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灵异事件校园灵异事件阿喜日记 · 2012.10.09

阿喜日记 · 2012.10.09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0:26 951

我换到新的宿舍平静地度过了两周,这个宿舍人没有住满,还剩一个空位。室友一个叫赵明丽,一个叫徐佳琦,她们俩对我也挺不错的,最主要的是这间宿舍给我一种安全感,可能是因为屋子里被布置得比较满吧。这两位室友都蛮漂亮的,家里条件应该也很不错,她们漂亮的衣服很多,学校宿舍里的小衣柜根本放不完,两人自己买了布衣柜,还有乐器和一些花草,宿舍里很有家的感觉。

我本以为离开原来的宿舍会跟以前室友的感情变淡,但意外的是她们每天都会叫我一块去上课,吃饭,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她们没有疏远我,反而两个宿舍的同学关系都密切了很多。这半个月相处下来,我发现邱雪好像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好,她多少有些势力。

自打我搬过来以后,邱雪经常来我宿舍,因为新室友的生活水平比较高,她总会在这边跟两人攀攀关系,拍拍马屁,说一些外人看来有些过于奉承的话,她与同宿舍亚梅和陈丹走得没那么近了,反而与赵明丽和徐佳琦更进一步。因为邱雪总在我们宿舍,我们拼钱买奶茶或者零食的时候也要多买一份给她,她也总会嬉笑着接受,我慢慢有些看不惯她这样的嘴脸。

国庆以后我们陆续回到学校,明丽和佳琦两人多请了几天假会晚点到校,宿舍里空空荡荡的让我非常不习惯,这两天我会在午休的时候去以前的宿舍找亚梅他们玩,可我却发现邱雪出奇的反常,她总是不在自己宿舍,却经常在楼梯间等我,说去我宿舍用一下佳琦的吉他练练歌,可到了我宿舍她却什么都不做,只是趴在窗台看向楼下,每当我再准备问她什么的时候她又下楼走出去,这让我摸不着头脑。

昨天中午我又想去亚梅宿舍看电视剧,可发现她们宿舍没人,应该是还在食堂吃饭,我只好先回宿舍去。打开宿舍门以后却看到邱雪坐在我床位下的凳子上,看到她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忙问她怎么进来的!她没说话,只是毫无精神的起来向门外走去,我想了想这几天她经常不在自己宿舍,亚梅和陈丹也没谈到过她,因为她势力和奉承的性格让我恶心,所以我并不怎么关心她的存在。其实女生之间的关系变化是很微妙的,我大概能猜到应该是她把重心转到我的宿舍以后亚梅和陈丹开始疏远她了,可她是怎么进我宿舍的呢?

我在QQ上给明丽和佳琦发了消息,确认了两人都没有给她我们宿舍的钥匙,难道是我早上去上课的时候没有把门锁上吗?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午休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没有睡午觉习惯的我带好下午上课的书,确认门锁好以后,我又去亚梅宿舍和她们看电视,等到点了再和她们一起去教学楼。

亚梅和陈丹坐在位置上专心地看着《火蓝刀锋》,一边看一边激动地议论谁谁谁好有魅力,陈丹看到我以后把一旁的椅子拉过来,招呼我跟着一块看。我一坐下就问她俩:“唉~邱雪这两天怎么无精打采的?”听我这样说她俩表情非常惊讶,亚梅转脸过来问我:“她来了吗?她还没返校啊?”我心一惊!忙反问道:“不会吧!刚才我还看到她,她这两天都在啊!你们没见过她吗?”亚梅又望向陈丹,陈丹也摇头说宿舍和教室都没有(我们之前虽然在一个宿舍,但我和亚梅在一班,陈丹和邱雪在三班,我们是一个专业的,但不是一个班级。),可我可我依旧坚持说这两天一她一直在的。争论了大概有十分钟,她俩见我认真的模样就没再和我对呛,亚梅拿出她和邱雪的聊天记录给我看,就在刚才,邱雪在QQ上回复说她还需要一天才能回来。

看到她俩的QQ记录我有些冒冷汗,如果这不是恶作剧的话,那这两天去我宿舍的“邱雪”是谁?我还没来得及害怕,目光略过亚梅和陈丹的眼睛时,发现她们看我的眼神已经有了异样,与我也拉开了一些距离,果然,消停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终究还是因为这双眼睛再次使我走向孤单,我强忍了这段时间的恐惧也因为一句询问而功亏一篑。

我识趣地离开这间宿舍,向老师请了两天假,这一刻我只想回到宿舍问问“邱雪”,你到底是谁呢。我不由得想起之前在这个宿舍里看见的那个转圈“女生”。我打开门,内心没有一点恐惧,有的是愤怒和无奈,我很想找到“她”,为什么一次一次打破我平静的生活。可是“她”不在,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双腿,想着从小到大的种种经历,眼泪不争气地掉落下来,我不想这样,也不能再这样了。

我没锁宿舍的门,希望“她”再次出现与我谈谈,以求能放过我,可我从下午等到晚上都没见过“她”的身影,我心想着“她”应该不会来了吧,这玩意毕竟也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想到这我下床准备去锁门,锁门之前我向外扫了两眼,走廊上没有任何人,再回头看了看宿舍里,一样空空荡荡,我缩回身体把宿舍的门关上,可这门在快关闭的时候卡住了,还剩大概六七厘米的缝隙怎么也推不上,我再次拉开门看是否有东西顶住了,在仔细检查了一番以后,却发现什么能堵住门的都没有,我再次把门推上,但还是和之前一样,那点缝隙关就是不上, 这下我才反应过来,是“她”。

当我知道“她”来了以后,之前期待与其交谈的欲望荡然无存,恐惧油然而生,毕竟,这不是人。我隔着木门用不大不小的音量对“她”颤巍巍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可我只是一个小城来这求学的普通学生,我没有不尊敬你,也没有想骚扰你,如果我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明示,假如没有,请你以后不要再折磨我了,现在我很害怕看到你,如果有什么要告知我的请你拖个梦吧。”

我哭了,抽泣得很厉害,但这一刻我内心却十分宁静坦然,我终于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了。接下来的两分钟,除了宿舍楼本来的吵闹声以外没有任何声音,我尝试着再次将门推上,可门依然纹丝不动,难道“她”真的不打算放过我吗?我有些绝望,如果真是这样我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不再去鼓捣那个门,转身走到凳子上坐着,对着门外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突然木门传来一声指锐器划过的声音,很慢,很近。听到这动静以后我打了一个冷颤,这像是有人用美工刀在刻木头,可我不敢去看,接着又是一下……这声音异常瘆人,尤其是不知道门外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

这声音响了三次,每次大概有20秒左右,如果门口不是有人就是有怪东西,当门外响起第四次刮木头声音的时候我赶紧起来去推上大门,可依然是推不动,第四次刮门声很短,大概只有四五秒,声音停止以后我下意识向门缝外看去,这一眼吓得我脑袋一晕好悬没坐在地上!一只白色指甲的大手拉住木门的把手,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慌忙的按下门的反锁钮,两步就跨上了自己的床,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是“她”!真的是“她”!看着样应该是走了,可“她”划那几下门是什么意思?我决心不再如此,当即给在贵阳打工的叔伯打了电话,要他帮我去找一个靠谱的大师帮我处理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再一个人承担这样的痛苦了。

阿喜日记 · 2012.10.09

(各位灵友大家好,阿喜叙述有些地方不通顺,我也只是自己猜测,用一些自己的文字表达,事是这么个事,但表达出来要是有地方不读不明白还请包涵,程序员在此感激。)

校园灵异事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