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上灵异网小说都市小说旋翼之刃写的小说鬼蜮岭之谜小说全文阅读

旋翼之刃写的小说鬼蜮岭之谜小说全文阅读

爱上灵异网 2022-04-17 17:17:34 492

一晃眼,又过了4年。

旋翼之刃写的小说鬼蜮岭之谜小说全文阅读

这4年间我过得很不好。

因为不善言辞,在法务部给公司打输了好几场版权官司,年度绩效C,不得不转去运营部。

在运营部,因为重要文案出错,又是年度绩效C。人力资源部找我谈话,说只能再给我一次转岗的机会。如果年度绩效还是C,那么我将被“优化”。

于是,我到了产品部,终于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写PRD文档,画线框图,与运营、技术协调,虽说仍然磕磕碰碰,但总算完成了几个大项目。年度绩效也拿到了A,我感觉对自己有了点信心。

这一天,我和研发开会讨论一个个性化推荐的需求,会议结束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想着还有一个需求文档明天早上要交给部门老大,就考虑要么就在公司里再睡一晚算了。

正在写着需求文档,手机亮了一下,是小小发来的微信。

她发过来一堆图片,包括婚纱照,以及婚礼的照片。

新郎微胖,但眉宇间充满了自信。

我愣愣地盯着这些照片很久,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颓然地靠在办公椅上,不知不觉间,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之前其实已经听大学同学们说起过,小小找了当地一个厅局级干部的儿子做男朋友,感情很稳定,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一度为她感到高兴。

但真的知道她结婚了,我的心里仍然感受到一阵阵剧烈的酸楚。

需求文档是写不成了,我丢下电脑,拿过旁边的VR眼镜戴上,打开公司的VR版APP,开始看里面的VR全景视频。

这种产品的沉浸感很强,而我们公司的VR版APP,也是我手上最重要的项目,甚至可以说,是我从无到有一手推动出来的。每次使用,我都能暂时抛却很多烦心的事情,乐在其中。

这一次,我看的是一条合作方上传的旅游类视频——“诡异恐怖的落痋礁之旅”。

VR视频开始了,眼前一座很小、但很漂亮的岛屿,方圆大概也就零点几个平方公里,淡黄色的海滩,倒扣搁浅的木渔船,以及蔚蓝的大海,一切都十分美好。

我好奇地转动头部,发现周围还有好几个游客也在岛上闲逛。

“这地方真好。”

“不想回去了。”

“你看这个贝壳。”

游客们闲聊的声音,也通过VR设备传到我的耳朵里。

这视频分辨率还是不行,另外进度条隐藏得也深了些,得画线框图提需求让研发部门改一下。

我这么想着,就打算摘下VR眼镜,继续伏案干活。

也就在这时,我听到背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马上要来风暴了,还是快点上船吧。”

这句话,让我身体猛地一震。

是她?

我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扭回头去看。

VR眼镜里,声音传来的方向上,有一个女人的身影,长发、黄色的连衣裙。

就好像一把重锤,敲击在我的心脏上。

是妈妈吗?

这身形太像了,就和8年前我最后见到她时一样苗条。而这个女人身上的这套连衣裙我也非常熟悉,母亲最喜欢的款式。8年前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身上穿的就是穿着这套连衣裙。

我的呼吸粗重起来,紧紧地盯着她看。

她站在海滩边的一株银毛树边,面朝着我。但她距离我比较远,而且这条VR视频的清晰度比较低,我看不清她的脸。

我在心里默念:走过去,走过去。

但是,拿着设备拍摄这段VR视频的人,并没有走过去。

这是一段3Dof视频,不是6Dof的,在这个场景里,我可以上下左右转动视角看,但不能随意地走动观察,我在这个场景里的位置,只能是VR视频拍摄者所在的位置。

我只能紧紧地朝着那个那个女人所在的方向看,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影渐渐地远离。

此时的天色微微有些暗了下来。一个男人叫道:“大家快上船!”

岛上的人纷纷朝岸边那条小艇上小跑着过去。但那个黄色连衣裙并没有动,她依然站在银毛树旁边,朝我们看着。

“这女的是谁?好像不是我们团的?导游你知道么?”上了小艇后,有人指着那个黄连衣裙女人问道。

“不是我们团的,或许是其他团的。看打扮,像是城里的,怎么会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刚才呼唤大家上船的男人说道——他就是导游。

“人呢?”忽然,一个年轻的姑娘说道。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VR视频里的几个游客这才注意到,交谈的几秒钟里,那个“连衣裙”不见了。而我,刚才也在看导游,听他怎么说,没有注意”连衣裙“是什么时候从那个位置不见的。

“鬼吗?我去,导游你说得果然没错,这落痋礁很邪门……”

“咱们快走吧,回游艇上就好。”

“你说的是真的吗?当初那架消失的航班上的某些人,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这是你是编出来的故事……”另外一个年轻的姑娘颤声问道。

“天气不对,咱赶紧走。”导游说道,“老张,赶紧发动吧。”

“嗯,稍微等一下,我启动了几次马达,都没打着。”

“你快点儿,我看这场风暴小不了。”

“他妈的,你催我有个毛线用,马达有问题……”

“需要帮忙吗?”

就在导游和快艇驾驶员说话之际,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紧接着是两个年轻女孩的惊叫。

循声看去,她就站在小艇旁边——那个黄色连衣裙。

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我几乎惊叫出声。

“妈,妈妈?!”

在近距离上,我看清了她的容貌。

的确是她,我的母亲。

和8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连额头上的几缕皱纹,都还是老样子。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脸上,没有了当初母亲的那种慈祥,而多了一丝阴森森的味道。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我(镜头),眼见所有人都不答话,她又说了一句:

“你们干什么都这么看着我呀?到底要不要帮忙?”

也就在这时,只听一声轰鸣——小艇的马达被启动了。

小艇迅速向大海的方向蹿了过去,电动螺旋桨激起的水花淋了“黄色连衣裙”一身。

“黄色连衣裙”开始跟着小艇跑。

“你们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我在这里8年了,不想再呆下去了……”

但是,小艇的驾驶者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在十几秒内,小艇距离海滩就有了几十米的距离。在VR视野中,小岛成为了天边的一个剪影,而那个“黄色连衣裙”孤独地站在海滩边,两条腿站在海水里,怔怔地朝着小艇这里望着。

“回去!回去接上她!”我喊道。

可惜,我眼前展现的只是一段记录过往的视频,无论我做任何动作,都影响不到视频所记录的,已经过去的事实。

很快,小岛也好,“黄色连衣裙”也罢,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大片海水。

但与此同时,天色也阴沉下来,一阵阵狂风猛扑过来,呼啦啦作响。

很快,有水点子打在小艇前的玻璃上。

“下雨了!”

“刚才天儿还好好的。”

身边两个年轻女孩抱怨着。

“你们看,那是什么?”

有人忽然朝着小艇左边指着,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可以看到一条木制的小渔船正在海上飘荡着,上面站着一个女人。

就是她,“黄色连衣裙”!

更奇怪的是,风刮得如此厉害,VR主视角所在的小艇都在剧烈地摇晃,而“黄色连衣裙”和那条小渔船,在风波中似乎非常地稳,几乎没有什么摇摆。

“你们带我离开这里好吗?”“黄色连衣裙”叫道。

“鬼啊!”伴随着年轻女孩的尖叫声,驾驶小艇的“老张”驾驶着小艇,加快速度,很快甩掉了那条小渔船。

“到底是怎么回事?”

“早知道不来了,好吓人!”

“还说可以看到鲸鱼,你当我们傻呀?”

“衣服都湿了。”

游客们七嘴八舌,都在责怪导游。导游没有回一句嘴。

也就在这时,“老张”猛地“啊”了一声。随即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响。

这响声,和汽车在马路上撞上行人时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撞上人了!”“老张”惊恐地说道。

“撞谁……”导游的话说到一半,一条人影猛地“砰”的一声,落在了小艇前部的油箱盖上。

小艇上的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叫。

因为那条趴在油箱盖上的人影,就是“黄色连衣裙”。

她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雨水淋湿了她整个身体。

“把她甩下去!”

“对!快把她甩下去!”

有人提议道。

“老张”显然也是害怕了,他驾驶着小艇,开始拼命地左右摇晃,想要把“黄色连衣裙”给甩进海里。

我大叫:“你们干什么,不要!你们这是杀人!把她带回来!”

可是,我的叫喊,我的情绪,根本阻止不了VR视频里所要发生的一切。

在“老张”的驾驶下,整条小艇在海面上呈现一个“S”形的走向。但“黄色连衣裙”就好像被钉在邮箱盖上似的,纹丝不动。

忽然间,“黄色连衣裙”的头抬了起来,朝着镜头看过来。她的脸是变形的,颧骨凹陷下去一大块,两只眼睛里没有了眼珠,只有眼白。

游艇上的人全都发出一声惊叫。

“老张”也“啊”了一声,手上无意识地猛打了一把方向盘,小艇剧烈地侧向翻转起来。也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打了过来。

小艇翻了。

VR视频里最后一个镜头,是主视角落进水里,而“黄色连衣裙”也掉进水里,在上方冲着镜头微笑。

那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我一把摘掉了VR眼镜,这才发现,全身已经湿透。

我又连看了十几遍这段视频,然后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内容运营中心最要好的同事——林斌,问他这条VR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斌半夜里被我吵醒,自然是非常不爽。但他还是很快用微信发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和一个名字。

“这个up主上传的。你打他电话。”

此时,我已经冷静下来,觉得半夜里打扰人家可能引起反感,问不出想要的信息。于是,我在办公室里眯了一会儿,第二天早上9点,才打电话给这个叫“郝自强”的人。

拨通电话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

在寒暄几句后,我说明了打电话的意图。

电话那头突然爆发出一阵兴奋的狂笑。

“你是怎么看的呢?啊?是不是觉得,这段视频是伪造的?哈哈哈!”

“那么……那么视频内容是不是真实的呢?”

“当然是真实的,靠,视频就是我拍的!你懂吗?我拍的!”

“嗯。我相信这一点。”我心里面感觉很兴奋,没错,是一种兴奋,“那么,您是在哪里拍摄的这段VR视频?是……是所谓的落痋礁吗?”

“嗯。落日的落,痋,病字头,里面一个虫。礁嘛,就是礁石的礁。我说,你有兴趣去看看吗?很刺激的地方。有鲨鱼,有鲸鱼,还能看到女鬼,就是视频里你看到的那个女鬼。”

“视频里的这个女……女人,就是穿黄衣服的那位,您以前见过吗?”

“没见过,老女人。活着的时候,年轻时应该挺漂亮,可是老了。”

“之后,您还见过她吗?”

“没有。有那闲工夫我宁可和酒吧里的妞多说两句。”

我强压心头的怒火,用尽可能听起来比较冷静、礼貌的口吻说道:

“好。那么……您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到达落痋礁?”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刺耳、尖锐的狂笑,让我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神经病。

“郝先生?郝先生?”

“到鹰屿来吧,我带你去!嗯!包你满意!”

“鹰……鹰屿?”

“是的,九螺群岛朱迪环礁的东北部,早就开辟了旅游线路了!我就知道,会有人会对这段视频感兴趣,我又可以赚一笔了。哈哈哈哈……”

“您……这件事有那么可笑吗?”

“当然好笑喽,一段恐怖视频,可以吸引到这么多傻瓜,嘿嘿嘿嘿……”

我又问了一会儿,确定再也问不出更详细的信息,于是找了个借口挂断了电话。

我想找叔叔商量一下这件事,但想想还是算了。

叔叔对我很好,每年给我的零花钱比我的工资还多。但他是个生意人,一直非常忙。我有什么事找他商量时,往往没说几句,就转些钱给我,算是打发我。钱我固然喜欢,但他给钱时那种不耐烦的态度,也让我有心里话也不愿意再和他说。

于是我盘算着,要不要自己去一下落痋礁,实地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郝自强”谈吐间完全就是个脑子不正常的人,但他上传的视频内容一直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告诉我,我应该去一趟。

下午,工会小组长突然通知部门内几个业务骨干和领.导一起开会。原来是产品部年度团建的经费下来了,还不少,部门老大问大家想去哪里玩。

“魔术师,我们的季度绩效明星,你的意见呢?”

讨论会进行到一半,部门总监笑嘻嘻地征求我的意见。

我的心砰砰砰地跳动起来,几乎不假思索地说:“九螺,我们去九螺群岛玩,怎么样?”

部门总监和所有与会者面面相觑。

本文《旋翼之刃写的小说鬼蜮岭之谜小说全文阅读》相关内容是由爱上灵异网小说频道小编整理,在此提醒大家应理性看待这篇小说文章,要相信科学,做到不造谣,不传谣,希望本文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都市小说推荐