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奇闻异事奇闻怪事梦见爸爸

梦见爸爸

爱上灵异网 2021-01-29 00:00:40 833

同事的表姐首都医科大学毕业,高高的个子,长得端庄秀丽,一表人才,遥想当年身边不乏各种条件优异的追求者。然而人在年轻时总是容易被情感驱使着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同事的表姐也不例外。一众追求者里,她偏偏被一个来北京干个体开餐馆的东北小伙儿给迷住了。

面对两人的恋情,表姐家里自然是激烈反对,可架不住表姐是“蛤蟆吃秤砣——铁了心了”,死心塌地非要跟这小伙子过。家里无奈,最终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婚后小伙子继续经营饭馆,生意顺风顺水越做越大,很快就在北京寸土寸金的地段上拥有了三家连锁店。与此同时,同事的表姐怀孕了,一时间他们的小家庭被幸福充溢包围着,表姐暗自庆幸自己当年没白坚持,得遇良人,终身有靠。

为了迎接新生命的降临,表姐的婆婆从东北赶来照顾她,一家人商量着买一套宽绰点儿的大房子,等孩子出生了便于两家父母轮流住过来照顾。表姐由于有孕在身不方便来回折腾,所以从看房到买房的各项手续事宜,一直都是表姐的老公和婆婆去跑的。

转年表姐生了个大胖小子,锦上添花,皆大欢喜。一家人乔迁新居,日子过得富足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表姐的娘家人始终与她的公公婆婆矛盾很深,说到底还是两家的生活背景和价值观差距太大,很难调和。

多年以来表姐父母始终觉得女儿是吃亏下嫁,所以在家里自觉不自觉地总带出一股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强势姿态。可东北家庭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男子主义的,公婆觉得你女方婚前再优秀再高学历,结了婚你就是婆家的人了,生活重心就理所当然地该向“内”转。

如此一来二去的,两家父母之间就有了很深的积怨,除去过年时貌合神离地聚在一起吃顿饭,平日里各过各的,压根儿就不往一处凑。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不知不觉间表姐的儿子要上小学了。他们早在当初选择房子地段时就高瞻远瞩地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表姐满以为报名就是走个程序,她儿子尽可以顺理成章地上划片的一所市重点小学。谁知,就因为孩子报名上学这跟引线,导致埋藏了六年的那颗大雷,炸了。

表姐接到学校的反馈电话说,由于房产不是他们夫妻名下的,所以尽管她儿子的户口在该处房产里,排队时也得往后排。

这下家里可炸了锅了,面对老婆和岳父岳母的“三堂会审”,她老公只好承认当初买房时他妈死活非要坚持把房子登记在自己和大闺女(也就是表姐老公的亲姐姐)名下,这样做可以“以防万一”,真有啥“情况”了咱也不吃亏。

这让表姐的父母大为光火,直接致电东北的亲家,两家人彻底翻脸针锋相对,都撂下狠话说离婚不过了。可这处房产怎么分割成了大难题,两口子各自找了律师准备打官司。表姐带着儿子搬回娘家住,跟老公彻底分居了。

大概一个月后,表姐接到她老公的电话,大意是说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被他妈妈逼着做的,绝非他的本意。他说自己从小没有父亲,一个寡妇妈拉扯大他老姐和他,实属不易。所以他不敢违拗反抗让他妈妈伤心难过,因此给表姐一家造成了伤害,自己很难过云云。

表姐没听完就把电话给挂了,觉得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就在接到电话的那天晚上,他们六岁的小儿子突然做梦哭醒,大喊着“爸爸死了……爸爸死了!都是你们不肯原谅爸爸……都怪你们……”

表姐觉得这是他们两口子最近打离婚,导致早慧的孩子产生了心理阴影,她将孩子哄睡以后就再没深想。

谁知一连三天,儿子每天夜里都被“爸爸死了”的噩梦吓得大哭不止。到底一日夫妻百日恩,表姐开始觉得心里不踏实了。

第二天,她拨打丈夫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正准备回旧居看看情况时,接到了婆婆打来的电话。原来她婆婆已经一个星期联系不上儿子了,打手机先是通了一直无人接听,后来就是关机状态了。

她婆婆预感到大事不好,日夜兼程火速到京一看,发现儿子独自猝死家中已经好几天了,尸体开始腐烂变味儿。家里到处都是吃完的外卖空盒。在发现尸体的枕头边上,放着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

原本整整齐齐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就此家破人亡,以最极端最不体面的方式彼此离散了。同事的表姐搬离了那处引发争端最终酿成惨剧的房产,跟婆家彻底断了瓜葛,死生不复相见。

她说那房子即便自己争来了也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住,倒不如满足亡夫的遗愿,便宜了他老娘,这样他走得也比较安心一些,她自己也算尽了夫妻一世最后的些许情义……

事后表姐听她儿子讲,那几个晚上只要一睡着,他就看到爸爸躺在他们一家三口原来的家里,一动不动。梦里面孩子就知道爸爸已经死了,手边上还放着一张他们三口人的全家福,相片上的每个人都曾笑得那么开心,满足。

常言道夫妻是无缘不聚,子女是无债不来。人世间的每一次相逢都不是偶然的不期而遇,都埋藏了很深的因果必然在里面。我总在想,原本两情相悦忠贞不渝的两个人,何至于一路走到恩断义绝你死我活这一步。

最苦的是孩子,父子之间血脉相袭的亲情让他们彼此感应,相互牵挂,仿佛一条剪不断的纽带般穿越生死,永无绝期。

奇闻怪事推荐

奇闻异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