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骨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1:04:56 880
1
所有的窗帘都拉拢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也各自点上了一根蜡烛,烛火摇曳,将围坐在书桌旁的那四个女孩的影子,拉得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四个女孩都伸出了一只胳膊,四只手重叠在一起,在手的下方,铺着一张纸。纸的中央画着一幅乾坤图,乾坤图下则是两个红字:“是”与“否”。在这张纸的边缘,写着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这些篆体小字乃是百家姓。
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她们正在玩笔仙。不过,如果再看仔细一点,就可以看到四个女孩交叉握着的,并不是笔,而是骨头——黑色的骨头,细长,扁平,闪烁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光泽。
当黑色骨头开始在纸上缓慢游移,发出沙沙响声的时候,坐在正东的女孩眼中一片迷茫,轻声问道:“是你吗?雪儿,你回来了吗?”
沙沙的声响在继续,黑色的骨头游移到了乾坤图下的“是”。
围坐在桌边的四个女孩,脸色顿时变得凝重。坐在正北的女孩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黑色骨头沙沙地游移到了百家姓,在“李”字停留了片刻,又来到“黄”字,接着是“赵”,最后来到了“吴”。
“是你,雪儿,真是你回来了!”正北的女孩露出欣喜的神情,她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告诉我们,是谁逼死了你?别再让我们背黑锅!我再也不想被人指指戳戳了!”
可在这时,黑色骨头开始旋转,不停在纸上旋转,坚硬的骨头戳破纸片,发出吱吱的刺耳声响,就像汤匙使劲划过搪瓷碗一般,尖锐得让人头皮发麻。
黑骨
四个女孩吓得脸色苍白,坐在正西的女孩开始求饶:“雪儿,如果你什么也不想说,那你就别说了……”可坐在正北的女孩却叫道:“雪儿难道你想害我们吗?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是被我们逼死的!”
“啪嗒”一声,刺耳的吱吱声戛然而止。黑色的骨头竟然碎裂成两截,四个女孩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天哪,请鬼容易送鬼难!黑骨断了,雪儿想留在我们身边,她不肯走了!”赵雅兰恐惧地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女孩们同时哭泣,幽幽凄凄的哭泣声汇合在一起,钻出窗缝,袅袅地漂在夜空中。
几只栖息在林梢的鸟蓦地飞向黑暗夜空,不住发出阵阵哀鸣。
2
雪儿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她用白色绸缎绕过悬在天花板的吊扇扇叶,打了个死结,然后将脑袋伸入绳结中,踢翻了脚下的圆凳。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自杀,就连与她住在同间寝室的李馨、黄舒洁、赵雅兰和吴薇也不知道。但学校里很多人却认为,也许雪儿是因为遭遇了校园暴力,无法逃脱而选择了轻生。至于欺凌雪儿的人,多半便是她那四位看似温柔的室友。
校园有传言,www.issns.com据说一间寝室里如果有人自杀,同寝室的室友会因为心灵受到冲击而无法平静心绪参加考试,所以学校会酌情取消考试,直接让她们免试过关。而事实上,李馨、黄舒洁、赵雅兰和吴薇都不是那种喜欢读书的学生,终日耽溺于玩乐之中,要想通过考试本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校园里出现这样的流言也是情有可原。
可只有她们自己清楚,虽然她们平时与雪儿的关系并不好,但却从未对这个每天晚上都待在自习室里读书的女孩做过排挤的事。李馨的家境比较好,每次从家里带来了好吃的,总不忘与雪儿分享。黄舒洁长得漂亮,有不少帅哥资源,也曾主动提出要给雪儿介绍男友。赵雅兰爱打扮,几乎每周都会买新衣,有穿腻了的衣服还会送给雪儿。吴薇倒是和雪儿走得比较远,她才转到这间寝室没多长时间,但她肯定不会莫名其妙给雪儿脸色看。
所以这次雪儿的自杀事件,以及之后校园里传出的流言,顿时令四个女孩手足无措。在寝室里叽叽喳喳讨论了几个晚上之后,阅历较多的李馨提出了一个办法——请笔仙,最好是请出雪儿的鬼魂,让她自己说出是被谁逼死的。只有这样,才能洗清背在她们身上的沉重包袱。
可当李馨提出请笔仙的想法后,黄舒洁期期艾艾地说:“谁能保证请笔仙的时候,就会请来雪儿的鬼魂?如果请来了其他鬼魂,又怎么可能知道雪儿自杀的原因?”
而李馨却若有所思地说道:“听说,如果用死者的遗骸来当做请笔仙时的媒介,也就是手中同时握着的那支笔,就可以请来死者的鬼魂。”
遗骸,也就是死者的骨头。李馨还说,这是她从一本古书里看来的请鬼秘法,据秘法里的说法,寻来死者的遗骨之后,还要用墨水将遗骨染成乌黑的颜色,才能请来遗骨主人的灵魂。
说来也巧,雪儿自杀后,大概她的父母不愿睹物思人,竟没亲自来学校领走雪儿火化后的骨灰,而是让校方把骨灰盒快递回家里去。但无论哪家快递公司,都不愿接受一只黑漆漆的骨灰盒。听说这个消息后,李馨主动出面告诉校领导,她愿意走一趟雪儿的老家,把骨灰盒送到雪儿的父母手中。当然,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打开骨灰盒,寻找一根遗骨,涂黑后请来雪儿的鬼魂。
现在,骨灰盒就摆在寝室的一张空床上,李馨亲自从骨灰盒中取出一截扁平细长的骨头,用墨水染成乌黑。可谁都没想到,就在四个女孩请笔仙的时候,那截黑色的骨头竟然断裂了。
3
李馨手中捏着这根断裂的黑色骨头反复看了几遍之后,喃喃说道:“咦,好奇怪……”
“怎么了?”吴薇诧异地问道。而另两个女生则早就吓得躲到其他寝室去挤床了。
“这骨头,怎么里面是黑的?难道是墨水浸进了骨头里面?”李馨的声音略微有点恐惧。
吴薇从李馨手里接过了这根骨头,仔细看了看,确实很奇怪,从截面来看,在最外面是一层黑色墨水,可在这里面,有一圈白色,再里面,则又变成了黑色。
那圈白色的痕迹,应该就是遗骨原本的颜色。如果说骨头里面的黑色,是涂在外面的墨水浸进去了,那么为什么遗骨表面还会保留一层白色呢?
吴薇想了想,说道:“难道,雪儿的骨头,本来就是黑色的?”
“这怎么可能?黑色墨水下面,还有一层白色呀?”
“难道,那层白色也是颜料涂的?”吴薇作出了最大胆的猜测。可这个猜测,却令她感觉毛骨悚然。
吴薇以前看过一本名为《洗冤录》的书,在那本书里,记录了许多古代法医学案例。其中就有篇幅提到了发黑的骨头——如果有人因为误服砒霜而死,骨头就会变成漆黑的颜色,即使历经多年,埋在地底变为骸骨,骨头也依然会保持黑色。
难道雪儿是被砒霜毒死的?而凶手毒死她后,又把她吊在了天花板的吊扇上,伪造成自杀现场?为了掩人耳目,还在骨灰上涂了一层白色颜料?
这也太恐怖了吧?(爱上灵异:http://www.issns.com/转载请保留!)
李馨的胆子很大,她立刻再次打开了骨灰盒,从里面选出几根白色骸骨,用手指使劲搓了搓。骨灰在寝室里飞扬着,遗骨很快就变了色,原本包裹在外面的一层白色骨粉被搓了下来,只剩黑漆漆的骨头。
正如吴薇猜测的那样,雪儿的骨头是黑的,但在黑色的骨头外,却涂上了一层白色的颜料。
“李馨,你是直接从谁手里拿到了这只骨灰盒?”吴薇问道。谁最后接触到了骨灰盒,谁就最有可能在骸骨上涂抹了这层白色颜料。
李馨喃喃答道:“学校里的流言那么可怕,我也担心校领导会对我们四个人有看法,所以请陈嘉帮我去校领导那儿拿骨灰盒的……”
陈嘉,是她们班上的班长,品学兼优,几乎每学期都能拿一等奖学金,是校领导眼中的红人。难道是他在雪儿的骸骨上,涂了一层白色的颜料?对了,记得大一开学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陈嘉曾经说过,他家里是开中药铺的,听说砒霜虽然剧毒,但也可以入药,他从家里的中药铺里偷出一点砒霜来,应该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吧?
雪儿和陈嘉之间有什么冤仇吗?雪儿貌不出众,而陈嘉身边则围绕着不少女孩。但陈嘉也不是花心的男孩,吴薇听说就连黄舒洁和赵雅兰也对陈嘉有意,还主动写过情书,却被他拒绝了。雪儿为什么会与陈嘉产生纠葛?陈嘉又为什么会毒死雪儿呢?
吴薇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犹犹豫豫地问:“我们要报警吗?”
“不能报警!”李馨大叫道,“我们没有证据证明白色颜料是陈嘉涂的!万一他反咬一口说是我涂的呢?毕竟除了他之外,我也接触过骨灰盒啊!”
她说得也很有道理,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别忘了,黑色的骨头在请笔仙的时候断裂了,用李馨的话来说,请鬼容易送鬼难,说不定雪儿的鬼魂一直就待在她们身边。如果不解决掉这件事,只怕会惹来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李馨沉吟片刻后,说道:“吴薇,你能陪我一起去雪儿的老家吗?如果不能报警,我希望能向她的家人暗示一下……或者,等她安葬了,我们在她坟前烧柱香,也许能让她的鬼魂离开我们……”
吴薇没有办法拒绝李馨的请求。
4
周末,吴薇跟着李馨一起登上了开往雪儿家乡的长途汽车。她俩各自拎了一只旅行箱,在李馨的旅行箱里,装着雪儿的骨灰盒,而在吴薇的旅行箱里,则装着雪儿的遗物。
其实雪儿的遗物并不多,除了衣物之外,就只有一口小木箱了。这口小木箱,平时都放在雪儿的床上,她一直当做宝贝一般,箱子外挂着一口明晃晃的大锁,从不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室友们看。吴薇她们都不知道在这口箱子里,究竟装着什么东西。
雪儿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当吴薇和李馨来到这个小镇,按地址寻到雪儿的家,才惊异地发现,原来雪儿家竟是开中医铺的。
端坐在中医铺中,正为镇里居民把脉开药的,便是雪儿的父亲,一位身穿中式绸衫的中年人。而在柜台后,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正提着小秤忙着为病人抓药配药,这女人想必便是雪儿的母亲吧。
因为提前打过电话,所以当吴薇和李馨走入中医铺后,雪儿的父亲立刻便知道了她们的来意,赶紧为她们拎来板凳,倒来开水。而柜台后的丰满女人,鼻孔里则嗤出一口气,嘀咕道:“把骨灰盒带到店铺里来,真是晦气!当家的,带她们去后院!”
雪儿的父亲,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但旋即便听话地站了起来,对吴薇和李馨说道:“你们跟我去后院吧……”
吴薇不满地盯了一眼柜台后的丰满女人,心想,自己女儿的骨灰盒送回了家里,居然是这种态度,她是不是雪儿的亲妈呀?
这时,通往后院的布帘忽然被人撩了起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走进了中医铺里。那男孩一看到柜台后的丰满女人,便叫道:“妈,给我二十块钱,我要去网吧玩游戏。”
雪儿的父亲抬起头,对那男孩说:“小火,家里有电脑,你为什么要去网吧玩游戏?”(爱上灵异:http://www.issns.com/转载请保留!)
那个叫小火的男孩立刻昂首答道:“在家里玩游戏,不刺激,在网吧里大伙儿一起玩,一起吼,那才好玩呢!”
柜台后的女人则怒骂道:“当家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孩子想去网吧,就让他去!别一天到晚待在家里看书,看成书呆子怎么办?难不成你也想让小火也和你那死鬼女儿一样,只要有一丁点儿想不通就自杀?”
雪儿父亲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而从那女人的话里,吴薇也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是雪儿的亲生母亲,应该是继母才对。
吴薇不太愿意再待在这个地方,于是与李馨交换了一个眼色,相互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大叔,我们把旅行箱里的东西留在这里,马上就走。等雪儿安葬后,拜托通知我们一下,到时候我们再来坟前上香。”
听了吴薇的话,那个叫小火的男孩似乎产生了兴趣,眼睛滴溜溜地围着吴薇她们拖着的两口旅行箱打转,还转过头问他妈妈:“妈,这两个人是来送礼的吗?”
他妈妈立刻叫了起来:“晦气,真晦气!这是你那死鬼姐姐的骨灰和遗物!”
小火吐了吐舌头,却不以为然地说道:“遗物啊,姐姐会有什么遗物呢?她那口以前从来不准我看的小木箱,不知道有没有送回来。”他一溜烟就跑到吴薇面前,夺过了吴薇手中拎着的旅行箱,然后“刷”的一声拉开了拉链。
旅行箱里的小木箱,立刻出现在了众人手中。
“唉——”吴薇本想说一声,这是雪儿的遗物,应该交到她父亲手中。可小火已经抱出了小木箱,转过身朝后院跑了进去。而柜台后的丰满女人则没好气地叫道:“你唉什么唉?反正这个小木箱是送回这儿的,迟早也得归小火!”
吴薇简直无语了,她偏过头,看了一眼李馨。李馨却忽然转身对雪儿的父亲问道:“大叔,请问你们的中医铺里有没有砒霜卖呀?我家里闹老鼠,想拿蜜糖拌点砒霜,把老鼠毒死。”
雪儿的父亲顿时脸色大变,仿佛见了鬼一般,厉声答道:“小孩子可别玩砒霜!要杀老鼠,买只猫就是了,千万别碰毒药!”
吴薇不知道李馨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她又侧过脸,望向柜台后的丰满女人,只见那女人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5
在中医铺后院,把骨灰盒交给雪儿的父亲后,吴薇和李馨便告辞离开了这儿,去小镇外的马路等长途车。当她们刚走到路边的车站,便看到了一个寂寞的身影正立在站台边,似乎正在等待着她们。
那个人,竟是她们的班长,陈嘉。
陈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吴薇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她本来就怀疑雪儿是被陈嘉毒死的,否则是雪儿的遗骨上,不会被人涂上一层白色的颜料。可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难道陈嘉意识到自己的秘密被吴薇和李馨发现了,所以赶到这里来灭口?
吴薇忍不住伸手抓住李馨的手腕,而李馨则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径直走到了陈嘉面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陈嘉的面色十分凝重,他答道:“我听黄舒洁和赵雅兰说了,你们在请笔仙的时候,将涂了黑色的骨头给折断了。所以,我想你们一定会发现那截骨头有些不对劲。为了不让你们产生误会,所以我特意赶到这里来,向你们进行一番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吴薇故作无辜地问道。
陈嘉却笑了笑,说:“吴同学,你不必骗我了,当你和李同学讨论骨头为什么发黑的时候,黄舒洁和赵雅兰都躲在门外偷听到了。”
真该死,黄舒洁和赵雅兰一定是想讨好帅哥,所以主动找陈嘉告了密。
既然扯开天窗说亮话了,吴薇也不甘示弱,连声问道:“好吧,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雪儿的骨头是黑色的?而你为什么又在黑骨上涂了一层白色颜料,想要隐瞒黑骨的秘密?”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理由的。”(爱上灵异:http://www.issns.com/转载请保留!)
6
陈嘉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同时还心地善良。有一次,他无意中看到雪儿躲在路边抹眼泪,便走上前去,递了一张纸巾过去。当他问及雪儿为什么哭的时候,憋闷许久的雪儿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向他一股脑吐出了心中的冤屈。
雪儿的母亲死得早,母亲去世后,父亲续弦,为她添了继母,也就是吴薇见过的那个丰满女人。
一开始,继母尚能和善地对待雪儿,但自从她自己的儿子出生后,就变成了另一幅嘴脸。继母时常当着雪儿的面,指桑骂槐地说,女儿迟早是泼出去的水,什么都指望不上,还让赔钱货读什么书?还时常对她丈夫说,早点给雪儿找个婆家,让雪儿离开这个家。
雪儿也有叛逆之心,她的亲生母亲留了一点遗产给她,所以读高中、读大学,她都没找继母要过一分钱。至于找婆家,她更是回敬继母:“你不就是想让我早点离家,免得和你儿子分家产?哼,我这辈子就不结婚了,一定要和你儿子平分我爸爸的家产!”
进入大学之后,很快雪儿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一次她与父亲通电话,父亲告诉她,家里中医铺的砒霜莫名其妙不见了,大概是被心怀不轨的顾客偷走了。警察也来调查过,但却没有任何线索。后来,雪儿收到一个包裹,包裹里全是她最喜欢吃的话梅糖,以前在小镇家中她常与继母生下来的那个弟弟小火争着吃,可每次继母都会把话梅糖一把抢过,交到小火的手中,还顺道咒骂雪儿一顿。
包裹上没有寄信人的姓名,雪儿想到父亲曾经提过砒霜丢了的事,于是多了个心眼,剥开话梅糖后,扔给了一只流浪猫。流浪猫吃了话梅糖后,很快就打着滚痛苦地死去。雪儿坚信,包裹一定是她继母寄来的,但她却没有指控的证据,只好在路边悲伤地哭泣。
遇到陈嘉后,雪儿伤心地说:“我不可能永远躲在学校里的,一旦回了老家,不知何时就会被继母害死。”她抬起头对陈嘉说,“你家里是开中药店的吧?你能帮我个忙吗?”
雪儿要陈嘉帮的忙,就是请陈嘉为她找一点砒霜来。砒霜不仅仅是毒药,同时也入药,小剂量的砒霜可以用于治疗白血病,令患者的长期存活率明显增加,所以在中医铺和中药店里都能凭处方购买到。
雪儿心想,通过长期服用安全剂量的砒霜,或许可以令自己的身体产生对砒霜这种毒药的免疫力,回到家中,即使吃了继母混在食物里的砒霜,也不会死去。
而陈嘉也认为,这种说法是切实可行的。为了拯救同学的生命,他从家里偷了砒霜出来,又用天平将砒霜等分为几十份,每份的砒霜含量都在致命的安全剂量以内。但当雪儿拿到这几十份砒霜后,却没有勇气就这么吃下去,她又请陈嘉买来注射器与话梅糖,把安全剂量以内的砒霜注射在话梅糖中。
如此一来,雪儿便有勇气吃下含有微量砒霜的话梅糖了,每天一粒,从开学到现在,她已经足足服用了一个学期。也正是长期服用了安全剂量的砒霜,她虽然仍然活着,但骨头却因为三氧化二砷的沉降作用,变成了黑色。
雪儿自杀的原因,就连陈嘉也不清楚,但当他从校领导那儿拿到了雪儿的骨灰盒后,打开看了看,便立刻看到了那些黑色的骸骨。他知道,这些骸骨之所以变成黑色,都是因为雪儿吃了他从家里中药店偷出来的砒霜。他很担心,万一雪儿的家人打开骨灰盒后,看到黑色的骸骨会起疑心。为了避免引火烧身,他在把骨灰盒交给李馨之前,在每根黑色的骸骨外涂抹了一层白色的颜料。
“我发誓,雪儿的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陈嘉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我也是出于好意,才从家里偷出砒霜交给她。我给她说过,只要不一次性吃下二十粒话梅糖,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7
回城的长途车上,李馨瞄了一眼正昏昏欲睡的吴薇,打开自己的背包,摸出钱夹。她小心翼翼从钱夹里摸出一张纸片,然后揉成一团,拉开车窗,把纸片扔了出去。纸片上的内容,她已经倒背如流,那是雪儿写给她的遗书。
雪儿自杀的原因,大概只有李馨一个人知道。
在一个月前,雪儿独自去医院,查出自己罹患了癌症,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的寿命。她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所以决定自杀,这样死,不会那么痛苦。在小镇的中医铺里,她曾看到太多癌症晚期病人临终前的痛苦遭遇。
但就这么死去,雪儿还有些心有不甘。自己死了,再也没人与那个刁蛮弟弟小火争抢遗产了,最高兴的人,肯定就是自己的继母!
她想来想去,决定写一封遗书给李馨。李馨是寝室里的大姐大,家境富裕,为人豪爽,颇具侠义之情。这个忙,李馨一定会帮的。
在遗书里,雪儿托李馨在她死后,在校园里散播她是被室友逼死的谣言,然后在宿舍里与其他室友用她的骸骨来玩笔仙。当四个女生一起握着黑色骸骨的时候,只要李馨略微使一丁点儿力,便能让骸骨断裂,令大家看到骨骸的中间也是黑色的。
在遗书里,雪儿告诉李馨,她知道自己的骨骸肯定已经变成了黑色,为了防范自己被继母毒死,她一直在长期服用安全剂量内的砒霜,以此建立对砒霜的免疫能力。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她的骨骸是黑色的,所以她特意托请李馨把她的骨灰盒送回老家,而在送骨灰盒之前,先在黑色的骸骨上涂上一层白色的颜料。
但李馨怎么也想不到,当她从陈嘉那儿拿到骨灰盒后,打开一看,有人在她之前已经为里面的黑色骸骨涂上了一层白色颜料。
按照雪儿在遗书里的吩咐,再过半年,李馨就会拨打匿名报警电话,称雪儿是因为中毒后精神紊乱而自杀的。她会建议警方掘开雪儿的坟墓,查看骸骨是不是变成了黑色!到时候,警方经过一番调查后,就会查到小镇中医铺曾经丢失过砒霜的事,再深入下去,肯定会将雪儿的继母当作最大的杀人凶嫌。
而这,就是雪儿自杀后想达到的目的。(爱上灵异:http://www.issns.com/转载请保留!)
准确的说,这只是李馨所知道雪儿自杀后想达到的目的。
8
小镇中医铺的后院里,那个叫小火的刁蛮男孩,从厨房里找来了一把斧头,然后重重地劈在了那只小木箱上。以前自己的死鬼姐姐把这只小木箱当做了心肝宝贝,从不给他玩,即使搬出老妈,姐姐也毫不退让。好像这个小木箱是姐姐的亲生妈妈留给她的,后来姐姐去读大学,也把小木箱拎走了,小火心里一直有个结,一直想知道姐姐究竟把什么东西当做宝贝,藏在了小木箱里。
“啪”的一声,小木箱碎成了两爿。
“呀!是话梅糖!”小火看到小木箱里的东西,差点乐晕了。
他最爱吃话梅糖,姐姐也爱吃,每次老爸买了话梅糖,他俩都要抢着吃。不过,有老妈的保驾护航,每次争抢的结果,都是妈妈把所有话梅糖都交到了小火手中,而姐姐却一个也吃不到。
原来姐姐到外地读大学后,买了那么多话梅糖藏在小木箱里。哈哈,小火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姐姐把话梅糖藏得这么隐蔽,到了最后,话梅糖还不是落到了他手中?
小火数了数,小木箱里有三十粒话梅糖。不算太多,有一次,小火一口气吃了五十粒话梅糖呢。
9
雪儿忍着腹中病灶处的疼痛,写完遗书上的最后一个字后,侧眼望向窗外。
她喃喃自语,对着窗户上自己的倒影说道:“李馨只会以为我请她帮忙,是为了半年后向继母泼污水。警察这么厉害,哪有那么容易上当?我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请她帮个忙,除了带回我的骨灰盒,还要把那只小木箱也带回家里去。小火,肯定想知道我一直当作宝贝的小木箱里,藏着什么东西。当他看到小木箱里的三十粒话梅糖后,他肯定能一口气吃完。”
对了,不能让警方误以为李馨是毒死小火的凶手。
于是,雪儿在遗书后添加了最后一句话:“李馨姐,请你在送骨灰盒回我家乡的时候,叫一个人陪你一起去吧。我觉得刚搬入我们宿舍的吴薇,这姑娘不错,心地蛮善良的。”

校园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