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惊魂之女孩

惊魂之女孩

爱上灵异网 2022-03-25 20:35:19 493

自那以后,西科大的梦消失了,我以为这些怪事就到此为止了,可是当我拆开录取通知书时,我看到了,亲爱的周红军同学,恭喜你被西云科技大学录取,而西云科技大学就是西云科大,原来这些事件背后一直有个神秘的东西在操控着一切。

宿命,注定无法修改,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也许西云科大就是我的归宿,我必须去那里弄清楚这个梦到底会给我带来什么,我始终觉得我妈妈的死不是偶然,一定跟这个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觉定了要去西云大上大学,我的性情变了,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或许这是因为妈妈突然就离开了我,我还沉浸在失去至亲的痛苦之中。

领到通知书这一天,我整个人的精神始终处于低迷状态,走在路上,坐在家里,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个关于西云科大的梦与梦醒后妈妈死去的事实。

这天下午,我来到列面镇的大森林网吧,开了一个包间。坐在电脑面前,熟练的打开IE浏览器,搜索到了西云科技大学的主页,然后click进去。我最想知道的是这个学校跟我梦中的学校是否是一样的,那些树、建筑、体育场会不会就是我梦中所见的。带着疑问,我在主页上找了很久,终于在校园风采栏上找到一张建筑的图片,好熟悉,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建筑,高约十六米,绿树坏绕,隐隐约约看得见一扇门,门的右上角写着苍老的几个大字“西5楼”。看到这里,我瘫坐在椅子上,双眼直直的盯着屏幕上的那张图片。心里的疑念沉了下去,所有的一切都被证实了,我的梦是真的,充满恐怖意境的西科大正在等着我,而我必须去,因为这是我的宿命。

自从在网吧证实了西科大的梦是真的后,我的性格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以前我是一个活泼爱笑的人,任何人都能跟我处得热火,现在阴沉脸上放佛飘荡着乌云一般,让人望而却步。是的,我正在被这个梦改变着,而且是向着怪异的方向改变着,我心里明白这是一件坏事,不过我控制不住整个大局,我就像真板上的肉任由宰割,除了接受还是接受。

时间像流沙一样从指间划过,不知道是流沙太细还是指间太宽,不知不觉我已经笼罩在梦的阴影下两个月了,还有几天我就要去西云科大上学了,是的,我很激动,我很想知道这些怪事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尤其是梦与妈妈的死究竟有没有关系或者有什么关系。

在出发去学校之前,我去武胜见了我喜欢的人“源”,和她吃了一顿饭,面对彼此,我们还是觉得挺尴尬的,不过不重要了,因为我要去西云科大了,这次或许就是最后一面,尽管很尴尬不过还是很珍贵。

9月2日我踏上了去西科大的旅途,天空下,乌云不停的在我的头顶上方盘旋,像是无数架战斗机正在作战一样,时而高飞时而俯冲,放佛炸弹随时都会伴着雨点往下狂轰滥炸,一种站在风中为天上可能会掉炸弹而恐惧的感觉飘荡在我的心里。

我家在小镇上,没有直接到西云科大所在的绵阳市的车,所以我必须到县里去乘车。打一辆小车到了县里的汽车站,拿着身份证站在卖票台前,“一张绵阳的票。”

售票员抬起苍白的脸,“今天去绵阳的票卖完了。”很难想象她的声音比她那苍白的脸更苍白。

“那明天的还有没有?”

她低下头看了一眼电脑,“明天早上六点有一班车。”

“好吧,给我一张。”当我付完钱拿着票扭头走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阴笑。一张苍白的脸在阴笑,我不禁快速的回过头,不过她却跟开始一样,没有任何怪异之处。我自我安慰,“或许,这几天我太紧张了。”

出于时间的无奈,我在车站旁边找了一家旅馆,永佳旅馆。这家旅馆在第五层楼。当我踏上五楼的时候,我想起了梦中的西云科大,我的寝室也是在五楼。

房东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给人一种粗狂的感觉,粗声粗语间,倒挺让人放心!

开了房间,我很累,静静的躺在床上,打量着这个三十块一晚上的房间,房间只有一扇小窗通往外界,破旧的墙壁上满是折皱,这房子没用来拍鬼片真是浪费了。闭上眼睛想着西科大寝室的那扇小窗,不知不觉进入了循环的噩梦之中,他们围在充满月光的窗前,猫着身子在那里不停的晃动,我感到十分好奇,便悄悄的下了床,轻脚轻手的向他们移过去,想要狠狠的吓他们一跳,走近时,映入眼帘里的竟是,四个室……

梦做到半夜的时候我醒了,背上全是冷汗,那种湿哒哒的感觉,弄得皮肤非常不舒服。看了手表,三点钟了,憋急了,起床上个厕所。我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向左转,厕所就在前面不远处,我拖拖拉拉的向前走去,突然我看见左手楼梯转角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女孩子身上满是血迹。她蜷缩在角落里,抬着头望着我,不住的晃脑傻笑,我转过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喘着粗气,狠狠的吞了口口水,等了很久没见任何动静。

我慢慢的打开门,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没有见到那个女孩。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这几天太紧张了,产生了幻觉?

我从门缝挤出身子,向着楼梯走去,转角处什么也没有。可能是我真的太紧张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道。于是放松了神经,拖拖拉拉的向厕所走去。

上完厕所回来时,我看到那个女孩子像刚才一样蜷缩在那个转角处,不停的晃脑傻笑,抬着头双眼直直的盯着我。我感到事情并不是幻觉那样简单,她的眼睛在楼道微弱的光芒下显得凄冷,让我心里发毛。

我知道如果她是鬼的话,今晚我跑是跑不掉的,所以我鼓起十二万分勇气,假装没有看见她,以刚才的步速回房间,同时用余光盯着她。我慢慢的向房间走去,她忽然站起身来,耸拉着双臂,双手自然下垂,向着我走上楼梯,“哇”我刚喊出口,又用双手捂住了嘴,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反锁上门。此时此刻我心里很矛盾,我不能喊,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可是我明明看到了。如果我喊了,她是鬼,她肯定会消失,到时候这层楼的人肯定把我当疯子送往疯人院?我站在门背后,脸上汗水棽棽,欲滴下落。咚咚。门被敲响了。我静静的听着,不敢出声。

“我知道你在门背后,放心吧,我不是鬼,我想做一个演员,刚才正在找拍鬼片的灵感,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哈。”门外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清脆悦耳。

“演员?”惊魂未定的我回道。

“是啊,白天找不到灵感,所以就晚上出来找找灵感了,我家就在四楼,我可以跟你聊聊吗?”

“现在这么晚了,我们两个可能不太好吧!”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男的害怕什么?”

“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而是……”说话间,我打开门,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她什么都没说,直接往房间里走去。

“这房间真烂。”

“是啊,确实很烂,毕竟只要三十块一晚上。”

她转过身对我说“你把门关上”。

“为什么要关门,你等会要走,就不用关门了吧!”

“谁告诉你,我等会就要走的,你什么时候听说,鬼遇见人了还要逃避人的!”

我仔细打量着她,“你不像鬼。”

“呵呵,鬼都看得出来啊?”

“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见过”我站在门边紧紧的握着门把手。

她盯着我的眼睛,“你是不是害怕才不敢关门的。”

“怎么会,我为什么要害怕鬼,我又没做亏心事。”

她盯着我的眼睛向我走来,把我逼入墙角,然后握住我的手,“看吧,我是有温度的,鬼是没有温度的,所以我不是鬼。”

握着她得手,的确有温度,“呼”我长长的呼了口气。

“哈哈,还说你不怕!”她笑着重复我刚才的样子,“呼”,长长的出一口气。

“你玩够了没,今晚我都被你整神经了,我明天还要赶路,你还是回家睡觉去吧。”

“不行,我不能回家睡觉,今晚你必须陪我出去找灵感!”

“今晚,还陪你出去找灵感,你在开玩笑吧,你还是快回家,你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担心死的。”说道这里,我不禁的怀念起妈妈来。

“对,就是今晚,你必须要陪我到外面去找灵感,她认真的看着我。”

“不行,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明天还要赶路。”

“你是不是要到西云科大去?”

我惊呆了,双眼鼓鼓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西云科大?”

她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你今晚跟我去找灵感我就告诉你关于西云科大的事情。”

我知道她有问题,她说的去找灵感更加有问题,可是我很想知道关于西科大事情,不管她有怎样的目的,我必须去,因为这就是我的宿命,最后,我答应陪她去找灵感。

我们关了门,走下楼,到了四楼的时候,她要回家拿电筒,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我们一起进去,拿了电筒就出来了。此时我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看来她不是鬼,是人!

我们一起下了楼,走到楼下的时候,她让我走后门,我也没多想,就跟着她从后门出去了。出了后门,到了广场,我们两停在那里。“我们到底去哪里?”此时我当她是一个陌生的朋友。

她笑笑说,“你敢不敢去墓地?”

“墓地,去墓地干嘛?”

“敢不敢去?”她一脸的蔑视在路灯下显得不是很清晰。

“怎么不敢,不就是去墓地嘛,走,往哪边!”

她笑呵呵的拉起我的手往左边走去。而左边就是城郊。一路上她跟我聊天,她告诉我她看过大型小说,鬼吹灯,一到八部,藏地灵异一到七部,地铁惊魂二十几部……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盗墓笔记,里面的鬼怪、僵尸,墓穴让她非常向往。我低着头看着她。

“你的喜好挺特别啊。”

“还不止这些呢,还有剖尸,撞鬼……很多很多。”

“你今天要我陪你去墓地,是不是你一个人害怕不敢去?”

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哪有,我才不怕呢!”

看着她那可爱样,我在心里呵呵的笑着,胆小还不承认。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墓地,一眼望去,散乱的墓碑层层叠叠的立在这片小树林里。来到墓地后她变得开始寡言起来,不再嘻嘻哈哈。

她拉着我走到一个墓碑前,用电筒照着墓碑,指着墓碑上的照片“你看像不像我?”声音很是阴冷,使得我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我仔细的看了看那张崭新的照片,脸色瞬间青了下来,双手不住的颤抖,冷汗不住的从额头冒出来。

我甩开她得手正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我听到了她得哭声,随后她一把抱住我。什么情况现在,我莫名其妙的站在原地,我试着用颤抖的手再次去感觉她得体温,没错啊,她是有体温的啊,墓碑上的照片怎么回事?

她放佛听见了我的心声“那是我妈妈,3个月前她死了,她去外婆家,外婆住得那栋楼刚好发生火灾,那栋楼被烧成了灰烬,她连骨灰也没有留下。”

听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的妈妈3个月前也是死于火灾,跟你妈妈一样!”

她把头从我的怀中抬起“真的?”

“真的,她还留给我一个手镯”说着话我就把左手抬起给她看。她看到后,十分惊讶,我妈妈也给我留下一个手镯,她抬起右手,令我们两惊奇的是,两个手镯居然一模一样。我们站在那里两久久未语。

不知不觉天要亮了,看了下表已经5:12了,她说,“我们回去了吧。”

我没有回答,不过她却好像已经得到我肯定的答案一样,拉着我往回走。一路上,她给我讲了一些关于她妈妈生前的事情,她拉着我的手,我拉着她得手,感觉特别温馨,好像这个世界就我们两个人是同类,心灵的相互依靠使得什么都没有的我,好似什么都有一般,幸福!

我们从后门进了永佳旅馆那栋楼,到了四楼后她邀请我去她家休息下,我委婉的拒绝了,我六点就要去乘车了,来不及了。于是我上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表5:39,我庆幸,还好赶得上车,我背好包快速的冲下楼,从正门出去,我刚一踏出正门,便听到嘈杂的声音。

随后走近,我看到外面一大群人围着几个穿警服和穿纯白衣的人,我想那是警察和医生,我好奇的加快脚步,想要看清到底是什么事情。当我走到人群中挤进去的时候,我惊呆了,地上躺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旁边一个医生正在给一个警察报告: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凌晨2点多。而这个女孩就是昨晚跟我一起去墓地的那个女孩!

我呆在了人群中,周围的的噪音放佛已经不存在了,我的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和她甜美的声音。不知不觉,我的眼角再一次湿润了,我同类死了,我心灵的依靠也没了,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我又是一个人。

我很想走过把她抱在怀中,用尽全力抱住她,把她疼醒,可是,这些警察是绝对不允许的。我凄凉的转过身,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然后向着车站走去,一切的一切都是宿命,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再见到她,那一定是命中注定。

六点整,我坐上了去往绵阳的汽车。一路上,心情低落,窗外的景物不断出现,不断消失,放佛这就是人生,有些东西出现,有些东西永远失去。

十一点的时候我到了绵阳,我很饿,可是我没有心情吃饭,我整理了下自己的大脑,想要将那个女孩子忘却,说来很好笑,跟她度过了大半个晚上居然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人生就是这样,有得人你是不知道她得名字的或者记不住她得名字。而现在,我只想快一点到西科大去一探究竟。

待续……

【作者的话】各位读者,谢谢你们的评论,更谢谢你们的支持。在,我是一个新手,从小我就对鬼故事感兴趣,时间一长,大脑对鬼这一特殊存在有了自己看法。我并不知道大家会对我想的那些怪怪的东西感兴趣。之前投稿也只是试一试,没想到录用了我的稿子,在此,感谢编辑给我一个展示的机会。我去网站看网评的时候,看到你们焦急的等待,也挺不忍心的。在此我将这个故事给大家整体透露一下吧!故事大概还有六七更,故事是以悬疑和阴谋连接起来的,由于后面的剧情需要强大的铺垫,同时我也想写好接下来的剧情,所以我会在内容上放慢故事情节发展的节奏,希望大家耐心点。这一更《惊魂之女孩》,下一更《惊魂之老人》

本文《惊魂之女孩》相关内容是由爱上灵异网鬼故事频道小编整理,在此提醒大家应理性看待这篇鬼故事文章,要相信科学,做到不造谣,不传谣,希望本文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长篇鬼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