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灵异事件农村灵异事件童年诡事

童年诡事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0:25 2400

今天我来写点小时候遇到或者听闻的诡异之事,均是亲身经历或发生于身边之人。信与不信,全由各位,故事很多,我准备分几部写,因为需要先说一下相关的背景知识,今天故事只讲两个。

1

据说这世界上能看到脏东西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小孩,太干净纯洁,眼里容不得污秽之物;一种是八字轻的人,易招邪祟。

八字轻与重到底怎么算,我简要说一下:古人有称骨算命,就是根据出生时候的重量算出这个人一生气运,参见《袁天罡称骨算法》。

称骨算命法同四柱算命一样,能确定人一生的命运。一个人出生的时辰,即年、月、日、时各有定数,年、月、日、时的重量都有具体规定。只要把年、月、日、时的重量加在一起,按“称骨歌”一查,就可确定其人的命运,评定百年贵贱,一生荣枯和吉凶祸福。

一般说来,八字重的比较不容易镇的住,也就是说不易被邪物侵扰。当然,玩招魂、招仙的游戏也不易成功。

文章最后附有出生年月对应的重量表,各位看官可自行查询计算,算得结果告知我,我去给你找找对应的命理气运。准不准别怪我啊~

2

书归正文,且听第一个故事:

约二十年前,我六七岁,村西小霸王,身边经常呼啦啦的一群小屁孩,当年也算是我人生巅峰了,可以说是左拥右抱,后宫佳丽好几个。

村西到村东之间,弯弯曲曲很多巷子小道,中间是一条早年间的拦河大坝以及一条泄水沟,蜿蜒着贯穿整个村子。

河坝后来荒废,沟里多是垃圾弃物,沿岸种了许多许多树,槐树居多,(注意是槐树)密密林子晚上可以把月亮遮挡,只余下缝隙间星星点点的月光,河坝上坡处有一座石碾子,荒弃多年,是我们休息玩耍的地方。

八月十五中秋夜,月亮倍儿圆,还贼亮,我们小孩有吃完饭出去玩的习惯,约么夜里九点多。

我们几个人正在石碾子上玩,忽然黑漆漆的堤坝远处传来车轮声,由于地不平,咣当咣当响个没完。

声音清晰入耳,离我们很近。

起初我们没在意,但车一直在响,稍一会,一个老头的声音传了出来,沙哑刺耳的声音一直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终于不知是谁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这个人骑了这么半天车,还没看见人,明明感觉就在不远处啊。

他一开口,我们都发现了,此时声音仍在断断续续,越来越清楚,但就是看不见人。

一个小孩吓得忽然喊了一声,鬼呀!!

瞬间我们就炸窝了,四散逃离,一口气逃到了河坝底下,直到跑不动,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当时年纪小,热血上涌,我骂咧咧的说:说他妈说有鬼的,那有鬼了就,瞎咋呼。

你们都听见了,不就一个老头吗。走,回去看看。谁他妈的再咋呼逃跑,谁就是小狗。

于是在小狗这个童年毒誓的淫威下,大家战战兢兢返回去,前后不过几分钟,等我们到石碾子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整个林子静悄悄,只有林间的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斑驳的月光零星洒落,愈显凄冷。

我们什么也没发现,悻悻往回走。回去的时候爸妈在看电视。洗漱完了,上床一躺,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凌晨左右,突然起了几声炮响,我妈跟我爸说:半夜放炮,还是单响,不知道又是谁死了。

我爸说:本家人既然没通知,应该不是咱们熟悉的人,明天起来我去看看吧,你去买点纸钱。

那天我爸回来跟叔喝酒:嗨,大锅台(我们村一个的外号)死了。

我叔说:怎么死了,不是挺结实的吗?

我爸说:他家孙子昨晚发高烧了,烧的快不行了,他儿媳妇抱着孩子去敲大朋(我 姨夫,村里几十年的老医生)的门去了,大朋打了针还是退不下来,让赶紧找车去县里。他家男人不在,大锅台就骑着脚蹬三轮去找车,路过河坝的时候,连人带车一起翻下去了。半夜也没个人。剩下一口气,没多久就咽气了。

那天听完我爸说的话,我后背一直发凉。我没给他们说这事,他们让我跟着去吊纸,我怎么也不去。

从此以后,我们在也没去过那个石碾子。

谢谢光临

农村灵异事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