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欲

爱上灵异网 2021-08-29 11:53:55 1706
李三是半路出家的厨师,却工作在五星级酒店,还有专门的小厨房。
不用说,猫腻肯定是有的……
小小的厨房内肉香弥漫,李三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眯着眼去看锅里夹着大料翻滚的尸体。
对,是尸体,婴儿的尸体。
“冤有头喽债有主,该找谁报仇找谁去,可别为难我这个厨师啊……”
李三嘴里念念有词,明明该让人惊惧的话语,从他嘴里吐出来却总是少了几分恭敬,多了调笑的意味。
“啧啧……”
稍稍地舀了半勺汤汁,不等热气弥散就往嘴边递去,味道果然又是不同。
李三咂了咂嘴,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再给自己来点儿福利。
“来了,来了。”
奈何外面的客人已经等不及,先是让服务员催了两回,这一回竟是自己来了厨房。李三不好再拖,只得连锅带盖,一溜儿端了出去。
不用说,能吃得起婴儿汤的肯定是在天字一号房。只是这一次的客人是求什么呢?李三不知道,也乐得糊涂。
“哟,客人久等了,李三给您们赔罪喽!”
李三说着,将冒着热气的锅放到转盘的最中央,自顾自地作了个揖。
婴儿汤无疑是吸引人的,倒不提它是不是真的美味,单单物以稀为贵几个字就值得人们行走在法律边缘,只为尝尝鲜,了了愿。
像往常一样,李三默默地缩在一旁,等待客人许愿后动手替他们分食。
“这就是婴儿汤。”
主位上的男人动了动嘴唇,面无表情地介绍道。
“对,这就是婴儿汤,能完成你愿望的婴儿汤。”
旁边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不带情绪地接了话,扭头间,似乎在李三的方向流连了一会儿。
“你可以吃一个男婴求子。他们说了,吃什么补什么。”
中年女人舔了舔嘴唇,猩红色的唇膏晕开,在灯光的掩映下分外骇人。
“你还可以喝汤壮阳。”
主位上的男人突然扯出一抹笑容,却是对着厨师李三。
李三心下一惊,不断地骂着三人变态,可面上还是谄媚地笑着回了话。
“您说得对,这东西可大补呢。”
李三故意朝男人挤了挤眼睛,一副你懂得的模样,却见男人止住了笑容,只意味深长地盯着他。
“我认得你。”
扎马尾的年轻女子认真地说道,还确定似的冲着李三的方向点了点头。
李三慌忙翻找记忆,也顾不得男人的眼光,只怕一个记不起来就得罪了包厢里的贵客。
马尾,年轻女人,认得我……
李三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着这三个关键词,脑门上冷汗涔涔,好在终究还是记了起来。
“哎呀,是酒店开张时候的贵客呐!我李三人傻记性差,姑娘你可不要和我这般蠢人计较啊!呵呵……”
李三猛地一拍巴掌,胡乱将姑娘夸了一通之后,就自顾自地呵呵傻笑。
扎马尾的年轻女人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补充些什么,却在主位男人的示意下噤声,只眼神怪异地看着李三。
“咳咳,我也记得你。”
中年女人又舔了舔嘴唇,又回味似的咽了口唾沫,也将目光投向李三。
小小的房间里,三个人像是约好了般去看李三,直逼得他后退几步才收回目光。
“来分食吧。”
男人不再为难他,只自己动手揭开了锅盖,示意李三上前。
忍忍,再忍忍,等到分食后就能离开了。
李三努力安慰着自己,拿着汤勺的右手却不住抖动,显然被这诡异的气氛吓住了。
“刀呢?怎么不用刀?”
男人皱了眉头,将自己的汤碗挪到一旁,任凭李三握着汤勺停在半空中。
果然是熟客。
李三总说婴儿汤要先分食婴儿,吃饱后再尝汤汁会更加鲜美。其实他不过找了个离开的借口,早些出去偷懒罢了。而今天,李三却不愿意,或者说是不敢在三人的注视下将婴儿分食,只好先分汤,待自己做好心里建设后再说。
无奈男人是个挑剔的主儿,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理念,李三尽管心里不安稳,还是放下了汤勺,转而从餐桌下抽出分食婴儿专用的匕首。
这匕首据说是老板从西藏喇嘛那儿求来的,可以镇住死婴的煞气,纵然变成孤魂野鬼也不能兴风作浪。
李三是从来都不信这一套的,不然也不会来应这煮婴儿汤的位置,还毫无悬念地待了这整整半年。
是第八十一个呢。
李三将婴儿捞到了餐盘里,心下默默回忆起了它的来历。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不过是老一辈重男轻女的思想,听说夫妻俩原本还决定留下来的,却是在听了收死婴的蛊惑后改了主意,为了那不多的人民币断了这条人命。


主位分右腿,肉嫩。
李三僵硬地切割着婴儿的四肢,勉强自己说起了早就背好的吉祥话。
男人没有再躲,只无声地看着盘子里的肉食,眸光闪动。
女人分胳臂,好看。
李三这才沉了气,轻车熟路地去割婴儿的胳臂,还在给女士装盘前帮忙切了块。待礼成后,又将残余的婴儿肢体放回了热汤中,弯腰开了桌上的电动保温档,就迫不及待地打算离开。
“李三,我认得你。”
却是主位的男人唤住他,以同样无聊的字句。
李三真想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算了,你吃就好好吃吧,和我一厨师攀关系是怎么回事?总不能还惦记着打折吧?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尽管心里百般吐槽,李三还是耐着性子回了头,打算再客气地插科打诨几句就告辞。
却不想刚回过头,整个房间的灯竟是全灭了。
“我们记得你,你却不记得我们。”
是年轻女子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李三总觉得要有事情发生,只是心里再急,身体却像是被人施了法术般动弹不得。
“我们还没许愿。”
主位男人拍了拍手,整个房间才又亮堂起来。可要是猜到即将看到的一切,李三宁愿永远呆在黑暗中。
那桌子旁边坐着的,哪里还是三个熟客?灯光下,四个浑身通红的婴儿齐齐坐满桌角,最靠近李三的显然是那个刚刚被分食的女婴,身上还不断地向地面溢着汤汁……
李三惊恐地瞪大眼睛,嘴里嗫喏半天,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蹦出来。
灯又灭了下来,静寂中只有李三粗重地呼吸声不断起伏。
“我许愿,食婴者终变被食婴儿,且世世不过轮回道!”
是年轻女人的声音,李三突然记起了她上次过来时候许下的愿望,似乎是容颜永驻。
“我许愿,食婴者族人无论男女,有孕必是死胎,死后投入奈何桥下,日夜难逃弱水之苦!”
是中年女人的声音,她上次许下的愿望,正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我许愿,偷人婴儿者千刀万剐!”
主位上的男人显然恨极了偷孩子的人,毕竟李三煮过地婴儿汤里只有一个男婴,下锅前还有些微弱的呼吸。现在想来,也能知道他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咦,你们忘了我们的厨师呢。”
竟是小女孩尖细的声音,原来轮到了今日的女婴可吗?只是为什么会提及我!李三忍不住浑身战栗,终于软着身子滑倒在地。
“我许愿,见死不救者、推波助澜者不得善终,且转世再不为人!”
“阿成,你去看看李三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惹毛了客人?”
年轻的服务生应了一声,赶忙跑到天字一号房,轻轻地敲了敲门。
“您好,送酒水的。”
并没有人应声。
服务生犹豫着推开了门……

真实鬼故事推荐

鬼故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