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逃出4号寝室楼

逃出4号寝室楼

爱上灵异网 2021-07-11 10:28:53 204
初入寝室
潘登跟着学生会主席刘瑞快步走进寝室楼。这是他入学的第一天,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加上刚才报到时发生的一些事,他的小腿一直在颤抖。
潘登是从农村来的孩子,家里倾尽所有才凑够学费。潘登手里攥着贫困证明的单子,看着来往的学生,心里很苦涩。
“你要住什么样的寝室,两人间、四人间还是六人间的?”办理入寝手续的学姐温柔地问他。
“我……”潘登暗暗计算着手里剩下的钱。
“是贫困生吧?”这时一个男生微笑着走过来,他就是学生会主席刘瑞,“如果为难,就住4号寝室吧。那栋寝室楼免费,但最好还是别住。”还没等刘瑞回答,学姐抢先说道。
潘登立刻皱起了眉头。
“你该不会也相信鬼神之说吧?”刘瑞真诚地看着潘登,“我也是贫困生,从大一开始就一直住在4号寝室楼。现在我已经大四了,都住了三年,也没被恶鬼缠身。”
潘登点了点头,他打算先住一年,等勤工俭学赚到钱,再换寝室也不迟。
潘登很快跟着刘瑞来到4号寝室楼。这里看起来和其他寝室楼并没有什么区别,寝室一共有六层,1、2、3层是男生寝室,4、5、6层是女生寝室。潘登走进寝室楼,并没有想象中的阴气袭人,楼道里也很干净,阳光洒进来很温馨,潘登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潘登住进了316寝室,刘瑞帮他把行李搬进去,然后严肃地盯着他说:“这栋寝室楼有闹鬼的传闻,虽然我坚信没有鬼,但既然住进了这栋寝室楼,就一定要遵守寝室楼的室规。负责发生什么事情,学校一概不负责。”
“室规?”之间寝室门上有一个很大的告示牌,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条室规,告示牌似乎已经贴了很多年,有些地方已经腐烂了。
“只要不违反室规,一定能平安地度过四年大学时光。”刘瑞笑了笑说,“我去接其他新生了,你仔细看看室规吧,想活命就千万不要违反室规!”
室规第一条
随着新生陆续来学校报到,316寝室最后住进了4个学生,其中孙岩和郑新宇、潘登一样是贫困生,听说有免费的寝室,就毫不犹豫地住了进来。而那个叫陈金鹏的男生家境很好,却也住了进来。潘登问他原因,他说大学太无聊了,他想找点儿刺激。
刚开始的几天里,潘登晚上睡觉都不敢合眼,生怕恶鬼趁虚而入吧他吃了。但住了两月,居然什么都没发生,大家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这天晚上,潘登睡得正香,一阵奇怪的铃声突然在寝室里响起。寝室里怎么会有手机?潘登猛地惊醒,之见寝室的一个角落里泛着微光。居然是孙岩,他竟然把手机带回了寝室!
“孙岩,你违反了室规了。”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陈金鹏也被铃声吵醒了。
“对不起,我……”孙岩吞吞吐吐地说。原来孙岩打工的时候,认识了隔壁大学的女生,两个人每天早上相约一起去打工,孙岩攒钱买了一部二手手机,方便两人联系。之前每天回寝室钱,他都把手机锁进图书馆的储物柜里,可今天不知为何,他竟然神使鬼差地把手机带回了寝室。
“我明明记得把手机锁在了柜子里,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们都住了这么久……”孙岩没有继续说下去,潘登脑海里却回响着学生会主席的话—想活命就千万不要违反室规!
“大家都睡吧,明天早上还有课。”郑新宇说道,陈金鹏和潘登也不好再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孙岩一早就去上课了。晚上回来时,大家还是有说有笑。可到了午夜,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孙岩,都说了不要把手机带回来……”郑新宇埋怨着。
可铃声并没有停止,那熟悉的铃声依然响着。潘登抬起头,发现孙岩不见了。
郑新宇下了床,在孙岩的被窝里摸索着:“看我不把你的手机扔出去。”可他摸索了半天,忽然停止了动作,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
“怎么了?”潘登问。
郑新宇回过头,惊恐地看着潘登和陈金鹏。他们也跳下床摸索起来,三个人顿时愣在那里。孙岩的床上根本没有手机,可这铃声从何而来呢?
铃声忽然消失了,寝室里恢复了安静。
翌日,三个人正打算去上课,寝室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一群校务处的人,他们开始收拾孙岩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潘登一头雾水。
这时,学生会主席刘瑞脸色阴沉地走进来:“孙岩死了,昨晚他跳楼自杀了。”
防不胜防
孙岩的死让4号寝室楼的新生第一次见识到了室规的可怕。校务处给4号寝室楼的学生召开了一次会议,主要强调千万不要违反室规。
这天晚自习结束后,潘登正准备回寝室,一个女生忽然叫住了他。
“你就是潘登吧,我是孙岩的朋友。”女生有些胆怯地说,原来她就是和孙岩一起打工的那个女生。女生名叫韩卓,长得不算出众,但五官很清秀。潘登安慰了她几句,韩卓一直没说话,只塞给了潘登一部手机,“我听说了一些传闻,但我还是希望你看看这个。”
潘登仔细一看,这就是之前孙岩用的手机。他打开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生。他打开了通讯录,里面全是乱码,他又打开收件箱,里面的短信全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每一条短信都写着:去死去死去死!
之后的几天,4号寝室楼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郑新宇每晚熄灯的时候才回到寝室,回到寝室倒头就睡。
这天夜里,潘登尿急,起床去洗手间。他一出寝室门,就看见郑新宇蹲在走廊里。他暗暗有些吃惊:“哥们儿,没事吧?”
“没事。”郑新宇掏出一盒烟正要点上一支,潘登一把夺过来:“在寝室楼里抽烟违反室规,你忘了吗?”
郑新宇抬起头,眼睛里全是仇恨和愤怒:“为什么我们要住在这种烂寝室,遵守什么室规,就因为我们穷吗?我每天累死累活地打工,就是为了下学期搬出这该死的寝室楼。”郑新宇站起来,狠狠地推了潘登一下,“把烟还给我!”
潘登死死攥着那盒烟,郑新宇一拳挥过来,潘登的身体撞上了墙壁。他顿时眼冒金星,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他正躺在寝室的床上,头疼得厉害。
“你没事了?”陈金鹏平静地说。
“没事了,郑新宇呢?”
“他死了。”陈金鹏平静地说。
“怎么可能?”潘登惊叫起来,“他的烟……”
潘登手里还攥着那半盒烟,郑新宇没有违反室规,怎么会死呢?忽然他身子一阵发凉,室规第三条:禁止在寝室楼内打架斗殴。
禁止半夜不归宿
参加完郑新宇的葬礼,潘登在寝室楼下看到了忧心忡忡的刘瑞。一身黑色西服飞刘瑞显得更加帅气,但难掩脸上的悲伤。
“我早就跟他们说过,千万不要违反室规,可他们就是不听。”
“其实这也不能怪你,都是他们自己的原因。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栋寝室楼为什么会闹鬼?”
刘瑞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向潘登讲述起4号寝室楼的故事:
4号寝室楼原来是男生寝室。有一天,寝室楼突然着火了,等消防车赶来时,火势已经蔓延开。好在起火那天,寝室里的人并不多,只是起火的那个寝室仅有一个人逃了出来,剩下的都在那场火灾中丧生了。
一周后,当所有人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怪事发生了。4号寝室楼居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火灾。当时校长很担心,请了好几个大师来做法,可4号寝室楼依然害死原来的样子。因为火灾搬出去的同学又陆续搬了回来,这时离奇的事情又发生了:经常有人会不明不白地死去,而曾经起火的寝室所在的楼层更是经常闹鬼。当时4号寝室楼住了几千名学生,学校一时间也很难安置这些学生。后来学校请来一位得道高人,那位高人为4号寝室楼制订了很严格的室规,学生们只要遵守室规,就会安然无恙。最后,4号寝室楼的学生终于度过了艰难的一学期,第二学期都搬到了新盖好的寝室楼。
学校一度想拆掉4号寝室楼,可不知为什么,每次白天拆掉,晚上又恢复了原样,学校只好把4号寝室楼封闭起来。这几年随着学校的扩招,寝室楼又不够住了。新上任的校长不信邪,将4号寝室楼提供给贫困生,这才有了现在的4号寝室楼。
“总之,千万不要违反室规!”刘瑞严肃地说。
潘登告别刘瑞回到寝室,可他刚走到3楼的楼梯口,就听到响亮的音乐声。他推开门,发现桌子上赫然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而陈金鹏正躺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电影。
“你疯了吗,你违反了多少条室规?”潘登急的叫起来。
可陈金鹏只是冷笑道:“我又不怕死,雪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雪?”潘登一肚子疑问。
“她本来是我的家教,也是住在这栋寝室楼里的贫困生。她每周帮我辅导两次,因为她我才第一次想要学习。而我们说好了,只要我考上大学,她就做我的女朋友。结果去年冬天,给我上完课已经10点了,那天下着暴雪,我陪她在大街上打车,可是怎么也打不到。我让她在我家住一晚,反正我家空房间多,但她当时很惊恐,说无论如何也要回去,因为室规上说不能夜不归宿。就这样,我陪她在街上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她送上出租车。回去之后,她就消失了,一周后,我听说她死了。然后我就发誓,一定要考进这所学校,解开她的死因。”陈金鹏站起来仰天大笑,“你们有本事就冲我来,让我知道你们的厉害。”
陈金鹏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他的电脑突然爆炸了。潘登赶紧卧倒在地,等他爬起来时,发现陈金鹏倒在地上,身上都是血,他赶紧下楼找人帮忙。几分钟后,救护车把陈金鹏拉走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死,只是受了伤,神志还没完全清醒。
单恋排除在外
死了俩个室友,还有一个躺在医院里,316寝室只剩下潘登。学校同意潘登搬出4号寝室楼,给他在其他寝室楼安排一个房间。
刘瑞帮潘登收拾好东西,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让潘登觉得自己不是搬出了寝室,而是刑满释放了。
潘登的新寝室在4号寝室楼隔壁的5号寝室楼。因为他是学期中间搬过去的,所以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晚上他透过窗户,朝对面的4号寝室楼看去,那里似乎散发着一股阴气。
5号寝室楼和4号寝室楼截然不同,熄灯后,楼道里还很嘈杂。
圣诞节时,潘登打工回来刚进寝室,就被楼下看门的瘸腿男拦住了:“从4号寝室楼搬过来的小子,有你的包裹。”
怎么会有人给我寄包裹?潘登感觉很奇怪。他回到寝室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部手机,居然和当初孙岩用的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这部手机是全新的。
潘登不由自主地看向对面的4号寝室楼,虽然是圣诞节,但4号寝室楼依然死气沉沉。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潘登吓了一跳,只见上面是一条来自韩卓的短信:圣诞快乐!
潘登把电话拨过去,韩卓平淡的声音传来:“圣诞快乐,我们出去喝一杯吧?”
潘登有些意外,但还是赴约了。学校旁边的小餐馆里,韩卓和潘登开始都很拘谨,可两杯啤酒下肚,两人的话匣子渐渐打开。怪不得孙岩宁可违反室规也要和韩卓通电话,原来和韩卓聊天真的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圣诞节过后,潘登和韩卓渐渐熟识了,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免提起孙岩。周末潘登和韩卓约会结束后,回寝室时已经快午夜了。寝室楼门早就锁了,潘登只好叫守夜的瘸腿男开门。
瘸腿男很不高兴,一边开门,一边嘟囔:“回来这么晚,又跟女生谈恋爱去了吧?我就知道,没人会遵守去写的室规。”
“室规?”潘登大吃一惊,“难道4号寝室的室规是你写的?”
“很意外吗?”瘸腿男笑了笑。
“可是我听说写室规的是一位得道高人。”
瘸腿男摆摆手:“那不过是学校的说辞罢了。只有我了解4号寝室楼,才能写出能在那栋寝室楼生存下来的室规,因为我就是从那场火灾里逃出来的人。”
潘登听的目瞪口呆,他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出来:“能给我讲讲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看在你和我一样,也是从4号寝室楼出来的人,我就给你讲讲。”瘸腿男的表情变得很痛苦,似乎很久没有回忆那段往事了。
失火真相
“当年4号寝室楼失火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放火。换句话说,这其实是一场谋杀。当然,现在没人会相信我的话,当年学校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这件事压下来,还给我这个废人安排了这种工作,薪水却和教授一样多,就是想买通我,让我闭嘴。”瘸腿男惨笑一声,“那时我和你一样是大一新生,和我同一个寝室的还有三个男生,名字就不告诉你了,提死人的名字不好。其中一个男生是个穷小子,家是偏远农村的,但那小子还真行,学习成绩没得说,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老师特别欣赏他。可是其他同学都不那么看,都觉得他穿衣没品位,连电脑都不会用,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很多人都看不起他。可也许就是傻人有傻福,这穷小子和校花好上了。
”校花很漂亮,家境和穷小子差不多。两个人一起打工一起学习,看起来很幸福。穷小子甚至奢侈地买了一部手机,每天晚上跟校花煲电话粥。后来有一天晚上,寝室熄灯后,大家夜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穷小子和校花身上。当时穷小子不在寝室,寝室另外两个男生就不怀好意地说,没准校花和大款跑了,就把穷小子扔下了。没想到这时穷小子进来了,一顿反驳,说他和校花关系很好,肯定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结果寝室另一个人就说,那咱们就试试,看看你女朋友会不会见钱眼开。
“然后他们就联合隔壁寝室的一个高富帅,让他假装去追校花,看校花会不会变心。结果没想到,那个高富帅只用了两天就把校花拿下了。方法很简单,第一天开着奥迪去接校花,第二天开着宝马去接校花,两天就把校花搞昏了。
”原本只是试探,却假戏真做了,那天在寝室里,穷小子把高富帅叫来,两个人理论起来,最后打了起来。穷小子突然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刀,把高富帅捅死了,当时我们都傻了,其中一个人想跑,却被穷小子拽回来也砍死了。穷小子以前在家里干农活,力气大得很。寝室里的人一个个倒在我脚下,最后穷小子转向我。那是他已经浑身是血,但他没有杀我,让我赶紧滚。我吓得魂飞魄散,就从窗户跳了出来。几分钟后,寝室就着火了。“
”之后呢,听说寝室里就又恢复了原样?“潘登更加好奇了。
”对,没几天,寝室楼就恢复了原样,当时我都快吓死了。虽然火势不大,但整个三层楼都烧得面目全非,而且4、5层也被浓烟熏得黝黑。可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似的,学生们都搬回了寝室里。接下来,噩梦就开始了。4号寝室里开始闹鬼,也不能说闹鬼,因为没人看见鬼魂或幽灵,只是总有人意外身亡。那时我就知道,他一直在寝室楼里。“
”谁?“潘登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穷小子就在4号寝室楼里。于是通过对穷小子的了解,我制订了室规。只要不违反室规,4号寝室楼还是相当安全的。“瘸腿男耸了耸肩,”他的能力只限于4号寝室,离开那栋楼,他什么也干不了。“
意外惊喜
潘登寒假没有回家,继续留在学校打工。2月14号是情人节,潘登在礼品店打了无数份包装。晚上打工结束后,他急忙离开,表情却很兴奋,因为他口袋里有一份礼物,他要送给韩卓。
和韩卓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生。韩卓虽然贫穷,也不漂亮,但她的质朴和体贴还是深深地吸引了潘登,他迫不及待地想把礼物送给韩卓,向她表白。
潘登给韩卓打了一个电话,约定在她寝室楼下见面。他骑自行车赶过去,韩卓已经在那里等他了。同学们都回家过年了,校园里似乎只有他们俩。
一见到韩卓,潘登就把礼物交到她手里,里面是一枚小小的银戒。韩卓打开包装,她的表情凝固了。潘登没想到韩卓会有这种表情,他赶紧想韩卓表白,说爱慕她很久了。
韩卓微微一笑,说她也有礼物要给潘登。潘登很惊讶:”什么礼物啊?“
”这是一个秘密,就在寝室楼里。不过你不许偷看,我要把你的眼睛蒙起来。“韩卓俏皮地说,然后解下围巾给潘登蒙上了。
她拉着潘登的手,两个人走进了寝室楼。
潘登跌跌撞撞地上了几个台阶,韩卓突然停下来。
”已经到了吗?“潘登问。
可是韩卓没有回答。借着,潘登就感觉到一双冰冷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嘴,这是他的初吻,他生硬地回答者韩卓。就在这时,蒙在他眼睛上的围巾掉了下来,潘登依然闭着双眼吻着韩卓。可是韩卓忽然推开他,笑了起来,那笑声很刺耳,响彻整栋楼。
”怎么了?“潘登刚要问,可他脊背一凉,他忽然发现自己不在5号寝室楼,而在4号寝室楼里,韩卓居然把他领进了4号寝室楼!
”你这是要干什么?“潘登急得大吼,韩卓却没有被吓住。她死死地盯着潘登,眼睛里全是愤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你为了搬出这栋寝室楼,杀死了你的室友,还杀死了我喜欢的孙岩。“
”你说什么呢?孙岩不是我杀的,是他违反了室规。“
”就是你杀的。孙岩从来不把手机带回寝室,那天他和我说在图书馆遇见了你,然后就出事了。一定是你为了陷害他,把手机放进他书包里的。“韩卓突然变得竭斯底里,她狞笑着说:”寝室楼第五条—禁止谈恋爱。潘登,现在你也违反了室规。你说违反室规就会死,如果你没死,那就说明根本没有室规诅咒,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如果你因为违反室规死去了,就说明你罪有应得。“
”他没有违反室规。“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潘登回头一看,居然是学生会主席刘瑞。
”你说什么?“韩卓有些茫然地问,”你又是什么人?“
”因为室规禁止谈恋爱,恋爱史两个人的事情,可是你根本不爱潘登。你对潘登的爱都是虚假的,所以潘登其实只是在单恋,室规上没说不准单恋。“
”你这是再玩文字游戏。“韩卓恼怒地看着潘登和刘瑞,她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硫酸,”你们都该死!“
韩卓扑过来,刘瑞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是你该死,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不知什么时候,刘瑞手里多了一把刀,他对准韩卓,一刀一刀地捅了下去。
”刘瑞。“潘登想阻止刘瑞,却被他一推,从楼上跌了下去。
呼之欲出
潘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床边站了一群前来安慰的同学。
他缓缓地坐起来,头疼的厉害:”韩卓呢?“
几个同学面面相觑:”哪个韩卓?“
”就是隔壁学校的,总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生。“
”我对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听说隔壁学校一个女生昨晚心脏病突发,好像就叫这个名字。“说话的女生潘登认了出来,就是第一天报到时认识的学姐。
”怎么可能?她是被刘瑞杀死的!“潘登愤恨地说。
”刘瑞?“同学们还是一头雾水。
”就是学生会主席。“
”咱们学生会主席根本不叫刘瑞啊?“大家更奇怪了,都觉得潘登疯了。
”刘瑞就是第一天迎新时送我去寝室的那个学长。“潘登求助地看向旁边的学姐,学姐更疑惑了:”那天你是自己来的,又是自己去的寝室,根本没有人送你。“
潘登呆住了,他被恐惧扼住了。他艰难地爬起来跑回寝室楼,一把抓住瘸腿男:”那个穷小子叫什么名字?“
瘸腿男愣住了,完全不知所措。
”他是不是叫刘瑞?“潘登大吼。
瘸腿男浑身颤抖起来:”你怎么知道?“
潘登翻出孙岩的手机,这手机不是别人的,就是当年刘瑞的二手手机,而那上面的照片就是他的校花女友。
他忽然又想起当初瘸腿男的话:”他的能力只限于4号寝室楼,离开那栋楼,他什么也干不了。“
又一年开学了
新学期开始了,大一新生殷小波提着行李走进学校,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农村。
”你要住什么样的寝室,两人间、四人间还是六人间的?“办理入寝手续的学姐温柔地问。
”可以先办理手续,后缴纳住宿费吗?“殷小波不好意思地问。
”是贫困生吧?“这时候一个男生微笑着走过来,”如果为难,就住4号寝室楼吧。那栋寝室楼免住宿费专门为贫困生解决住宿问题。我可以领你去,我在4号寝室楼已经住了4年,我叫刘瑞,是学生会主席。“

校园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