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灵异事件校园灵异事件阿喜日记 · 2012.09.17

阿喜日记 · 2012.09.17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0:27 1906

这几天我都睡得很早,军训结束以后洗个澡就上床了,生怕它再来宿舍里转圈。好在这几天来都没有什么事发生,或许它已经去了其他地方。

昨晚我依旧是早早上了床,因为早睡早起不光身体舒服了很多,主要还是我认为早睡可以避开那东西,心情也算是舒展了一些。晚上八点不到我就已经躺下,亚梅和邱雪她们对我睡这么早也见怪不怪了。

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下面聊天看视频,我戴上眼罩和耳塞自顾自地睡去,其实自己也能渐渐感觉到她们的圈子里已经没有了我,因为很多晚间活动我都不参与,果然,我还是逐渐脱离了她们。

下午军训的时候教官教我们唱了一首《坚贞气节歌》,有一句词是”不信邪,不怕鬼,堂堂正正大无畏,拒腐蚀永不沾,清清白白留口碑!“这本是一首在军训期间鼓舞士气提高大家精神力的歌曲,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词里的”不怕鬼“竟然激起了当代无聊的大学生对未知事物的探索欲,邱雪和陈丹两人因为这开始相互讲起了鬼故事,亚梅在一旁听,我虽然戴着耳塞,但还是可以清楚的听见她们说的话,无非是一些虚构的故事罢了,可三人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始料未及,她们仨的方向从鬼故事上转向了笔仙游戏,听到这我身躯一颤。

亚梅跑来摇我的床架,问我要不要一起找点刺激,我当然是不敢,平时躲躲闪闪都可能会见到邪物,更何况这是主动找事呢。我对她说不参与了,有点累我想先睡,一旁的邱雪有些不痛快地说:“呵,我就说吧,问了也是白问。”由于这几晚她们叫我一起买宵夜,看电视,一起去操场走走我都拒绝了,邱雪渐渐对我有了意见。

听到邱雪这样说,我担心与宿舍几人的关系会越来越差,毕竟还有四年的时间要一起度过,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会很尴尬,我壮着胆子下了床,也强跟着参与了进去。我对邱雪说,其实是我比较胆小,所以不敢玩这样的游戏,邱雪见我有了改变,态度也不那么强硬,过来扶着我的肩膀对我说:“没事就是随便玩玩,这个东西不灵的,我们只是找找刺激而已。”邱雪体态偏胖,宿舍的伙伴都叫她雪球,她也不当回事,被她搂着肩膀时我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她们说笔仙游戏一定要在十二点以后才有效,看时间才九点不到就拉上我一边看电视剧一边准备游戏需要的东西。说实话我一直挺紧张的,不过看到大家对着电脑嘻嘻哈哈的样子我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十二点十几分,我们按照百度出来的步骤摆好道具,游戏开始。(笔仙游戏步骤我就不细写了,不明白的朋友门百度看看笔仙游戏的规则,阿喜写得太长了有些啰嗦。)

过程中她们也是嘻嘻哈哈的,很多步骤都错了,想也知道,这个游戏压根没有什么效果,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嬉笑着,突然亚梅一脸正经道:“笔动了!动了!”陈丹和邱雪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脸严肃地盯着亚梅的手,看样子她俩都挺紧张,但我能看出,这是亚梅自己动的,因为她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握笔那只手的肩膀在发抖,显然是胳膊酸了,我不由觉得好笑,房间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只有亚梅在逗两个室友玩,这一幕挺温馨的。臭风,小胖,骏,我们以前也一起这样过,这一刻我想到了你们。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吧,亚梅装不下去了,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因为邱雪和陈丹入戏太深,紧张的汗都出来了。我也在一旁跟着笑,不经意间视线余光扫过亚梅的电脑,亚梅电脑上的视频被人用鼠标关掉了!虽是余光,但我确定是有人用了她的鼠标!因为她鼠标的光标是下载的卡通青蛙头,很大,动起来的时候很显眼。看到那一幕我有些紧张了,这种不吉利的游戏是不是就不该玩,难道真的灵验了吗?

因为玩游戏的时候电脑声音已经降低,现在嘻嘻哈哈的比较闹腾,视频被关掉三个女生也没注意,只有我这个方向看得明显。看到视频被关以后我开始四处寻找异常的地方,洗漱台,卫生间都没有问题,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只是我一个人神经兮兮在宿舍里瞎转。几个人收拾了地上的东西以后都很快上了床,我再次确认宿舍里没有特别的东西以后也翻身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微风吹醒,我清楚的感到右边床下有光亮透过眼皮,那是亚梅放电脑的桌子,我还听到宿舍三个女生在讨论电影的内容,她们醒了?不对,她们明明都一起上去睡觉了!这是幻觉吗?我想翻身去看看这么回是,可我身体动不了,这是鬼压床的感觉,我懂原理,而且我也经常这样,没什么好怕的,听得到,脑袋也清醒,可就是睁不开眼说不了话动不了身体。我很自然让自己放松,过了能有五分钟,我已经可以翻动身体了,可眼睛还睁不开,邱雪好像听到我翻身的声音,对我说:“喜,明天不军训了!外面下大雨!我们一起刷剧吧!零食还没吃完呢!”

听到邱雪这样说,我心里的疑问统统消散,怪不得几人敢这个点还看电影,原来都做好打算了。我哼哼了一声,感觉身体已经恢复了,缓缓睁开眼睛,这一睁眼彻底把我吓懵了!我脚尖的方向是上床的楼梯,那有披着头发的“女人”往我上身方向爬了过来!眼见如此,我忙向下面的室友求助!但那一刻我还是喊不出声音!一只手抓着床边的围栏又使劲又无力地摇晃着!想制造出一点声响!可无济于事。

眼看那“女人”距离我越来越近,我的眼睛不由转向三个室友,向她们投出求救的目光,这一秒我除了眼睛能动以外其他部位如同灌了铅,无法动弹。但她们依旧专心地吃了东西看着电影,亚梅身后宿舍的门是开着的,阵阵微风从走廊里吹进来,想必这东西应该也是开门的时候进来的吧!

我再将目光移回时,它的头已经快贴近我的小腹!我内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向佛祖求救!希望这是一场梦!醒来它就会消失!我在脑海里反复叫喊着“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可它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一边缓慢向我移动,一边伸出一只白色指甲的大手朝我的脸摸来!这只手就是前几天给我们宿舍关门的那只手!我不可能认错!这一幕彻底吓坏了我!我又哭了,眼睛瞪得老大!这距离近得似乎可以看到它掩藏在长发下那可怕的脸……

不知道我是睡着的还是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窗外下着大雨,虽是夏天,但贵阳的夏天并没有其他地方那样热得不友好,下着雨还能感到丝丝凉意。我紧了紧毯子,看着干净而又整洁的宿舍,我有些不确定昨晚的经历只是不是场梦,的亚梅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玩着炫舞游戏,陈丹和邱雪都不在,我翻身下了床想要活动一下,身上挺酸挺疼的,应该是一个姿势躺久了。

亚梅看到我下来以后对我说:“喜,不好意思啊,零食昨晚我们都吃完了没给你留,她俩出去给我们打饭去了,真没想到你能睡这么久,快去洗漱一下一会准备吃东西,你脸好花噢。”

听到亚梅这样说我先是一愣,然后飞快跑到洗手台前照镜子,我的脸上有几道淡淡的水印,有些发白又有点偏黄,看样应该是昨晚哭出来的,可又感觉到哪里不对,自己也说不上来,仔细做了观察了以后我心跳猛然加速!这就是一个巴掌的边缘印!虽然有的地方很淡,但这印子的形状就是一个张开的巴掌!真真切切!我不由想起昨晚那周身发白的长发“女子”,它的手真的摸到了我的脸吗?从小到大我见过诡物不少次,但都没有肢体的接触,这次是真的碰到了吗?

我忍着恐惧拧开水龙头,一边哭用力搓洗掉脸上的痕迹。这天,我向班主任提交了换宿舍的申请,亚梅,邱雪,陈丹,对不起。我无法告知你们原因,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开心快乐,这种事就让我带着一块离开这间温馨的宿舍好了。

阿喜

2012.9.17

阿喜日记 · 2012.09.17

(各位灵友大家好,阿喜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这些所有的事件都因她而起,我本人没有她那么厉害的眼睛,所以所有文章标题都已她来命名,这我解释了多次,反复强调也是因为有些是新的朋友在看,希望新朋友能明白,老朋友的话就忽略掉,要是新的朋友单觉得哪一段或者哪一句看不明白,还请翻翻我以前的文章,因为基本都是记述阿喜一个人的事件,所以可能前面说过的后面就没说。成为风只是一个记录和分享阿喜亲身经历的说书人,您可赞可贬,文笔不佳处还请包容,谢谢各位。)

校园灵异事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