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第四烤场

第四烤场

爱上灵异网 2021-07-11 17:48:33 207
临时考试
宋安之顶着烈日,行走在操场上。他一边走,一边抱怨学校领导发神经,临时安排了一场考试。他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还有不到十分钟就开考了,他擦了一把汗,加快了步伐。
半路上,宋安之碰到了同寝室的林岩,他用手遮住太阳的光线,皱着眉头问:“林岩,干嘛去啊?快考试了。”
“啊?什么考试啊,我怎么不知道?”
“刚才班长临时通知的,我也不知道学校发什么疯?”
“那我看这些来往的同学都很悠闲,也不像是参加考试的样子啊?”林岩指着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说。
“这次考试可能是给上学期挂科的学生安排的吧!你不是也挂科了吗?别多说了,快走吧。”宋安之不由分说地拉起林岩的手,朝着三号楼走去。
林岩被宋安之拉到了三号楼,这是一栋老教学楼,整栋楼里散发着阴森的气息,就算是在白天,也会让人觉得阴冷。平时,学生上课一般不在这里,只有物理实验在这里进行。
宋安之领着林岩找到了考场,那是一间大教室,教室的门上挂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第四考场。还好没迟到。宋安之松了一口气,跟着林岩进了教室。
“自己挑选喜欢的位子随便坐。”刚走进班级,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说话的是一个干瘦的老头,黝黑的脸上泛着令人恶心的油光,他可能是今天的监考老师。
宋安之对着老头点了点头,跟林岩找了两个隐蔽的挨着的座位坐了下来。这种便利的考试条件,他们要好好利用一下。
刚坐下不久,考试铃声就响了。这时林岩发现整个第四考场,只有他和宋安之是一个班级的。难道自己班上的其他同学没有挂科,或者分到其他考场了?他侧过头对宋安之说:“喂,宋安之,你看看这些学生你都认识吗,我怎么都没见过?”
宋安之看了半天,他摇摇头对林岩说:“反正咱俩把试卷答好就行了,认不认识没关系。”正说着话,试卷已经发到了二人手里。
二人看了一眼考试题目,当场愣住了。那张白纸上只用黑色的字体印着一道题目:腐烂多久的尸体味道最好?
“老师,卷子发错了?”宋安之举起手说。
满面油光的枯瘦老头走过来,看了看宋安之的卷子,冷冷地说:“没发错。”
宋安之苦笑了一下,难道这是学校跟他们开的一个玩笑?他侧过脸茫然地看着林岩,林岩也正茫然地看着他。
对于学校会不会跟学生开这种玩笑,二人不敢定论,他们决定看看其他人是什么反应。然而二人悲哀地发现,其他的学生根本不觉得试卷有问题,都拿着笔在认真地作答。
烤场烧人
就在两人着急的时候,监考老师敲了敲黑板,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请谨慎答题,题目只有一道而且很简单,但如果你们答错的话,就会受到惩罚。如果你们不想答错也没关系,你们可以品尝不同腐烂程度的尸体。”
说到这里,教室外面走进来好几个人,他们各自推着一张床进了教室,床上面盖着白布,教室里立刻充满了腐臭味。
宋安之忍不住干呕了几下,对林岩说:“他不会真的让我们品尝尸体吧?”
“别胡说,怎……怎么会呢?”林岩显然有些害怕,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尸体。
“这具尸体腐烂的时间最久,有半年了。”老头掀开白布,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宋安之甚至能看到尸体上有白色的蛆虫欢快地钻进钻出。教室里的腐臭味更浓烈了,宋安之感觉自己的胃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把,有一种被人揉搓的难受感觉。
宋安之和林岩惊叫一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屁股就像是与椅子融为一体似的,一动不能动。他和林岩惊恐地看着四周,发现在场的所有学生中,只有少数的学生不安分地动来动去,大部分学生只是平静地看着教室前面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不害怕吗?
“这具尸体腐烂了两个月。”老头又掀开了另外一张床上的布,“还有这具,才一个月,还很新鲜。最后这具是刚死的。”老头掀开了所有的布之后,拍了一下手说,“好了,四个选项,大家选择吧,你们也可以上来尝一尝。”
就在二人震惊的时候,一个表情惊恐的男生哭喊道:“什么破试题,我不答了,让我走。”
老头诡异地笑了一下说:“你可以走,不过你要先把答案填出来,才可以交卷。”
“选C:一个月,我选C,呜呜呜,快点儿让我离开。”男生哭着说。
“很可惜,回答错误,你不能离开了,你要接受惩罚。”老头的话像是带着邪恶的火焰,一瞬间教室内的温度升高了许多。
就在大家都好奇惩罚是什么的时候,那个选C的男生突然尖叫起来,接着整个人像是被人架在了火焰上一样,汗珠密密麻麻地出了一身,不一会儿的功夫,男生脚下已经有了不大不小的一汪水,紧接着一根木棍突然从男生的座位底下捅了上来,它穿透了男生的身体,兀自转动着。男生的身体穿在木棍上,样子像是一串诡异的烤串,他的血液还没来得及流出来,就已经被无形的火焰烤干了,他身体里的油被一点点儿地烤了出来。教室内散发出诡异的香气,肉香跟尸臭混合的味道让人闻了想呕吐。热气消散的时候,男生已经成了一块“熟肉”。
看着一瞬间被烤干的男生,林岩的裤子都湿了,他的腿抖得很厉害。
“我已经替你们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案,现在是三选一。你们开始答题吧,你们放心,我不会立刻说出是对是错的,交完卷就可以安全离开。”老头面带微笑地说道,仿佛刚才那一幕不曾发生过。
“宋安之,选……选什么?”林岩慌得没了主意。
“选D吧,刚刚死去的尸体是最新鲜的,我们赌一把。”
林岩点点头,颤抖着在卷子上写下了一个歪歪扭扭的D,答案写下之后,他们感觉身体一松,能自由活动了。宋安之跟林岩立刻跑出了教室,他们疯了一样地跑起来,林岩回头看了一眼。他看见门上的木牌上面写的根本不是“第四考场”,而是“第四烤场”。
他答错了
宋安之和林岩刚跑进寝室,就把门关得死死的,林岩背靠着门,气喘吁吁地问:“宋……宋安之……怎么回事儿?太可怕了。”
宋安之无力地坐在床上,他咽了一口唾沫,惊魂未定地说:“我怎么知道,该死的学校居然安排这种考试!”话刚说完,宋安之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林岩,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啊?我总感觉这次考试不像是学校组织的。”
林岩走到桌子边,喝了一大口水说:“学校怎么会组织这种考试啊?但这不像是恶作剧,我们该不会是……撞邪了吧?”林岩被自己的猜测吓得一哆嗦。
宋安之想了想说:“你有没有注意到考场上的那些学生?”
“有啊,他们也怪怪的。”
“对啊,一般的人都会被那些尸体和那个答错题死掉的男生吓到,但那些学生像是看一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电影一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很不正常。”
“那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活人,他们早就死了。”
宋安之的话吓得林岩又是一阵哆嗦:“别……别胡说,我看见他们答题了,或许……或许是他们心理素质比较好……”林岩的理由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考试通知是班长告诉我们的,想要揭开真相就要去找他。”说完宋安之就打开了寝室的门,他要去隔壁寝室找班长。
宋安之的手刚要敲隔壁寝室的门,一声痛苦的吼叫声钻进了他的耳朵。叫声是从楼上传来的,宋安之收回了伸到半空中的手,快步跑到了楼梯口,只见一个浑身被火焰包裹着的男生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那个男生正好滚到了宋安之的脚边,宋安之吓得猛地退后几步,脚下不稳跌倒在地。他眼睁睁地看着被火焰包裹着的人,从最初痛苦的吼叫到后来微弱的挣扎,最后变成了可怕的寂静。
这一幕,林岩也看在了眼里,他抱着头尖叫一声跑开了。宋安之顾不得被烧焦的那个人,转身跑进了寝室。寝室里,林岩正抱着头用被子盖住自己,缩在床上瑟瑟发抖,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林岩,林岩!”宋安之推了推颤抖的林岩。
“完了,全完了!试卷批下来了!”林岩大喊道。
“你怎么知道?”宋安之诧异地问林岩。
“刚才被烧死的那个人说的,他说他答错了,所以他死了!”林岩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我们的答案到底对不对?”
绑架孙梦如
平静了一下心情,宋安之和林岩敲开了班长寝室的门。
班长没在寝室,宋安之问一个正在玩穿越火线的同学:“班长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好几天没回来了。靠!爆头!”那个同学欢呼了一下,宋安之却觉得天旋地转。班长好几天没回寝室了,那么今天为什么他突然出现,告诉自己临时有考试?难道这一切早有预谋?
宋安之的头有些疼,他想不通班长出了什么问题,居然会加害自己。他和林岩回了寝室,现在他们要想办法知道那道题,自己是否答对了,如果他们选错了,该用什么办法逃避惩罚。
“林岩,你听到那个被火烧死的男生说自己选什么了吗?”
“我没听见,宋安之,我们会不会……也死掉?”恐惧的气氛填满了不大的寝室,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危险。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宋安之站了起来,“我们必须把班长找到,他肯定知道什么。”
林岩已经被恐惧紧紧地包裹住了,他沮丧地说:“怎么找啊?如果他不想让我们找到,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未必!”宋安之看着林岩的眼睛,“冒充班长给孙梦如打个电话,就说班长有事找她,地点在二号楼后面。”
孙梦如是班长的女朋友,二号楼是一座废弃楼,它所在的位置是学校最偏僻的,据说那里还死过人,平时没有人敢去那里。
“宋安之,你……你要干什么?”林岩有不好的预感。
“班长再怎么不正常,他也不会让自己女友的生命受到威胁的。”宋安之说。
“不行!”林岩立刻反对道,“绑架可是违法的,我不干,再说这事要是跟班长没关系,那可就闹大了。”
“一定跟班长有关,考试通知是他告诉我的,我绑架他的女朋友也不过分。你要是想活命就听我的。”
“可是……绑架……”
林岩还想说什么,宋安之打断了他:“出了事我担着。”
干尸凶猛
宋安之和林岩埋伏在了二号楼后面的一棵树后,他们远远地就看见了孙梦如向他们这边走来,她一边走一边朝四周看,试图捕捉班长的身影。
她走到二人藏身的树前时,宋安之手拿着一根木棍冲了出去,还没等孙梦如回头,他就给了她一棍,孙梦如摇摇晃晃地晕了过去。
为了以防万一,宋安之和林岩把昏迷的孙梦如抬到了二号楼里。
这座楼荒废多时,早就没了人气,一些墙皮翻卷着挂在墙面上,窗户上的玻璃早就破碎了,外面的风“呼呼”地刮进来,把脆弱的墙皮吹落在地,整栋教学楼空荡荡的,唯一的活物只有偶尔跑过的老鼠。
教学楼里的温度比外面低了很多,原因不明。
宋安之和林岩合力把孙梦如抬进了一间废弃的教室,安置好昏迷的孙梦如后,二人擦着额头上的汗坐在了破旧的椅子上。
“我们做得这么神秘,班长根本就不知道啊?’林岩有些不解地对宋安之说。
“如果他不知道说明他是个正常人,如果我们做得这么隐秘,他都知道的话,那么他肯定有问题,换句话说,他可能不是人,最起码不是个普通人。”宋安之说。
林岩没说话,他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班长能来,帮他们解开疑惑,又不知道班长真的来了,他该怎么办。
时间过得很缓慢,风不断地从破掉的玻璃窗刮进来。
“咯吱……咯吱……”
林岩敏感地站了起来,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刚才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你千嘛突然站起来?吓死人了。”宋安之抱怨道。
“你没听见吗?”林岩的脸对着宋安之,他的眼睛左右转来转去,“咯吱……咯吱……”他学了一遍。
“听见什么?是你发出来的。”宋安之说。然而他的话刚出口,他就愣住了,因为他也听见了那个声音“咯吱……咯吱……”林岩的嘴一直紧闭着,声音不是他发出来的。
正在他们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上至下闯进了他们的视线。二人颤抖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缓缓地抬头望去,一颗干枯黑瘦的头颅映人眼帘,那赫然是一具干尸的头颅。
宋安之和林岩吓得跌坐在地,他们的眼睛无法从天花板上“长”出来的那颗头颅上移开,他们认得干尸身上穿的那件衣服,那是在“第四烤场”被监考老师惩罚的那个学生。
他怎么会出现在二号楼?谁把他放到这里来的?什么时候放进来的?难道说他是自己从“第四烤场”走过来的?
他们没引出班长,反倒把干尸引来了,难道说惩罚他们的时候到了?
现在逃出这里才是最重要的,宋安之站起来,一把拉起嘴巴大张的林岩,但是无论宋安之怎么拉,林岩都一动不动,像是被人钉在了地板上一样。
宋安之低头看了林岩一眼,这一眼差点儿把他的魂魄都吓飞。他看见地板上“长”出了很多双枯黑千瘦的手,那些手正紧紧地抓着林岩的手脚、衣服、裤子,林岩的眼泪早就吓得流了出来。
尽管尽量控制着自己,令人恐惧的空气还是无情地钻进了宋安之的肺里,他的呼吸急促且紊乱。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脚踝一紧,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双脚,那双手的一根指头上带着一枚金戒指,宋安之认出那正是班长的金戒指。
宋安之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带着他坠入了地狱,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十年之前的考场
宋安之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班级里,没有斑驳的墙壁,没有破碎的玻璃窗,没有从天花板上长出的干尸。林岩就躺在自己身边睡着了,他挨了摸头,看来刚才自己可能是做了一个噩梦。
宋安之掀开裤脚,发现脚踝上有两道刺目的红色抓痕,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想到这儿,宋安之又重新审视了一遍这间教室,当他的目光落到黑板上的时候,他彻底愣住了,黑板上有四个很粗的大宇——第四考场。
宋安之的喉咙吃痛,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又看了看,不是第四“烤”场而是第四考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想起刚才那一幕,他的心又立刻提了起来,不能呆在这里,他要赶紧离开才是。宋安之推醒了林岩,林岩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宋安之拉着往教室门口跑。他们刚刚到门口,就被突然出现的一股力量结结实实地撞倒在地。
此刻的林岩被撞清醒了,他大张着嘴巴伸手指着前方,脸上是一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宋安之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正惊讶地看着前方。
林岩手指着的方向,正有一群学生不断地往教室里走,刚才就是他们撞倒宋安之和林岩的。那些学生神情紧张地找到座位坐下,然后他们像是等待着什么似的看着门口,没有人起身跟宋安之和林岩道歉,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那些学生的校服上印着2002,那应该是十年前的校服了,现在怎么会有人穿十年前的校服呢?难道他们穿越到十年前了?
宋安之并不想去纠结这个问题,他顺着那些学生的目光望向门口,一个人露出了衣服的一角。是谁?他就是学生们等待的人吗?
那人慢慢地走进了二人的视线,当他完全暴露出来时,空气似乎凝结了。宋安之的腿下意识地发起抖来,他把身子往林岩的方向靠了靠,接触到林岩的那一刻,他发现林岩的身子早已抖成了一团。
他们看见的正是昨天的那个监考老师,只不过他仿佛比昨天年轻,也不像昨天那么千枯。
林岩偷偷地扯了扯宋安之的衣角,小声说道:“我们……快跑吧……”
监考老师并没有看坐在地上的二人,而是像普通的监考老师一样,审视了一遍在场的所有学生。
难道他们看不见我们?想到此,宋安之侧过头对林岩说:“别怕,他们可能看不见我们。”
过了一会儿,监考老师清了一下嗓子,讲了一些没用的废话,就开始分发试卷,拿到试卷的学生开始认真地答起题来,监考老师踱着步子监视着所有的学生。
考场变烤场
宋安之和林岩像是在看一场电影一样,屏住呼吸慢慢地等待后续,他们相信接下来肯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果然,监考老师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停到了一个学生桌子前,一把扯过那个学生的试卷,他扫了扫试卷,接着愤怒地撕毁了试卷。那个学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一把夺过被监考老师撕毁的试卷,愤怒地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你抄袭了,证据确凿。”监考老师一下子把他推倒在地。
“我没抄袭,都是我自己做的。”男生抗议道。
“别跟我顶嘴,小心我告到校长那里去,你抄袭再加上不尊敬老师,这两条就能让你滚出这所学校。”监考老师伸手指了指门口,“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那个学生低着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眼里含泪,对着监考老师请求道:“我求求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考试,我再过不了我的学分就修不够了,学校就会把我开除,算我求求你好不好?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我爸妈都得了重病,如果我被开除了,他们一定会被气死的。”
男生的眼泪并没有感动狠心的监考老师,他的手一动未动,依然指着门口说:“滚、出、去!”
男生看着监考老师,擦了擦眼泪,他站起身来对监考老师说:“我会让你后悔的。”
监考老师“噗”地一声笑了,他轻蔑地看着男生。
男生并没有看监考老师,而是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跳下了楼。
监考老师并没有因为男生跳楼,而惊慌失措,而是冷漠地走到窗前关上了窗户,然后对教室里的学生说:“别被一只胡闹的老鼠搅乱了你们的思维,接着答题。”
监考老师的冷漠让宋安之的汗流了一身,见死不救是很恐怖的事情。他想,也许现在下去抢救,那个跳楼的男生或许还有救,他想要起身跑下楼去救那个男生,却发现自己的肩膀上有一道力,死死地压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像是有人强迫他看完整场“电影”一样,宋安之无奈地放弃了挣扎。
学生们抖着手在答题,教室里突然飘出了一股呛人的气味,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火苗已经顺着电线走遍了整个教室。学生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尖叫着要往外面跑,但此时的门突然被人关上了,任凭大家怎么撞都撞不开。
谁都没有注意到,黑板上的第四考场的“考”字已经变成了“烤”。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大火填满了大半个房间,滚滚浓烟像是毒蛇的芯子,舔着每个人的脸,有的学生被浓烟熏倒在地,有的学生为了逃命,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充满嘶喊与尖叫的教室突然平静下来,火和浓烟突然消失了。
宋安之突然感觉自己能动了,他审视了一遍教室,发现教室的墙壁和桌椅,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大火留下任何痕迹,仿佛那场火只是一场幻觉,但门口倒在地上的十几具千尸提醒他们,这并不是幻觉,一切都是真的。
难道刚才的是鬼火?
这时候,宋安之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窗前有一张脸一闪而过。虽然只一眼,但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是第一个跳楼的男生的脸。宋安之立刻追至窗前,窗外并没有人,他低头看了一眼地面,十几具尸体血淋淋地跃入他的眼帘。
这间教室在二号楼的最高层,刚才窗前一闪而过的男生是不是……鬼?
就在宋安之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后脑吃痛,摇摇晃晃地晕了过去。在完全昏迷前,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小心你身边的人。”
这个声音是班长的。
新同学
宋安之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寝室,见他醒了,林岩才松了一口气说:“你昏迷很久了。”
宋安之还记得他昏倒前,挨了一棍,他摸了摸后脑勺问:“我怎么会晕倒?”
林岩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比你先晕倒的。”
“那我们是怎么回来的?”林岩指了指寝室里的另一个人,宋安之这才意识到寝室里多了一个人。那人他并不认识,但他觉得自己似乎见过那个人,他问林岩,“这位是……”
没等林岩说话,那个人就走了过来自我介绍说:“你好,我叫孙强,是刚转来的学生,学校说这间寝室只有你们两个人,所以把我安排了进来,以后多担待着哈。”孙强伸出了手,友好地跟宋安之握了握,“我是在学校乱转的时候,发现你和昏迷的林岩的。”他接着说。
“你到二号楼里面去了?”宋安之问。
“没有啊,我是在楼外发现你们的,当时还不知道你们是我的室友,还真是另类的缘分呢。”孙强笑了笑。
之后,宋安之又跟孙强说了一些闲话,他大体知道孙强是因为在大学挂科太多而被学校开除,转到了他们这所差一点儿的学校。据孙强描述,他并没有在发现他们的地方,发现任何诡异的东西。
晚上,宋安之和林岩再一次秘密地来到二号楼,他们之所以来这里,一是因为孙梦如还在这里,二是宋安之想弄清那场诡异的死亡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夜幕笼罩下的二号楼像是一口漆黑的棺材,散发着沉沉的死气。楼里的气氛更加阴森,整栋楼依旧那么破旧。宋安之和林岩打着手电,走到了他们白天藏匿孙梦如的教室,教室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一定是孙梦如自己醒了,然后回了寝室。想到这儿,宋安之稍微松了一口气,现在他要搞清楚为什么班长把他们拉到了十年前的考场上?让他们亲眼目睹那场死亡是什么用意?难道前些日子诡异的考试跟十年前的这件事有关?二号楼的废弃是否跟那场恐怖的死亡有关?为什么班长要让自己看见那一幕,而不是直接杀死自己?难道说他和林岩答对了考试题,所以不用接受惩罚?
这些问题只能暂时带着问号,因为宋安之发现整个教室,除了阴森的空气和脱皮的墙壁外,什么都没有,这根本就不是十年前的教室。
宋安之和林岩只能回到寝室,他们现在还不能完全放松,因为正确答案还没有公布,他们不知道惩罚会不会突然降临。
回了寝室,宋安之登录电脑,搜索了关于学校二号楼废弃的原因,他搜到的答案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地说,二号楼发生了一场灾难,死了很多人。宋安之确定灾难就是自己亲眼目睹的那场,死的那些人他也全都看见了。但为什么教室会突然起火?门会突然关闭?死去的男生会在火后出现在顶层楼的窗外?难道说那场火是死去的男生干的?谁把自己打昏的?昏迷前听到的是不是班长的声音?为什么班长不现身?
宋安之想着类似的问题,想了很久,最后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班长出现了
“唆唆唆……”宋安之突然听到了一阵异响,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环视了一下寝室,没有人。
宋安之正要躺下去接着睡觉,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唆唆唆……”
这是什么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
宋安之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难不成寝室里进蛇了?想到这儿,宋安之坐了起来,他认真地搜索着声音的来源。
“唆唆唆……”声音好像距离自己很近,就像是……在自己的头上。
宋安之的头皮一多,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看见屋顶上赫然有一条蛇正与他对视。不,准确地说,那是一根香肠,一根会动会爬的香肠,一根长着人的脑袋的香肠。而那颗脑袋正是班长的。
宋安之瞪大了眼睛,刚刚想要尖叫,那根长着班长脑袋的香肠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嘴里,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二天,宋安之是被林岩叫醒的,他说学校临时通知体检,让宋安之赶紧准备一下。
宋安之想起昨晚钻进嘴里的东西,一阵恶心,他摸了摸喉咙,并没有感觉到异样,看来昨晚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这样想着,他稍微安心了一些,他跳下了床,拿着脸盆去洗手间洗漱。
宋安之刚刚进到体检的班级里,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今天的班级跟平常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宋安之索性不去管,他只想按照程序体检完毕,然后回去补一觉。
他们第一个体检项目是量身高和体重,孙强站到体重秤上的时候,大夫纳闷地“咦”了一声,他看了看孙强又看了看体重秤,指着孙强身后的林岩说:“你站上来。”
林岩站了上去,大夫歪着脖子看了半天说:“这秤没问题啊,你再上来称一下。’他又指着孙强说。
孙强重新站了上去,大夫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秤没坏啊,你怎么可能几乎没有重量呢?”
一旁的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夫推开他说:“一个成年人怎么可能没有重量?就算是婴儿也有重量的。”说完他又称了几遍孙强的体重,老大夫纳闷地说,“你们先到那边去等着,我修一修。”说着他就要拆开体重秤,“那位同学,把灯打开。”他指着靠近灯开关的学生说。
“啪——啪——啪——啪——”
灯开关打开的一刹那,教室里所有的灯管都爆裂了,屋顶像是下了一场玻璃雨,学生们都紧紧地捂住了脑袋。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短路事故时,一个体检的小护士尖叫了起来,紧接着学生们也开始尖叫起来,他们看见屋顶掉下来的不仅是破碎的玻璃,还有生肉馅。
灯管之所以在接通电源的一瞬间炸掉,是因为灯管里被人灌了生肉馅。
没有人知道肉馅是谁灌的,警方迅速赶到,校方驱散了体检的学生,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学生们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后来警察的化验结果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有的学生忍不住扶着墙壁吐了起来。
那些肉馅虽然不知道是谁灌的,但警察知道生肉馅是属于谁的——那是失踪了好几天的班长的肉馅。
换句话说,班长死了。
班长说的真相
宋安之虽然在二号楼看见班长抓住自己脚的时候,就预料到班长可能死了,但班长的死法实在太恐怖残忍了,他有些难以接受。
如果班长的死跟“第四烤场”有关,那么他应该是被烤死的才对,不应该是被人灌进日光灯里做成“香肠”。
香肠?宋安之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梦,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宋安之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班长的死法会和别人不一样,他现在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神都很疲惫,一方面被周围的人的死亡搞得晕头转向,另一方面被那种自己随时会死掉的担心,折磨得心身疲惫。
“宋安之,去洗澡吧,今天班长的……肉掉在我身上了。”林岩拍了一下宋安之的肩膀说。
宋安之点了点头,他转过头问孙强:“我们一起去吧?”
孙强摇摇头拒绝道:“我不去了,真不去。”
“你身上也沾上那东西了吧,怎么不去啊?多恶心啊!”林岩劝说道。
“没关系,我有这个。”说着孙强拿出了一个牙膏状的东西,“用它混点儿水擦洗一下就行了,我在寝室接一盆水洗洗就可以了,况且我害怕……浴室的……灯里会有……”
听孙强这么一说,林岩吓得够呛,他抖着身子对宋安之说:“他这么一说我也怕了,要不……咱俩也在寝室里面洗?”
宋安之对这个突然转学过来的孙强,并没有好感,他总觉得孙强的样子很熟悉,但同时他又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孙强的脸。宋安之没有理会胆小的林岩,他兀自带着浴具去了浴池,临走时,孙强还好心地塞给他一管那种神秘的东西。
宋安之洗完了澡,觉得一身轻松,他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往寝室走,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宋安之……宋安之……”
那是班长的声音。
“你是班长?”宋安之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他并不觉得害怕,不知怎的,他感觉班长对自己没有恶意。
“我是班长,你听我说,小心你身边的人。”班长的声音像是来自四面八方,找不到具体来源。
“为什么?你到底让我小心身边的谁?”宋安之不明所以地问,“你能不能现身?”
“不行,我的身体被人绞碎了,我没有实体。我只能告诉你小心你身边的每一个值得怀疑的人,他们会害死你,就像害死我,还有那两个惨死的学生那样。我把你带到十年前你也看到了,那个跳楼的男生变成厉鬼杀了所有的人,但他并不满足,他要复活。他复活需要五个鬼魂,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缺一个他都复活不了。”
听到这里,宋安之有些愤怒:“那么一开始,你告诉我临时考试是否是要害我?”
“唉,对不起,我当时也是相信了孙梦如的话。”
“孙梦如?”
“对,他就是十年前跳楼变成厉鬼的那个男生的妹妹,我受她的蛊惑才引你去“第四烤场”的。对不起,我后来才知道相信她我是多么愚蠢,她居然连同那个厉鬼把我也给杀了。现在死了三个人,还差两个,厉鬼就可以复活了。”
“为什么我和林岩没有受到惩罚,是不是我们答对了,我们不用担心厉鬼杀害我们了?”宋安之间。
“不管你答对答错都得死,我没有参加考试不也被害死了吗?而且你不要太相信林岩,你仔细想想他有没有嫌疑。”
班长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无论宋安之怎么呼喊,他都没有再出现。
听了班长的话,宋安之仔细地回忆起来,林岩确实有可疑的地方,比如在二号楼自己被打晕,除了林岩没有其他人在场。再者他对新来的孙强好像十分信任的样子,孙强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死人拼凑的人
宋安之怀揣着心事回到了寝室,此时的林岩正跟孙强打扑克牌,地上放着一盆脏兮兮的水,看来孙强给的东西的确很好用。
一盆水?
怎么会是一盆水?难道只有一个人洗了?他看了看孙强的盆,一点儿水珠都没有,看来只有林岩洗了。为什么孙强不洗?孙强好像今早体检之前也没有洗脸。
宋安之突然想起了班长的话,五行相生相克,孙强不敢碰水,是不是因为他就是那个还缺两个死魂的厉鬼?鬼魂是没有重量的,所以体检的时候,秤才会显示他的体重几乎为零。
恰在这时,第四烤场上第一个男生的脸突然闯进了宋安之的脑海里,他突然发现孙强长得有些像那个男生,孙强长得还有些像班长,难道说孙强真的是厉鬼?他在用死人拼凑出自己?
想到此,宋安之从床上一跃而起,他跑到楼上找到了被火烧死的那个人的寝室,不顾那些人不满的目光,找出了被火烧死的男生的照片。
宋安之看着照片惊呆了。没错!孙强的脸是被厉鬼害死的这三个人拼凑的。他会害死第四个人、第五个人,然后以他们的面孔混合的模样复活。
宋安之一气儿跑下了楼,他一把推开了寝室的门,他看着跟孙强玩得正起劲儿的林岩,的脑袋里浮出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自己在二号楼昏迷,可能就是林岩干的。至于他为什么要那么干,他跟一个恶鬼关系很好,就可以解释一切了——他们结盟了。
或许林岩早就死了,在他们穿越到十年前的那一瞬间,他就被害死了。
他们两个都已经死了,他们两个都是鬼。
想到这儿,宋安之的后背紧紧地靠住了墙壁,他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宋安之你怎么了?”林岩站起身向宋安之走来。
“别过来!”宋安之叫住了林岩。
林岩呆在原地,不明所以地问:“你到底怎么了?”
“你还在装吗?在二号楼是不是你把我打晕的?当时除了你没有别人了。”宋安之道。
“真的不是我,我也晕倒了,不信你问问孙强。”林岩指着孙强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孙强就是厉鬼,他就是那个跳楼自杀之后,害死整个班级里的人的厉鬼。他的脸是由被杀死的人拼凑成的,我早就看出来了。算上你,他已经杀了四个,我就是第五个,杀了我他就可以复活了。”宋安之把头转向孙强,“我都说对了是不是?你没有重量因为你根本就是一个鬼!”
孙强并没有为自己辩护,而是站了起来,声音低沉地说:“看来你都知道了。”
孙强的身份
孙强缓缓地开口说:“没错,我就是十年前跳楼自杀的学生。我的死都要怪那个该死的监考老师,他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我。当时我已经因为挂科被学校开除了,转到这所新学校不能再挂科了,但是他却撕毁了我的试卷,我对天发誓我绝没有抄袭,他根本就是在找茬儿。”
“所以你恼羞成怒,杀了那些无辜的学生?”宋安之道。
“不,他们不是我杀的,那场火也不是我引起的,那只是一次意外事故。”孙强说。
“呵,你现在要杀死五个人完成自己的复活大计,对吗?只差我一个了对吗?”宋安之的手贴着墙壁,慢慢地移动着。
“我从没想过要通过杀人复活啊,要利用这种方法复活的是那个邪恶的监考老师。”孙强辩解道。
“你的五官是死去的几个人拼凑成的,被你杀死的人会与你融为一体。”没等孙强反驳,宋安之突然狞笑道,“你是杀不了我的,去死吧!”他的手在墙壁上按了下去,原本光滑的墙壁里居然有一个开关,宋安之把开关按下去的一瞬间,屋顶亮起了一串串橘黄色的小灯,那些灯正好摆成了一张符咒。
那些灯是宋安之为了防备烤场的惩罚安装的,他为此特意去寺院开了光。
被灯光一照,孙强一声惨叫,跪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像是被很多股力量,向着四面八方拉扯一样,整个人扭曲得不成样子。
“住手,宋安之,快住手。”孙强的脸突然变成了死去的班长的脸。宋安之冷笑一声,都说鬼最会骗人,看来孙强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鬼罢了。
“我们是被监考老师杀死的,我们临死前魂魄分离出了一部分聚集在孙强身上,所以你看孙强的时候,会觉得他是死人拼凑成的。”这回孙强变成了在考场上死去的男生的样子。而后他又变成了孙强的样子说,“宋安之,监考老师用不了多久就会动手了,不管你是否信我,是否会放过我,我都不怪你。你和林岩能够逃脱才是好事,至少监考老师的复活阴谋失败了。用我的尸油洗身子就能逃脱,现在你和林岩都用了,你们都安全了,啊——”
宋安之看着痛苦尖叫的孙强冷笑着说:“别费力气了,你怎么骗我,我都不会信的。”宋安之微笑着看着孙强被灯光照射得渐渐模糊,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岩早就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坏了,他跌坐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一想到自己曾用尸油擦洗过身子,他就更加恐惧了。
就在宋安之看着林岩,不知道如何处置他的时候,寝室里所有的灯都灭了。宋安之听见黑暗中一阵刺耳的笑声,钻进了他的耳膜,借着月光宋安之看见寝室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总有一道颗是错的
那人的身体突然燃烧了起来,黑暗的寝室立刻被照得明亮起来,宋安之看见正在燃烧着的,正是监考老师。
难道……孙强说的是真的?
“你……你是人是鬼?”宋安之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现在是鬼,不过我马上就会变成人了。”监考老师的声音里透着阴险的得意。
“你……”宋安之总算意识到了,孙强并没有撒谎,“是你装班长的声音骗我的?”
“没错,我就是为了让你杀死那个多事的混蛋,当年他因为我而跳楼,如今他还要因为我而被别人杀死,哈哈哈……”监考老师疯狂地笑了,他身上的火焰更加旺盛了。
屋子里的温度明显升高了很多,宋安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当年的火灾的确是一场意外,你所看到的都是我制造的幻象,因为我知道死去的人的魂魄跟孙强结为一体,要破坏我的计划,所以我要借你的手,让他们彻底消失。我辛辛苦苦地准备了这么久的计划,不能让他破坏掉。呵呵,现在你也要死,来作为我重新复活的肥料吧。”
“你杀不死我。”宋安之冷冷地看着监考老师,“你这么长久都没对我和林岩采取行动,就说明我和林岩把试题答对了,我们不需要接受惩罚对不对?我猜你一开始组织那场考试,就是因为不参加考试的学生你是杀不死的,对吧?”
“呵,你果然聪明,你们确实答对了,我也确实没有办法惩罚答对的学生,但是你忘了一件事。”监考老师得意地说。
“什么事?”
“班长没有参加考试,我却杀了他。而且你已经参加了补考,补考的内容就是选择该不该相信孙强。很遗憾,你选错了,补考没通过,哈哈哈……”
这时,宋安之突然感觉一阵热浪在他的体内不停地翻滚着,火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像是体内长出了一个太阳。宋安之突然感觉自己很口渴,他看着桌子上的一杯水,想要去喝点儿水,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不听使唤。他低头看去,他的腿细了一圈,腿上的肌肉变得又干又瘦,他的脚下还有一片油,那是他自己的油……
遗漏了一个人
林岩整个身体缩在墙角,他眼睁睁地目睹了宋安之变成千尸的全过程。他的裤子已经湿了,流出的液体很快就被屋子里的热气蒸发了,气息弥漫了整个寝室。
监考老师转过身,看着瑟瑟发抖的林岩说:“宋安之真是不听话,他没有擦孙强给他的尸油,所以我能够杀死他,但你擦了,我没办法杀死你。”
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可以活命了?林岩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但你们遗漏了一个人。”
遗漏了一个人?是谁?跟这场考试有关的都已经死了。
没等林岩想出到底遗漏了谁,寝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赫然是班长的女朋友孙梦如。还没等林岩弄明白怎么回事,孙梦如说话了,她说:“你们怎么不奇怪,为什么班长会叫你们去考试呢?为什么他把你们拉下水之后,自己却沦为了监考老师复活的祭品了呢?”她自问自答地说,“因为是我让他通知宋安之去考试的,他办成那件事之后,我就杀了他。”孙梦如边说边举起了一把刀子。
林岩没有机会问孙梦如为什么要杀班长了,因为孙梦如的刀子很利落地切开了他的喉管。
鲜血喷溅的那一刻,他隐约地听见孙梦如对监考老师说:“最后一个也死了,爸,你可以复活了。”

校园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