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灵异事件农村灵异事件说一说福建北部一个小山村儿时的故事… 胆小慎入!

说一说福建北部一个小山村儿时的故事… 胆小慎入!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0:24 1484
#1.夜渡口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别说是具体到哪一年。甚至都无法确认故事发生的大概年代。

在我老家县城的东北部,从县良种场那条路往前大概几里路。有一个叫大游的村子,村子附近有一条河流。河流很深,水质却很好,以前还可以直接饮用。

后来城里越来越多的人都跑那游泳去。河水也就慢慢变差了。因为从县城到那只有六七里路。我上中学的时候,经常下午逃最后一节课,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们到那游泳。虽然那里每年都会淹死好几个人。

边也有禁止野泳的标识牌。但一到夏天的傍晚。那里仍然是整条河都是一个个脑袋。顺着这条河继续往上游大概好几里有一个渡口。渡口现在已经没有渡船了,也没有了那一根横贯河面的大铁链,但我这故事就是这个渡口。确切的说,是很久以前这个渡口发生的一件事

那时候,渡口有一条小木船,一条很粗的横穿河两岸的铁链,河东边的大树下有个小屋。小屋子里住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伯。他就是长年住这里,给河两岸要过河的人们滑船的,确切说是拉船,就是人在船上,拉着铁链利用反作用力来让船前行的,河面并不宽,大概几十米,但河水很深,一般都有三四米左右。人们要过河的时候,只需要大声叫几声:过河啦!大伯就会应声而出。经常渡河的两岸的人们也会经常给老人一些米啊油蔬菜什么的。但老伯通常是不要的。人们也就偷偷放在屋子边上老伯能看到的地方

有一年的冬天,老伯躺在屋子里睡觉。忽然听到屋子外面的河水发出很大的声响,哗啦啦。哗啦啦。老伯很是奇怪,虽然是南方,但这冬天的夜晚也是非常寒冷的,有谁会在河里游泳什么的吗?越想越奇怪,摸出枕头边的手电就开门出去看了。一到河边,哗啦啦的声音特别大,顺着手电光看去,老伯看到他前面十几米的河面上,有个白色的上半身外水面上,下半身在水里的人。因为是背对着老伯往河的对面走去,所以老伯分不清这人是男是女。更奇怪的是,这白色的人居然是在河里推着一只同样也是白色的小船往前走的。在这大晚上看到河面上如此诡异的一幕。老伯不由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再看的时候,那白色的船和白色的人都不见了。回到屋里。老伯越想越不对!那河水至少也有三米多深,那白色的人居然能露出上半身在河里推着船走。这人得有多高啊?越想越怕,一直到天亮也没合眼。第二天,天一亮就划船到对岸去看看,结果在河边的几颗小树下发现了一只白纸扎的小船,扁扁的贴在地上都被水浸湿透了。

#2.哭丧棒

这个故事我小时候听到过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一个是我奶奶说的,我奶奶说的一点都不吓人,我今天讲给大家听的是另外一个版本。是我们村子里一个话唠子老爷爷讲给我们那一群小孩听的。每次听得晚上都不敢一个人起床尿尿。但第二天又去听第二遍,人都是很贱的。我童年的时候也很贱的

故事是这样的,我们乡里有一个自然村,村里有一个二流子,所谓二流子,就是平时不务正业,整天游手好闲的年轻人。这年轻人不但游手好闲还经常在村子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只要村里人家里少只鸡少只鸭什么的。八成就是他干的。偷回来当晚就在家里杀了吃了。家里人也管不了他。只好准备好钱,等着别人找过来陪钱给人家

话说这二流子整个村子几乎都被他偷遍了。村里人对自家的鸡鸭都看得比较紧了。也很难再下手了,有一天下午,这家伙提着一个编织袋,准备翻过后山,因为后山的另一面山角下,有一个很大的鸭棚。他准备到那偷几只鸭子回来宵夜。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看鸭棚的人不在。偷了两支鸭子背着编织袋就往回走。翻过山头正准备下山的时候。脚下好像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扒开杂草一看。是一个细长的白瓷瓶,很是漂亮。心想这瓶子不错。放床头桌上一定很好看。顺手捡了起来就回去了

当天晚上杀了一只鸭子,吃完心满意足的回房间里,不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已经不在床上了。自己正穿着孝衣,拿着哭丧棒走在一只出殡的队伍的前面。回头一看。身后就是抬着棺材的队伍,更让他恐怖的是,棺材头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穿着黑棉袄的老头。老头还在冲着他笑,边上的人似乎看不到那老头,也看不到他。依然向着前走。这二流子吓坏了!哇哇哇大叫了起来!这一叫。把二流子叫醒了过来。屋里黑乎乎的。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不。好像自己手里紧紧抓住了一个冰凉冰凉的东西!开灯一看。卧槽!是白天捡回来的那只白瓷瓶!把瓷瓶放回床头桌子上,擦了把脸上的汗,正要关灯。忽然眼角余光感觉墙角似乎有个人影!转头望去,一个满头白发穿着黑棉袄的老头正蹲在墙角冲他笑!没错,就是他刚才梦里看到坐再棺材头上的那老头!哇哇哇!这次不是做梦,二流子冲出房间就往他父母房间跑!

二流子父母被他弄醒,三个人一起到了二流子房间,房间的墙角一个人都没有。父母骂了他几句,正要转身回房间去睡觉!忽然他母亲啊的一声。手指着房梁,坐到了地上。二流子和他父亲往房梁一看。也当场就快吓晕了!那白发黑棉袄老头正蹲在房梁上,冲着他们笑!三个人全部跑到二流子父母的房间。关上门还顶上一张桌子!三人坐床上是一直熬到天亮!第二天,二流子就把那瓷瓶子扔了!但仅仅半个月后。二流子的父亲就在山上砍柴的时候,从悬崖上摔下来摔死了。后来人们都说,那瓷瓶就是一根哭丧棒!既然他捡回来,晚上还抓在手里。那他不久就会真的拿上哭丧棒。再加上二流子平时做了太多的缺德事。父母一直的包庇纵容。损了很多阴德。这事就很难避免了!

#3.鬼吹灯

在我外婆家的下洋村还发生过这样一个很诡异的故事,在离村子南边不远大概几里路的地方住有一户人家,男人姓叶,大概三十多岁,女人姓袁比他男人小三岁,还有个男娃娃还在吃奶,他们屋子位于山脚下一片竹林旁边,屋外有个小院子,院子西边的围墙外就是一条两米多宽的泥土路,一头顺着坡就是进山的方向,另一头下坡往下走就是通往下洋村的方向。有一天晚上,两口子早早就睡了,因为孩子经常半夜会哭醒要吃奶,所以床头柜的位置放有一盏马灯。也没熄灭。

迷迷糊糊之中,为了方便晚上起来给孩子喂奶,睡在床外侧的这女人感觉有人在扯她头发,疼得挣开眼睛,发现她男人睡得很死,娃娃睡在床边的摇篮里也很安静。这时候感觉头发又被扯得很痛!转回头看也没有任何东西在她床后。忽然她看见自己一缕头发笔直的伸向额头前面,似乎有一只手正在使劲扯着这缕头发。疼得她叫出声来。她男人也醒了过来。转身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立刻吓得坐了起来!

这时候那女人的头发一下子耷拉下来垂在眼睛鼻子上,仿佛那只看不见的手放开了女人的头发!正当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时候。床头的那盏马灯忽然一下熄灭了!两人以为可能是里面煤油点没了,男人拿着手电起来给马灯加油,打开底座。却发现里面还有一大半油。

重新点亮马灯后。夫妻两做床上越想越怕。要知道马灯外面有玻璃灯罩,是风都吹不灭的。除了煤油耗尽,否则没有任何可能自己熄灭的。再加上刚才女人头发的事。夫妻两紧紧抱在一起,是又惊又怕!就在这时候那马灯忽然又熄灭了!

在黑暗的屋子里,正当夫妻俩哆嗦着再次点亮马灯的时候。院子外传来碰。碰碰。很大的声响!虽然今晚一件接一件的邪门诡异的事已经把这两口子折腾的够呛了。但强烈的好奇心加上从来不相信会有这类妖鬼故事!男人拿着手电就往屋子外走去。碰碰碰,又是一阵好像什么东西撞上墙壁发出的声音。男人随着声音发出的位置,向那只有半人高的靠近那条上山小路的院墙走去。碰碰碰!顺着手电关,男人看见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在那院墙下的小路上。奇怪的是,这人影似乎一直努力的想往山上走。却总是走到他家院墙上面晾有几件衣服的位置。就走不上去。好像那小路有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它。男人媳妇晒在院墙上面长竹杆子的衣服似乎也被撞得摇摇晃晃。再仔细看那人影手里似乎还提了一只猪头,碰碰碰。那人影依然在努力想往山上走。却被小路上无形的障碍一次次挡住。院墙竹杆子上面的衣服眼看要掉到墙外小路上去了。男人伸手勉强够到竹杆子尾部往下一按。衣服滑了下来。男人抱着衣服正准备赶紧回屋子。这时候,他看见那个黑色人影提着猪头已经顺着路往山上慢慢走去了,不,是慢慢飘上去的,刚才半人高的围墙挡住没看到全身,现在看去好像脚脖子以下的都看不到。不一会人影消失在小路尽头黑茫茫的大山里。回到屋子里,夫妻俩一直想不明白今夜发生的这一连串诡异的事。后来都同时想到了小路往山里几里路的地方有一座刚下葬一周左右的新坟。这事会不会和那坟有关呢?后来和下洋村里一个平时经常给村里小孩大人招魂问米啥的老人说起这事。那老人说,你们晾衣服的竹杆子是不是原来在院墙里,后来被风吹到得稍微移动到了墙外一点?竹杆子上有没有女人的内裤什么的?得到两人的证实。那老人是这样告诉他们的,其实那天晚上,是那个新坟亡人的头七回煞,下山回家的时候,路没有被挡住,半夜从家里回来上山的时候被女人的内裤挡住了上山的路。想让这家人拿走那些衣服,才发生了扯头发,吹马灯的事。后来男人取下衣服。那人也就顺着路上山了

#4.门神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在一些交通不便,又比较封闭落后的农村或是小山村。有很多房子的大门左右两边都会贴有那种拿刀拿剑的,面目狰狞的古代武士的张贴画,这就是门神,人们都说可以不让鬼狐妖怪进入家里。保护这家家人。其实如果是那种时间比较久远的,对开两扇的大门门神有的是直接雕刻在大门上的。左右门都各雕刻有一个。现在我讲的故事就是和这种雕刻在大门上的门神有关

在我老家有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别看村子小,以前可出了不少四五品的官员。所以村里还有几栋这些官员的祖屋。青砖白瓦,随着时间的无情流逝,屋子都已经破旧不堪,但依然能从这些大房子各种精致入微的床雕门雕上看出当年的宏伟气势。村里有个张姓小伙子就住在这样的一栋古老的祖屋里。和他一起住在里面的还有他哥哥嫂子一家。由于父母都不在了。他也还没结婚。所以他一个人住在靠西的几间屋子里。他哥哥和嫂子住东边几间屋子里

有一天下午,这小伙子在后山砍柴火。也不知道怎么脚一滑,从山坡上往山下滑了十几米,一屁股坐在了一座坟头上。心里一惊!要知道很多长辈都说,千万不要从别人的坟头上走过,这就像你踩在别人的头上一样,是对亡灵的大不敬!更何况他现在是坐在坟头上!心里那个又惊又怕是可想而知了。只觉的浑身一阵阵发冷。也没顾上砍柴的事。神情恍惚的回家了

当天晚上,哪也没去,草草吃了几口饭,就躺床上睡觉了,迷迷糊糊中,感觉胸口似乎坐了一个人,穿着灰色的长衣长袍,下巴还留着山羊胡子。心里一惊。坐了起来。拉开灯屋子里啥也没有,只有浑身的汗,就在这时,屋子外的大门传来一阵阵声响,仔细听好像还有刀斧砍击的声音。他的哥哥嫂子好像也听到了,三人拿上手电一起走到门口,开门一看,声音已经没有了,再照到门前的青石板路上,有一串湿湿的泥脚印,脚印一直往村外的后山延伸。三人也没有再去村外看,回到家里,小伙子把今天的事告诉了哥哥嫂子。哥哥嫂子觉得这事还是应该去烧点纸钱道个歉。第二天,带着黄纸钱三人到后山找到了那个坟墓。看到的一幕真是让他们三个快吓傻了,如果不是白天,恐怕已经当场晕倒了!那坟门砖全没有了!一口腐烂的棺材头朝外,只有棺材尾那十几公分还在坟门里。棺材上面有很多新鲜的刀砍过的痕迹!棺材头几乎整个被砍断了,能够很清楚看到里面有一些腐烂的麻布,一具枯骨,棺材边上有一串泥脚印一直往山下村子里延伸。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起来了。或者也是我当初也没听到后来是怎么解决的。只是他们回去后在大门雕刻的门神拿的刀上粘有很多碎木屑。后来人们都说如果不是那两门神。那亡灵当晚就进屋子里去了!

#5.父亲

每次想起这故事,眼睛就红红的,我要努力控制下自己的情绪,这是一个很伤感的故事,我也相信,很多朋友看完这故事,也许眼泪就会不知不觉夺眶而出。希望大家看完也能像我一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故事。在我们县城顺着205国道往北大约三十几华里,有一个仙阳镇,镇东南十几里有一小山村。

村西靠小河边有一户人家,家里只有三口人,父亲常年在外,跟着一个同村的包工头从事建筑行业。妻子很早就因病去世了。家里只有留下一个十二岁读四年级的儿子。还有一个六十岁左右老母亲。祖孙两可以说是相依为命。这小孩也非常懂事,平时放学回家。就帮奶奶一起在菜地里种种菜。或是背着竹筐去割猪草。奶奶也是很疼他,就是难得吃上的霉腌菜炒肉,也是把肉挑出来往孙子碗里夹。

这娃娃也懂事。总是找各种理由往奶奶碗里放。虽然日子过得艰辛。但也平平安安。

这一年的冬天,眼看还有几个月就快过年了,祖孙俩是经常有空就站在村头,希望孩子父亲早点回来,却总是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能出现在村头的小路上。那时候也没有手机电话。祖孙俩除了等,也没有其他可以联系的方式。有一天晚上,因为奶奶到邻村亲戚家去了当晚不能回来。这孩子也懂事,自己炒了点饭吃,洗完晚,就把屋子大门栓上,毕竟还小,一个睡觉还是有点害怕。把家里的大黄狗栓在床脚上。开着那盏15瓦的灯睡觉。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到大黄狗汪汪大叫,睁开眼睛,看到大黄狗冲着屋子外一直叫,就在这时,他听到屋子外栓着的大门嘎吱的一声,似乎有人推开门进来了。有很轻微的啪哒啪哒的脚步声似乎在向房间走来,这时候大黄狗突然不叫了,只是趴在床下一不停的发抖,还发出低沉的呜唁。就在这时,小孩看到门口突然站了一个人,草绿色的旧军衣,头上还戴着一个黄色的安全帽,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爸爸!他正想叫出,却感觉怎么也叫不出声来,身体也动不了了。这时候,他父亲轻轻走到他床前,坐在了他床头,伸出手抚摸着他的额头。一句话也没说,几滴眼泪掉了下来,滴在孩子的脸上,和抚摸孩子的手一样的冰凉。过了一会,父亲站了起来,走出门口,又转身看了孩子一眼,似乎有许多的依依不舍。过了一会,孩子听到嘎吱的关门声。随后是脚步声慢慢远去。这时候,大黄狗又开始站起来汪汪叫了。这孩子大叫着爸爸爸爸起床想往屋外跑去,却发现屋子的门依然是栓着的!这孩子虽然还小,却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没觉得害怕。躺床上默默哭了很久,也不知什么时候哭累了才睡去。第二天奶奶回来听了孙子说起昨晚的事,心想不好立刻潸然泪下。。大概又过了一个月,那个包工头回来了,说孩子父亲大概在两个月前在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已经去世了。包工头因为和承包方协商赔偿问题,所以现在才回来。日子一算。那天晚上就是孩子父亲的头七。祖孙俩是抱头痛哭。可怜那孩子父亲,那么远回家看亲人最后一眼。却没能看到自己的母亲。也没能吃上一口饭,喝上一杯酒。——————故事到这就结束了

#6.路迷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但不是发生在我老家。是发生在隔壁一个叫建瓯的县级市。其实建瓯也是我们闽北一个灵异事件高发地。很遗憾,很少有建瓯的朋友能来讲讲那些离奇诡异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建瓯一个比较偏远的乡村的故事。有一个姓吴的中年男人,有一次去这个小乡村看望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中巴车只到这村子五六里外的一条公路。

他还得继续步行大概一个小时的山路。天已经有些黑了。还好灰蒙蒙的夜空中,一轮圆月也出来了。借着月光他顺着那条两边都是丘陵的小路。一路往前走。就在这时,他看见小路远远走来了一个人,那熟悉的身影,他已经能断定这人就是他要看望的朋友

快走到面前,仔细一看,还真是他朋友。高兴的说。我能找到你家。你还大老远出来接我。真过意不去。他朋友没说话。只是迎上前来。默默的从他手上接过那一袋水果。然后转身带着他往村子走。老吴心里想,这是什么情况。又对走在他前面的朋友说,今天怎么回事,也不说话,是不是和老婆吵架了。他朋友依然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往前走。老吴心想,这家伙八成真是和他那凶悍老婆吵架了。也没再说话,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往前走。大概又走了不远,就看到了山脚下他朋友那栋两层砖木房子

老吴有些发懵,这条路他走过几次,但今天晚上感觉走得特别快,平时大概要走上一个小时的路程,今晚好像才走了几十分钟就到了。进了房间,堂前的饭桌上已经摆了一桌子的饭菜,他朋友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把水果往一条凳子上一放。拉着他就坐下了。给他面前的小酒杯倒满酒。然后自己也倒上酒,看着他依然没说话。老吴看着饭桌中间一个大盘子里的一整个猪头,心里想,今天真他妈邪门了。从路上一直到现在,这家伙一句话也没说。这猪头也不切开再煮。越想越生气。也不说话了,端起面前的小酒杯正要喝。汪汪汪。突然一只狗冲了进来。死死咬住他的裤子想把他往门外扯。一道很亮的灯光照得他快睁不开眼睛了。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自己正坐在一座坟前。坟门地上摆着他刚才看到的那只猪头。自己手上拿着一只酒杯。那坟门那还有一只。那袋水果高高挂在插在坟头的一根哭丧棒上。那只狗这会也不叫了,站在他一旁,他转身看去,两个晚上上山打猎的村民牵着那条狗,正惊愕的看着他。问清楚情况后。两个村民也没再继续进山打猎。而是把他一路送到朋友家里。真是很惊险的故事,大家思考下。如果再晚一步。他喝下那杯酒。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7.台胞

在我老家的村南大约一里路左右,就是那条几米宽的,通往金凤忠信方向的沙石路旁边,有一个大弯,一边是山,一边就是村里那条和道路同方向流淌的小溪。这个拐弯处也是一直就很邪的。不但是我们本村的乡亲经常在那遇到各种诡异的事,就连路过那的别的村子的村民也不时有被扔沙子石头的经历。可以这么说,一直以来,在我开始记事以后,从大人们的许多故事里,我也很畏惧那个大弯处,知道那里很不干净。

更加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大约在我六七十岁的时候,有个祖籍在我们忠信乡的李姓同胞,居然把他在台湾的父母遗骨运回来葬在了那个大弯处的朝着沙石路的山坡下,本来这也没什么,大家知道,在海外的侨胞几乎一半以上都是祖籍福建的。而福建人至今保留有一个最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就是,不管多远,死后都希望能葬回自己的家乡,这就是福建人都有的叶落归根的思想。所以这本来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加上这个李姓同胞还经常给村里捐款什么的。所以村里人也没说什么,只是那个合葬墓规模还不小,顺着山坡到脚下的道路,有三十多米高,二十多米宽,墓门的围墙就在路边。就连白天走过那里,都觉得身上是一阵阵发凉

自从大弯处建了这李姓台胞父母合葬墓之后。那里流传出来的各种恐怖事件就更多了,我们村里有一个村民的经历最为诡异。村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中午骑车路过那里,正午的时间是最热的。他在那墓的围墙下的一课大树下乘凉。突然看到面前有两个老人相互搀扶着从他面前走过,正诧异一直没看到路上走人,怎么突然变戏法一样冒出两老头?正琢磨着,看到两老人从围墙一侧的门走进去了。也是好奇,心想莫非是亲戚来烧香祭祖?于是跟到门口看,诡异的一幕就这样大白天发生在了他的眼前。两老人顺着坟头一侧的阶梯走到了坟门边,然后一人一边,走进左右的两个坟门不见了!不见了!也还好是烈日当空的大白天。这年轻人想确定是不是自己当时看花了,是错觉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于是顺着阶梯也到了坟门上,仔细检查了一遍,似乎也没有什么暗道什么的。就在无意间,看到了墓碑上的照片,这下真傻了。那头靠头依偎在一起的两老人不正是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两老头吗?哪怕是大白天,也是一身都是冷汗。后来是怎么回到家也不知道了。病了整整大半个月,家里人又是烧香又是还愿,最后还是大姑婆出面帮助在坟前做了一些法事,这事才算过去,但整个村子连同附近的村子都知道了这件事。

#8.偷甘蔗

和朋友们讲了大半个月的故事,却一直没有想起这个我和初中同学的故事(这个初中同学二十年前就因车祸去世了,那次事故在去石陂的路上翻下山坡,五人无一生还。)——回城以后,我在县一中读初中,我这个同学名叫王林风(前两字是他父母的姓),我们是一个班级的,坐在前后排。他爸爸在县民政局,妈妈在工商局工作。我记得他脖子上戴了一块很老式的玉佩,有一次我说想戴戴,他就是不肯,后来他告诉我,他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很脏的东西。有时候晚上甚至能看到走在街上的人背上趴着好几个人,那个人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走得很快!他妈妈带他去庙里烧香。我们县城仙楼山的南边不远走个天心寺很有名的,庙里的和尚看到他还吓了一跳,跑进去把长老叫了出来,长老看到他就直摇头,后来给了他这块玉。对他妈妈说:这孩子很难过二十岁这一关,如果能过去,以后就能大富大贵!但如果不能,也就这样了。那时候的人可不像现在,为了骗钱,甚至死的都能说活,那长老最后都没有要他妈妈一分钱。转身边念莴咪坨佛边摇头走进香房去了。那一年他十一岁。

那时候,在我们县城西边五一三路的尽头,是一大片的甘蔗地和水稻田(现在那里是城西加油站和浦城技校)。我和王林风关系非常,经常利用上晚自习的时间去那偷甘蔗吃。有一天晚上,老师晚自习没来,他从后面扯了我几下,我立刻懂了,把书包里的书都掏出来塞到抽屉里。这样方便我们背空书包去,吃完还能带点回来白天吃。他照例取下脖子上的玉佩塞到抽屉的书本里。因为偷甘蔗的时候如果运气不好被发现。逃跑的时候是非常容易弄丢的。我们顺着五一三路走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我们熟悉的那一大片甘蔗地里。钻进一人多高的甘蔗林中,挑了几根比较粗的。用随身带的折叠削铅笔刀把甘蔗切为许多小段,放进了书包里。然后就面对面蹲着一起吃了起来。吃了好几节,感觉时间不早了。就一起钻出甘蔗地出来。忽然,我们远远看到很多人正排着队向我们甘蔗地这条路走来。

我们立刻躲在甘蔗林里,蹲在离面前这条小路只有两米多的距离的甘蔗林地上,伸出半个脑袋看着离我们越来越近的那一群人。大概离我们还有十几米远。我们都看清了,这是一支偷葬出殡的队伍,漆黑的棺材和棺材前面穿着一身白色孝服的人群在惨白的月光下分外瘆人。这队伍刻意压低响动声,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向我们走来。忽然我感觉王林风突然死死抓住我的手,全身都在哆嗦着。就在棺材马上就从我们面前过去的时候。他忽然死死抱住我的腰!整个人躲在我身后。我很是诧异,我从小也经历了很多常人没有经历过的各种诡异事,也没吓成那样过,我也没看出这出殡队伍有什么特别恐怖的地方啊?还没等队伍完全离开,他拉着我就冲出了甘蔗地,向城关方向跑,等我们气喘吁吁跑到七星桥头的时候也经累得快不行了。因为现在总算是在城里的大街上了,街上人也多。我就问他怎么了刚才。他直摇头说,你没看见吗?我说看见什么了?后来他告诉我,在棺材离我们还有十几米的时候。他看见棺材上面躺着一个人。是那种侧躺的姿势,那时候还看不太清楚。所以他有些害怕!等到了离我们只有几米远的时候。他清晰的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衣服,只有脸特别白的老婆婆侧躺在棺材上。脸正对着我们,因为小路离我们就两米远。当时他都快吓死了!当棺材完全到我们正对的小路的时候。棺材上的拿个老婆忽然坐了起来。骑在了棺材上面。还回头冲他笑!那一刻。他再也忍受不了。拉上我就跑了!虽然这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我现在依然梦感受他当时那种无比的恐惧!王林风最终也没能熬过二十这道坎。十八岁那年因车祸走了。但愿同学在那里一切都好!

#9.赶鸭子

在农村长大的朋友们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以前在田间地头,经常有一个戴斗笠拿着一根长竹竿子的人会赶着一大群鸭子,最壮观的就是早上出去,或者是晚上回家。在不宽的小路上,长长的鸭子队伍很是壮观,尤其是那些摇摇摆摆的走在路上鸭子看着特别可爱,也很有趣。

我们村以前也有个养鸭子的老伯。六十岁应该还没到一点。在自家家后门的菜地和后山之间搭建了一个鸭棚,白天赶着鸭子到附近水田觅觅食。晚上就赶回鸭棚。如果是鸭子产蛋或是繁殖时期。还会住在棚子边的一座茅草屋。老伯养的鸭子都长得很肥。十里八乡也是小有名气。经常天还没亮。就有一些骑着摩托车的人来找他收可以出售了的成年鸭。摩托车的后坐上一般都绑有两个连在一起很大的竹筐。

老伯有一个老客户,几乎每天都来收。话不多,有时候甚至不说话。因为已经是很久的买卖关系了。所以都很有默契。他到鸭棚里自己挑了十只八只。装进尼龙网兜,往地上的磅秤上一称。结完钱。把鸭子往摩托车后的竹筐一放就走了。这人每天都几乎是来得最早的。有时候还是敲门把老伯叫醒的。他是乡里一个菜市场的商户。姓黄。四十几岁左右。为人厚道。做买卖从不缺斤少两,在市场里也是口碑很不错的一个人。

有一天。老伯睡得迷迷糊糊。一阵熟悉的敲门声又把他惊醒。不用说。又是老黄来了。打开门果然是他。戴着个竹编的安全帽。只是身上湿湿的。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老伯也没有问,带着他就进了鸭棚。在老伯头天晚上隔开的一个第二天可以卖的小围棚里。老黄挑了四只白的。五只灰的。还有一只花的。老伯很是高兴。老黄每次都买了他一天要卖掉的鸭子的几乎一小半左右。现在那小围棚里就剩几十只了。一会剩下的那几拨人一来。也就差不多了

依然是没有语言上的交流。照例过完称结完账。老黄骑上摩托车就走了。老伯把收好的钱放在腰间的小包包上。回到屋子。也没再睡觉。整理了一下屋子。就准备做早饭吃。这时候又来了一个老客户。老伯带着他回到鸭棚。挑好鸭子算完帐。打开小包包准备给找零钱。手一伸进去感觉包里湿湿的好像很多水的样子。拿出钱一看。刚才老黄给的那几张钱全是水,其他钱也快被湿透了。老伯很是诧异。不可能收到这么湿的钱自己当时感觉不到啊。想起先前看到的老黄全身都湿漉漉的。老伯心里一沉。赶紧往那小围棚走去。这一看人都迷糊了!刚才那四只白五只灰一只花的鸭子全都在里面。再仔细数几遍。除了刚才这个客户挑的六只鸭子。其他一只没少。和他昨晚抓进去的数量完全一致。这下老伯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心里默默念叨着。可惜,可惜,一个多好的人啊。老伯没有猜错。过不久消息就传来。老黄那天骑着摩托车在我们村西一里多的大弯处(就是前面那台胞墓的故事那里)冲进河里,被夹水里的两个大石头之间。中午才被路过的人发现

#10.打更人

这是一个现在几乎已经绝迹的行业,就是以前晚上专门给人们报时和提醒防贼防火的行当。现在人们常以为以前打更人是晚上十点。十二点,二点报三次更。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其实打更人一晚分五个时辰要报五次更。分别是晚上七点,九点,十一点,一点和三点五次。打更这行业一般是有一定年纪和经历的中老年人。由于夜晚十一点以后。

街上几乎是看不到任何人了,陪伴你的只有一面铜锣以及你的影子。在一片寂静和黑暗之中,如果没有过人的胆量,很难在这莫名的恐惧之中保持着一份淡定和坚持。尤其是一点到三点之间这一个时辰。在祖祖辈辈一代代打更人流传下来的说法中。这两个小时是一天之中的极阴之时!许多打更人遇到的各种赃东西。各种诡异事几乎都集中在这一个时辰里。所以四更五更也是很多打更人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而不是人们通常说的半夜三更。

一般打更人在夏秋两季度会完整的打完五更,因为这两个季度是风干物燥的火灾多发时期。而打更人的除了报时,最重要的就是提醒人们注意防贼防火。而春冬两季。一般打更人经常报完三更就回家睡觉去了。所以我们家长很多老人常说,如果在这两个季度里,晚上十一点以后,如果在外面碰到还在街上的打更人。那么,你就要赶紧离开,越快越好,因为你永远无法确定那个人是否真的是打更人。我们乡里就有这么一个穿说,说乡里有个好逸恶劳的村民。白天躲家里睡觉。一到晚上十二点人们都睡着以后,就出来干些偷鸡摸狗的坏事。有一天晚上一点左右,这人正爬上一户人家墙头,就听到镪镪得一声锣声,知道是打更人来了。就趴那墙头一动不动看着锣声传来的方向。一个人影慢慢向他这方向走来!没有听一点脚步声就已经来到了他趴着的墙下!再一看。这人魂都快飞了。那哪里是报更人啊!那就是一套白色的麻布孝衣在他墙下飘过去!两只袖子笔直的伸向前方!一只拿着锣,一只拿着锣棒子。这个人也算命大。虽然吓得都快从墙头摔下来了,也楞是捂住嘴没发出半点声响。只是那次以后。再也没半夜出去偷过东西

不仅仅是夜行的人们在三更以后会遇到这这脏东西。就连打更人本身,也是时常会遇到些他们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我们邻县建阳的麻沙,很久以前有个打更人也遇到过一件他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恐怖事件!那是一个夏夜。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马上一点了。照例起来上街去报一点的第四更。镪镪镪,天干物燥,小心烛火。关好门窗,防偷防抢!话刚说完。他就看到自己对面有个人影在和他对向走来。手里似乎也拿着一面锣。没有一点脚步声的在向他靠近。这人心想不好!一个乡一个晚上不会有两个打更人同事工作!也是长期打更有很强大的心里,他没有撒腿就跑,而是迅速躲在一座村民得茅房边。因为一代代打更人传承下来的就是。脏东西也同样忌讳或者害怕脏东西。像茅房这类最脏的地方是最安全的。他也没躲进去,就在门口看那人一步步走来。在被风吹的摇摇晃晃的一盏路灯的几十瓦灯泡下。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个人!差点没叫出声来!那人穿的衣服和他穿的一模一样!甚至连脚上的解放鞋都一样!再看那人的脸。居然是闭着眼睛在往前走!怎么看也觉得这人那么的眼熟!那是自己吗?!偷偷的底下头咬了自己一下!很疼很疼!再抬头的时候。那人不见了!只是在刚才那人走过的地上有一面锣!再一看。自己手里只拿着一根锣棒,并没有锣。也不敢去捡,立刻回家了。还是第二天一个早起去地里摘菜的村民给他送回来。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合理解释的故事。那个打更人那晚看到的真是他自己吗?如果是,那一定是他的魂魄。如果一个人的魂魄自己能看到。那他为什么一直活得还算平平安安。七十八岁才去世?也许很多事,我们都不必去寻求答案。因为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答案。

来源:天涯丨天涯楼主:仙樓鬼影
bbs.tianya.cn/m/post_author-16-1013141-1.shtml

本文《说一说福建北部一个小山村儿时的故事… 胆小慎入!》相关内容是由爱上灵异网灵异事件频道小编整理,在此提醒大家应理性看待这篇灵异事件文章,要相信科学,做到不造谣,不传谣,希望本文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农村灵异事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