就像是刚从水里爬上来的一样,在医务室观察了半天就醒了过来。他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不冷不热,对于被鬼抓走一事只字不提。唯独在我向他说起邵明研和小环的事时,被我捕捉到了他眼底迅速闪过的慌乱。
晚上,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门声,顿时意识到是天晓出去了。可都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我一路跟在他后面,发现他往2号实验楼的方向去了,那个楼早就已经荒废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天晓鬼鬼祟祟地上了三楼,进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通过细小门缝,我只能看到天晓好像在和谁在说话,他对面是个长头发的黑影。我本想再多看一会儿,不曾想突然被人一脚踹到了门上。回头一看地面上只留下了一摊血迹,而天晓已经发现我了。
我苦笑着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恨不得要吃了我一样。我微微动了下身体,原来在他前面的长发黑影只是一个形象逼真的纸人。而这个屋子里面,到处都是纸人。
“你跟踪我?”
我皱了皱眉,实话实说,后面补上了一句: “我也是担心你。”
天晓径直走了出去,并对我进行了警告。我一脸不可思议,他对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态度。这夜深人静的,他又为什么会来这里找纸人说话?
看天晓已经走远,我才回到走廊,咳嗽三声之后见到了邵明研。
“你刚才干什么把我踹进去啊?”我厉声问。
“只是好奇天晓在里面说什么呢,一冲动就……”
我把邵明研甩在后面,想再去找天晓问问,这时他忽然跑过来说: “我已经找到怎么让我回到肉身的方法了,刚才刚要告诉你,就看到你在追天晓。”
我停下想了想,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邵明研问我是谁,我举起来给他看,只见上面的发信人是夭晓,他说自己没事,等晚点儿再告诉我真相。
我改变了路线,决定先让邵明研回到肉身,总这样下去它很快就会魂飞魄散。邵明研说的方法需要我来帮忙,让我选择两种方式:一种是让它先进我的体内,因为魂魄长时间游离在外已经失去了阳气,等在我身上吸牧一点儿阳气后,才能回到它的肉身;第二种是让我和它的肉身泡在同一个浴盆里,通过水的热量再加上我的阳气,这样一来邵明研进入肉身也更容易些。听完之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种,说实话,现在我还不完全信任邵明研,如果计划失败,它直接占据了我的肉身怎么办?
等我跟邵明研把它的肉身从仓库弄回寝室,它就给浴缸放好了热水,我跟它的肉身坐在浴缸里。只见水面忽然好像变成了红色,邵明研在一边念着咒语,我竟慢慢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我醒来的时候全身没有一点儿力气,发觉自己正飘在半空中。而邵明研已经顺利地进入了它的肉身,可我的魂魄竞脱离了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明研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水面,只听“咕嘟”几声,那让人恶心的女鬼从浴缸里冒出了头来,对我冷冷一笑,张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上了我的肉身。女鬼的舌头就像是长满了刺一样,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身变得鲜血淋漓。
邵明研开口说: “你别怪我,我也是被它威胁的,如果不听它的话,那两个男鬼也不会放过我。其实当时出车祸死的人并不是小环,而是喜欢我的学妹——这个女鬼便是。它死后怨气极大,导致不能安心投胎,于是便想联合那两个男鬼对我进行报复。”
“所以你想让我们替你去死?聚魂珠的录音果然是对的。”
邵明研低头小声嘟嚷,他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其实我已经知道死的人不是小环了。”
邵明研吃惊地抬起头,只见浴缸里顿时燃起火来,将里面的女鬼烧得惨叫,很快就化为灰烬了。
“怎么回事?”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在我进浴缸的时候,偷偷在里面贴上了驱鬼符,符咒遇鬼就会燃烧。”我看了一眼自己安然无恙的肉身。
我也才知道真相没多久,其实天晓给我发来的是一条彩信,我给邵明研看的话只是顺便配上的文字。天晓把真正要说的话,都写在了下面的图片上。天晓被鬼抓击后就被黄伟救了下来,但在与鬼纠缠的时候,黄伟受了重伤,于是只能由天晓单独行动。天晓一直爱着小环,当他回来听我说完那些话后,就猜到都是那个学妹搞的鬼,因为小环根本就没有死。于是他迅速把小环藏进了2号实验楼的密室中,就是害怕那个学妹会伤害到小环。
那晚天晓出去,实际上是去找小环,可没想到被邵明研撞见了。
此时天晓和小环开门走了进来,天晓开口对邵明研说: “你被鬼威胁的时候,完全可以求助我们,可你却没有这么做,反而答应它们用我们的命来代替你。你根本就不配做我们的室友,更不配和小环在一起!”
邵明研脸色通红,不敢抬头。我走过去说: “你太过自私,又不信任我们,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校园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