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原创鬼故事旋转生门

旋转生门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1:09:55 272
机关
“准备好了吗?”我转过头,对盗洞里我身后的两个兄弟以及雇主陈豪说。看着他们迫不及待的表情,我抖了抖手中的洛阳铲,先跳进这墓室之中。
之所以叫陈豪为雇主,很简单,他用不菲的价格请我们仨来倒这座两千多年前的斗,并且说斗里的宝贝全归我们,但除了一样。但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是一件什么宝贝。
“陈老板,照顾好自己,其他交给我们就行。”我严肃地说,“别看这坟墓安安静静,却暗藏杀机!”
我并没有恐吓他的意思,这盗墓本来就是拎着脑袋拿钱的干活,一个不小心命就陪进去了。再说,要是他在这里面出了点儿什么事,谁给我们那一半的工钱?
我举着电筒,发现一副精雕细琢的汉白玉石棺,棺盖上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那龙的眼睛有如拳头般大小,目露凶光。
“畦!光这石棺都值不少钱了吧?”老六边惊叹边伸手去触摸那龙眼。
“别乱动!”我大吼一声,但还是晚了。
“就碰一下,应该没什么事吧?”老六笑着朝我说。但此时,我看见那龙的双眼眨了一下。
“快躲开!”我刚喊出口,那白玉棺盖像弹簧一样弹开,在空中翻转几圈后,朝老六砸去。
那龙眼是一道机关。我眼疾手快,一把将惊呆的老六推开。那棺盖“嘭”地一声落到地上,扬起呛人的灰尘。几乎同时,一只体型不小的僵尸从棺材里直挺挺地蹦起来,手中居然拿着一把锃锃发亮的斧头。
盗了这么多年的墓,我见惯了各种僵尸。虽然这家伙来得猛,我仍有把握,然而事实并不如我所想。
“酒鬼,家伙伺候!”我掏出符咒和桃木剑,酒鬼也拿出黑驴蹄子。
我右手握剑,左手持符,口中念出熟悉的咒语:“天地乾坤,阴阳有序,除魔诛邪,破!”
就在那僵尸靠近我之前,我将闪着灵光的符咒朝它打去,接着一剑刺向它心脏的位置。按照往常的经验,这家伙一定吃痛,颤抖着后退,但是就在木剑接触僵尸那一刻起,我意识到了这僵尸并不一般。
不但我的桃木剑对它没有任何的伤害,就连灵符和咒语也像是不起作用。我正纳闷儿,那僵尸手中的大斧立即朝我迎面劈来,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小心!”酒鬼奋不顾身地将我扑开,那斧头就“哗”地一声在他的后背撕开一个大口子,血如开闸的水喷出来。他惨叫一声,忍着剧痛将手中的黑驴蹄塞进那僵尸的嘴里。
这黑驴蹄是僵尸的克星,是老祖宗千百年使用的看家法宝,不管是何种僵尸,没有不怕这玩意儿的。
当我认为那僵尸必定被制服,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发现我又错了。那僵尸再次举起手中的大斧,朝地上的酒鬼砍去。而那只黑驴蹄仍在它嘴里,一点儿用也没有。
我扔掉没用的桃木剑,捡起地上的兵工铲和那怪物厮杀开,酒鬼和老六也围攻上来。
打斗间,酒鬼被僵尸一脚踹倒在地上,他捂着胸口,吐出大口的鲜血。那僵尸的斧头就要砍到他的身上。
“砍它的手!”我大喊,“把斧头抢了!”
然后我和老六同时朝僵尸的右手砍去,只听一声“咔嚓”,那僵尸的手就从肩上断开。
就在这个时候,更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掉到地上的僵尸手臂居然慢慢解体,变身成一堆虫子,它们齐刷刷地朝倒在地上的酒鬼爬去。
原本已是遍体鳞伤的酒鬼立刻声嘶力竭地惨叫,那些虫子就从伤口处爬进他的肉里。
我挣脱开僵尸束缚,奔到酒鬼的身边。我看到虫子在他的皮肉中乱窜,便从腰间拔出匕首,颤抖地扎进他的肉里,企图将那些虫子挖出来。但是数量太多,根本无法下手,如果把虫子全都挖出,那酒鬼也差不多断气了。我急得手足无措,这时有的虫子也爬到我的身上!我不得不赶紧退开。
“兵子,救我……”酒鬼痛苦地叫喊着。
我看见他从头到脚像是被充了气一样地变形、臃肿,冒着气泡的血浆和肉末不断地流淌到地上。他不断地挣扎,虫子塞满了他的身体,而那些没有钻进去的,也在不断啃噬着他的皮肤。
酒鬼张开嘴痛苦地叫喊,那些虫子又乘机从他的嘴里钻了进去。酒鬼干呕几声,仅仅几秒的时间后,他渐渐不再动弹了。
不远处,陈豪拿着汽油瓶,扔出火折子。“轰”地一声,酒鬼的尸体上冒起剧烈的火焰。
“你干什么?!”我愤怒地站起来,抓住陈豪的衣领,虽然我知道这时候酒鬼已经死了。
“不用火烧,我们就会成为下一个酒鬼!”陈豪大声地说。
“这些是什么东西?”我质问陈豪。
“我也不知道。”
“是你叫我们来倒的斗,你会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墓中有很多机关。”陈豪说,“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虫!”
“兵子!”老六呼唤的声音才让我想起来,他还在那僵尸的手里。
那僵尸张开嘴,露出尖牙,朝快要窒息的老六咬去。我捡起地上的铲子,一下扎进僵尸的嘴里。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这根本不是一具僵尸!
木尸
我发现这僵尸的手臂断开的地方并不是干枯的肉体和骨头的关节,居然是木质的结构。木料表面贴有一层仿佛人皮一样的东西。
“天呐!”我心里冒出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
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僵尸,而是一个木制的机关人,只是被做得像僵尸一样而已。断臂之所以能变成虫子,是因为有特殊的机关,而那些虫子,也是机关所造。
这时,我也想清楚了为什么我的符咒和桃木剑在这“僵尸”身上发挥不了作用。
老六不停地用铁铲拍打着这木尸。但木尸无动于衷,朝老六张开它的大嘴。一瞬间,一股液体从它的嘴里喷射而出。老六立即发出惨叫。
那液体具有强烈的腐蚀性。老六的脸上、胸口快速地腐烂,发出“嗞嗞”的声音,同时冒出阵阵白烟。由于面部皮肉的腐烂脱落,老六的右眼珠也随之滚到地上,鲜血就像瀑布一样从他眼眶泄洪而下。
“不管用何种方法攻击,它根本不知道疼痛。弄不好,又要引来一群虫子,那样更加麻烦。所以不能硬拼,只能将他引开!”我立刻拿起家伙,疯狂地朝那木尸乱打一通。它终于扔下手中的老六,想要攻击我。
“快跑!”我指着墓室的石门。大喊。然后掏出背包里的一瓶汽油,朝他泼去。那木尸正朝我冲来,我步步后退,看准时机,将火折子往木尸的身上扔去。熊熊的大火便在它的身上燃烧起来。我一个翻滚,躲开它的攻击,也朝着石门的方向快速跑去。乘它追上之前,我们三个人合力关上墓室的石门。
老六的眼睛还在流着血,我在衣袖上撕下一块布,替他止血包扎。而陈豪也脸色煞白,看来惊吓不小。这时,随着地面的晃动,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但是几秒的时间过后,又归于平静。
我警惕地环视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间直径大概一百米的圆形大殿,它的四周环绕着几十个墓门,每个墓门同我们身后的及其相似。大殿中央地面画有一个太极图,还有一根粗大的柱子,柱子旁立有一块两米的石碑。
最显眼的是柱子的上端依附着一只大大的鸟。此鸟青毛红冠,作展翅状,它的双翅一共有十来米长,眼珠有成人的拳头般大小,双爪修长尖锐,似乎马上就要朝我们飞过来抓住我们一样。
陈豪缓缓地朝大殿中央的石碑走去。我也紧跟上去。
光滑的石碑上刻有奇形怪状的文字。不像是小篆,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种文字,那时秦国还未统一,文字也比较混乱。但是我发现陈豪在认真地看着那些字,并且显得很激动。
当他为我解释上面的记载时,我才意识到危机已经降到头顶。
木鸢
石碑上的记载和一个伟大的人有关联,那就是墨子。
墨子是春秋战国时期墨家的创始人,在那个战火连年的时代里,他提倡兼爱、非攻等思想,受到一部分人的推崇。此外,他也是一位出色的木匠,据说他的工艺比鲁班的还要高明。《韩非子》中记载,墨子花了三年的时间,制造出一只会飞的木鸢,但是才飞了一天就失败了。
以上的内容,是我之前所知的,但是看完石碑上的记载,我才知道真相:
当年墨子周游列国到郑国的时候造出了一只会飞的木鸢。此乌不但能翱翔天际,而且能装备箭弩,从空中攻击敌人,却使己方不出一兵一卒。在那个冷兵器时代,即使简单的机械也有巨大的作用。墨子的好友子伯将这件事告诉了郑国国君。
郑国国君希望墨子能够大量制造出木乌,以便进攻别国,扩大郑国的领地。但是这件事与墨子提倡的兼爱非攻相违背,他拒绝了国君的要求。可是墨子其中的一位弟子,暗地将制作的方法告诉了国君。
郑国开始大量生产木鸢,并且攻打韩国。结果战争中木鸢有一道程序问题没有解决,郑国大败,不仅木鸢没有发挥作用,十几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战场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郑国在那年被韩国所灭。
墨子的挚友子伯也在这场惨烈的战火中丧生。墨子为子伯修建了一座遍布机关的陵墓,并将那只木鸢作为陪葬品。此后,墨子便离开了郑国。
“难道这就是那只木莺,意思是……它会飞?”老六站到我身边问,“还会攻击……”
“闪开!”老六的话还没说完,“咻咻!”的几十支暗箭从那木鸢的嘴里射过来。在我推开老六和陈豪的一瞬间,一支箭就射进了我的胸膛。我快速躲闪,那些箭不断落到脚边,差一丝都会将我身上射出血窟窿。
躲到墙边,我赶紧握住胸口那支看似普通的箭,想要把它拔出来。万一这箭头上涂有剧毒的话,我就完了。
没想到这暗箭中也藏有机关。就在我准备将箭拔出的时候,我手中的箭立刻像是突然被斩断成无数小截一样地断开,掉到地上。
我张开手掌,看着留在我手中的两截。几乎就在一瞬间,它们居然变成了两只蟑螂般大小的虫子,我能清楚地看见它们尖利的牙齿一张一合,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哧哧”的声音。其他的箭也同样地在变成虫子。
一阵痛感,那虫子已经咬破我的手掌,钻进肉里,到处乱窜。就在我目瞪口呆间,它们已经窜到我的手臂上。我慌忙地拔出匕首,咬紧牙关,看准肉里鼓动的位置,一刀戳进去,将它们给挖出来。
老六和陈豪已经拿出汽油,朝那些虫子泼去,在接触火焰的一瞬间,周围燃起大火。而这时,那石柱上的木鸢竟煽动了一下翅膀,接着一声刺耳的呜叫,就像是被唤醒一样地脱离石柱,盘旋在大殿之中。
我脚下的地面又开始晃动,“轰隆隆”的声音再次传来!
“快找主墓室!”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离开这里!”我拉着老六慌乱地跑着。
我话刚说完,那木鸢伸出利爪就朝我们冲来。
“啊!”随着身后老六一声大叫,我感到一股强劲的拉力,老六脱离了我。
那鸢张口将老六叼了起来,再一甩头,老六被扔向墙壁,摔到地上。
“老六,你怎么样?”我焦急地问。
“快找到主墓室!”老六捂着胸口,咳出一摊血。
面对几十间墓室,我根本不知道哪间是主墓室。我和陈豪只能病急乱投医,跑到一间墓室前,吃力地推开石门。墓室里放着一副汉白玉石棺,这明显不是主墓室。我又继续推开另外一间墓室的石门,还是同样的摆设,就像是复制的一样!
我呆滞地看着大殿四周几十间墓室,难道要我每一间都打开来看吗?这根本不可能!但是面对虎视眈眈的木鸢,我没有办法,我只得继续推开另一间石门。
就在推开这扇门的瞬间,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绝望随之爬上我的心头!
旋转
我看到了我们从盗洞里进入的那间墓室,那个身影正是当初被我们砍掉手臂的木尸。但是我清楚地记得,那间墓室根本不是这个位置!
幸好在那木尸跳出来前,我们立刻关上石门。而木鸢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
我立刻掏出一把枪,转过身,还没扣动扳机,那家伙已经朝我飞来。它伸出利爪,居然将我抓了起来,尖锐的爪尖刺进我的身体里,血浸湿了衣服。我随即脱离地面,摇摇晃晃在它的爪子中腾空而起,手中的枪也掉到地上。
老六立刻捡起地上的枪,企图对准这家伙,但是双手不停地颤抖,我真担心他一枪打在我的身上。在空中摇晃的我心惊肉跳地看着老六,突然,我在这个居高临下的位置,似乎发现了主墓室的线索。
“嘭!”一声枪响,老六似乎打中了木鸢,它加速振动翅膀。随着木乌在空中颠簸、旋转,我发现这大殿像是一个罗盘:中间正是阴阳鱼,而那一周的墓室既是罗盘上的卦象。随着又响起熟悉的“轰隆隆”声,我看到阴阳鱼图案轻轻地转动了一下。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旋转的陵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墓室一共有六十四间,分别对应罗盘上的六十四卦,刚才我之所以误打开之前的墓室,正是因为那间墓室正好转到那个位置!我刚想喊出口,只听见一连串的枪响。
“哗啦”一声,木鸢的一只翅膀突然断裂,坠落下去。木鸢松开利爪,朝举枪的老六扑去,而我重重地摔到地面。
古代墓葬极其迷信风水,所谓寻龙点穴,就必须将这穴找准。即使是一针之差,宝地也可能变成凶地。但若是运用奇门遁甲之术设计陵墓的话,将风水封锁在一间墓室中,这样的设计不仅使盗墓贼对主墓室的位置无从下手,而且更能保持整个陵墓中阴阳五行的平衡。要找到主墓室,必须依靠罗盘找到奇门遁甲“八门”中的“生门”。
我全身像散架一样地疼痛,勉强地站起来,掏出包里的罗盘,走到大殿中间的阴阳鱼处,将手中的罗盘摆正。然后踏出寻龙步伐,念出奇门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行,人山宜知六甲秘祝,生门,启!”
老六的惨叫在我耳边连续不断,陈豪只能胆怯地蜷缩在远处。
失去一只翅膀的木鸢无法再飞翔,但是依然很有杀伤力,它嘴里不断喷出腐蚀液体,然后用锋利的喙,像啄木乌一样不断地在老六身上啄。承受着双重伤害的老六在地上嘶吼、翻滚。
随着我念完最后一个宇诀,罗盘中的磁针指向坎位,即北方的那一间墓室。
“我找到主墓室了!”我指着主墓室方向激动地大叫。
“啊——”我听到老六最后的一声惨叫。他肚子和背上的肉几乎已经掉光,五脏六腑和肠子都从身上的窟窿里流出来。木鸢的喙极其有力,每一次都将老六的身上啄出一个窟窿。老六森森的白骨不断暴露出来。木鸢啄住他的一根肋骨,一抬头,将他整个人叼起来,又甩了出去。他的身体砸到墙上,立刻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血和碎肉像雨一样洒到我的身上,强烈的腥臭味儿使我呕吐不止。
老六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老六!”我眼泪涌了出来,看到凄惨的老六,我已经失去理智,只想要朝木鸢冲去,和它拼个你死我活
“快跑!我们打不过它的!”陈豪极力拉住我朝主墓室跑去。
木鸢巨大的身体此时动作已有些迟缓,却依然凶猛。
我和陈豪奋力打开主墓室,就在那一瞬间,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迎面照过来。站在门边的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哪里是墓室,简直是一座恢弘的宫殿!正是此时,木鸢伸出它的大嘴,一口就把我叼走了。
“救命啊!”我不禁大喊。但是陈豪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然后他推动石门,并没有救我的打算。我陷入了绝望!
主墓室
没想到木鸢看到陈豪进入主墓室,就将我甩到一旁,然后再次向主墓室的陈豪冲去。只听见“嘭”地一阵撞击声。木鸢正好撞在关闭的石门上,散成一堆木块。
我已经伤痕累累,无力地趴在地上,浓稠的血从嘴里、伤口处汹涌而出。想起失去的两位兄弟,我突然后悔倒这个斗。不管多少钱,也换不回酒鬼和老六的生命。愤怒的火从我心中燃起,我吃力地站起来,推开那座石门。
“哈哈!”石门打开,我就听到陈豪激动的笑声,“没想到,这是真的!”
这时,我才看清这主墓室。墓室很高大,散发着蓝色的光亮,摆放着无数的青铜制器和金银珠宝,最大的棺椁两边各有四副棺材。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墓室中布满数个大型的齿轮,齿轮还在不断地转动,发出“轰轰”的声音。原来旋转的陵墓是靠这些齿轮推动的。
而那个最大的中心齿轮上镶嵌着一颗发着蓝光的石头,那石头犹如饭碗大小。
“这是什么地方?”我愤愤地问。
陈豪没有回答我,而是径直地朝那个发着光芒的齿轮走去。
“站住!”我掏出枪,指着陈豪。
陈豪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然后“哼”地冷笑了一声。
我却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我出钱,你们卖命,谁也不欠谁!”陈豪摊开双手,无所谓地说。
没想到他看穿了我的心思,这使我更加愤怒。
“你知道当初墨子的木鸢为什么不能成功,郑国为什么战败而亡吗?”没想到陈豪提出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我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依然举枪对着他。
“因为没有动力!没有动力什么木鸢、木尸,全都是一堆废物!”陈豪继续说,“郑国战败那一天,紫微星异动,天降玄石于战场。据说这玄石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这座陵墓的动力来源正是这玄石。它不仅驱动齿轮使墓室旋转不止,而且陵墓中的所有机关都能运行!”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身上的伤已经快要将我吞噬。陈豪说得没错,他出钱,我们出力,生死都各安天命。何况我这时候根本拿他没办法,手中的枪早已经没了子弹。
“啪!”抢从我手中掉落,我无力地瘫在地上。我看到陈豪激动地奔向那块发着蓝色光芒的玄石,他伸出手,将其从运转的齿轮上拿了下来,所有的齿轮同时停止了转动。
我的眼睛也在那时再也撑不开,我竟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随后,我感到周围的世界开始像地震一样地天旋地转,像是失去支撑的高楼逐渐倒塌。在木石坠落的“轰隆”声中,我似乎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喊,但仅在瞬间就消失了。

原创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